全球预言60 阿拉斯加沿海,BC 省,大温哥华区地zhen,海xiao,飓feng

2018年5月我从美国加州回来,已经明确领受神另一个层面的膏抹, 就是对天气,气候和自然界发命令, 熟悉和驾驭自然界的权柄。我开始全然相信神儿子的身份所带下的自由和大能, 那个在伊甸园里曾经有过的自由和大能。因为神说,他给我们权柄可以使天闭塞不下雨,使地zhen,火山随意旨而发,又有quan柄可以调动自然界的气候来攻击世界,原来只要相信,真的可以拥有耶稣当年在船上斥责风浪的权柄,使天地万物可以降服在神儿子的身份之下。

就是带着这样的quan柄我们进入加拿大 BC 省的维多利亚,温哥华和 本拿比市区。当然在进入前,像往常的征途一样,先有从神来的话语和印证。那是2018年3月,在蒙特利尔外宣特会的某个晚上,圣灵突然问我一个问题,我送你一件礼物好吗?我问是什么礼物呢?圣灵回答:“你往维多利亚去,礼物在那里。 ”一个星期以后,在维多利亚市就有一个基督教的团体联络和邀请我,到维多利亚去培训。我就询问说:为什么去维多利亚呢?那神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于是圣灵回答我:那是娃娃鱼的尾部啊。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因为我们在2018年5月中旬刚刚处理完美国加州的黑暗权势。中加州, 南加州和北加州的灵界上空,掌控这处地土的黑暗权势,就是两条拥有1.6亿年寿命的娃娃鱼。其中从北加州一直往北延伸,跨越美国国境,到达加拿大温哥华区域,恰好呢就是一只公的娃娃鱼。那它的尾部呢?就在加拿大BC省维多利亚岛和纳奈莫岛上。 看来BC省很快有一场大的地zhen, 海xiao和zhen动到来。目的:就是配合神,神要zhen动那地。

除了娃娃鱼的尾部,在BC省里,还有什么隐藏的重要的黑暗权势,是我们这次出征要面对的吗? 在 海外代祷团100多人的代祷的支持下, 神将一个异梦在夜间浇灌给我: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2018年6月3日凌晨,梦到我和我的妈妈预表圣灵)将要去到一处海岛,岛上有山, 有一位不在多伦多, 可是又是我们事工里的姐妹带我们到一处位于半山的商铺那里。那里有一家卖纯金子和金饰的金铺玉器宝石行,整个店铺都在清仓。那位姐妹说,你们快来买金首饰,在清仓呢。于是我去到商铺,看到金子的价钱,$8一克,原价是$ 16一克。打半价(预表这次付上的代价比较小)。于是就有许多人来购买里面的金饰和宝石。在梦里说我的妈妈,很喜欢精金首饰,玉器和各样的宝石(预表神喜悦的品格顺服等)。这吸引我妈妈来这里,那么我们发现,金首饰基本上已经被人买走,这岛上来的人也都采购不上。还有玉器和宝石在橱窗里面,店铺也卖真丝的物品。而非常特别的是,金的首饰并没有用特别的保险箱锁住。反而是玉器和丝绸制品,用特制的防弹玻璃橱窗把他们锁住。于是我就跑到防弹玻璃橱窗那里看玉器,宝石,也去看那丝绸做的屏风和手工绣花的团扇和手帕, 因为价值比黄金还贵重,需要专门的钥匙才能打开。

 

这商铺和其他的商铺连成一片,占地面积很广。嗯,感觉像在北京的庙会一样,里面呢,我却担心有一个场所呢,就是看表演的地方,在整个庙会的中心。在梦里,从总部来跟随我的同工不多,反而是在这一座岛上的同工人数比较多。我在梦里还在想,这是什么地方啊?我从来没有带同工来过这里,为什么接待我的人,我其实从来没有见过面,然而在梦里我称她们是事工的同工呢?我非常担心他们,会到庙会的中心广场那里,去参加本地举行的拜拜仪式而被沾染黑暗权势(预表当中许多人不会分辨好坏)。于是我说,我必须要去看看他们。就在我要往外出去的时候,外面突然非常喧哗。原来来了一位高阶邪魔,我看到他的时候,立刻灵里分辨出,他是属于区域性的掌权者,本来住在海岛对岸的城市里,这邪魔恶狠狠的,往海岛的山上过来。他定意要杀戮,这座岛上和海对面城岸里所有的人。这城市和海峡对岸城市的警察(预表教会的代祷者们)也都来了,想要制服他。

这邪魔全身黑衣,象是从坟茔上来的暴力精神病患者, 法力高强,力量也巨大。把这城市上空原来守卫的大天使都俘虏了。想来抓他的警察们,都被他缴了械。并他还把警察们的枪支都收缴了,许多警察也被他杀了。一片枪声大作之后,他的手上拿着从警察手里缴来的各种枪械,把警察们当做人质,押着警察们往海峡这边的山过来。这时,从空中有一个声音响起,是天父的声音,声音说:这是我差遣你来这里的原因,。。。。。。目的就是赶逐这凶残的恶魔,与他对抗, 并将他擒拿。

听完这番话,我才明白,这个恶魔,并不属于撒旦带领的那三分之一的天使, 而是属于qishi录里,还有次经《以诺书》里提到,被释放出来的堕落天使长之一。我心里想,要赶逐这个邪魔所花的时间比较长,我还有一个主要的任务是要在这里培训同工们。于是我想先看看情况再说,没有想到这邪魔竟然挟持警察们,往我这边来了。这种情况我要非常小心,因为他手中有军火,会伤人。同时我又要行使适当的权柄,来赶逐邪魔。 这个魔君的特点是凶残,随机杀人 和随行携带着死亡。

这个梦的讲解非常简单,神用警察来预表教会里的代祷者们,整个BC省的主要城市,例如温哥华,本拿比和它周围的几个城区, 主要受一两个区域性黑暗权势的辖制和掌控。与美国的加州不同,美国加州的黑暗权势,属于诸侯割据的状况。而BC省的黑暗权势就比较集权,单一并且垄断。

 

2018年6月20日,我们一行几位同工和我一同飞往温哥华。飞机在高空前行,从多伦多开往阿尔伯塔省方向. 在靠近和飞越阿尔伯塔省的时候,  那里群山巍峨,蜿蜒绵长,长达上千公里。恰好分割开温尼伯的平原和温哥华平地,形成由山脉组成的一道一道屏障。许多山脉山顶,布满;了积雪。这里是四条河流的发源地,因此山顶和山谷中都有许多的湖泊,江河。

当属灵的视野被打开,我看见这里驻扎了三路邪魔的兵团。在四河流域的源头,是地方的主力兵团, 首领叫溍阳 (与水源有关系的邪灵)。盘踞在深山老林的是精灵兵团(与原住民崇拜有关系)。而隐藏在洞穴里的是地兽兵团。我突然醒悟到,为什么我一进入五大湖区域?神即刻将灵界里一切的事情在我眼前揭示出来。 神又透过事工里少年先知以利亚团契的小朋友们,预先告诫我们在温哥华附近的海域呢,我们会遇到另一位高阶的区域性黑暗权势,并将特征描述出来。我即刻辨认出这是掌管太平洋海域的海洋之灵。在飞机经过阿尔伯达省,灵界的奥秘被展开。我赞叹神奇妙的提醒和作为。敌人阵营布局的秘密在飞机上被揭开,这三路兵团隐藏在巍峨的山脉当中,等候我们进入温哥华。配合海洋之灵,在海岸线上岸攻击。而温哥华的制高点,伊丽莎白公园和本拿比山顶是由梦中的那位高阶魔君带兵驻守。

相当于我们进入温哥华的时候,就会立刻遭受三方敌军的夹击。仇敌一早设立好一个圈套,诱导我们进入他的局里。这时一个智慧的策略进入我的心中,仇敌的诡计不会得逞,我一下飞机立刻作整个战略部署的调整。调动二营的代祷兵力去拦截隐藏在阿尔伯塔省山脉上的三股兵团的力量,解决被围困的形式。

进入温哥华和本拿比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快速找出掌控这几座城市的那位高阶魔君的宝座。6月20日,我们入住温哥华的酒店。开始分队进入本拿比和温哥华市区,拆毁魔君的祭坛。有三处地方,是这位魔君非常明显的祭坛所在地。一处在本拿比公园;第二处呢,在温哥华伊丽莎白公园。和第三处,在唐人街的黑帮盘踞点和中华文化中心等处。敌人先锋的祭坛则是设立在一高速路口上,那里遍布是死亡, 抢夺和破产的邪灵。这处祭坛的布局,是在高速路口的后面左右各设立大型赌场和大型的墓地, 成为灵界出入的通道口。在我们进入前往本拿比山顶的路上,圣灵将这位魔君的特性和位阶开启。

在异象中显明,原来他的名字叫欧亚,是堕落天使中的第九大天使。欧亚魔君的特点:掌控力量,拥有改變力和各種意識力。擅长于攻击人的意志力,随意杀人。

是属于当初在以诺时代,后来被神关押的,那些天使掌权中的一位。如今时候到了,他们都被释放出来。被释放出来这位堕落的天使长,在末后的日子里面,它会出来杀害人类的1/3。这么艰巨的任务,怎么就落到了我们铁杖代祷军团的身上了? 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的气候非常炎热。温度30度, 可是实际上的温度要热许多。地面也晒得滚烫滚烫的。在去往本拿比山顶的路上,我们车辆的胎压出现奇怪的违反物质界规律的事情。四个胎压,有四个不同的数据。根据我们的司机弟兄所描述,平时正常的胎压应该是250—2802.5-2.8 BAR)多一些,应该4只胎压一样。可是那天四个胎压分别都上到了300多。我们都大汗淋漓的。天气太炎热了。我觉得自己都快中暑了, 上面还有敬拜太阳,月亮摆设的布阵等等。。。。。。激烈的交战,不得不使用少儿营的全程炮火,和导弹来攻击本拿比山顶。下山后,我们车胎压突然全部恢复正常。

晚上回到旅馆。我到神的面前来行驶他赋予我的quan柄,我祷告要求改变天气。我相信我的神他会向我伸出恩宠的金杖。我非常具体地向他要求,第二天天气的温度要变凉,降温下来。并且没有大太阳。我觉得我的祷告被应允了,于是我就去睡觉了。夜晚听到天空有雷轰的声音。同时在灵界里也听到雷轰的声音。从凌晨的四点多,就一直轰鸣声响到5点半。第二天,我自信地带上一件厚毛衣。往旅馆的楼下走。果然,昨天半夜起风了。天气预报说,温哥华21号,夏至日应该有很高的温度,大太阳。然而现实却是天气出现了反常,一下降了将近十度。非常凉爽舒适的气候,21度左右。甚至刮起了凉风。我的同工就和我开玩笑,说名老师祷告把天气改了,也不通知他们一声。因为没有带够衣服。果然,早上是凉风嗖嗖地, 风好大的日子。同行的其他同工们看见这事都觉得稀奇,于是信心大增。我相信军队的士气已经被激励起来。

对付这个高阶魔君,首先就是要先拔除他在地上所建立的祭坛。    夜间,圣灵提醒要处理他在灵界里的眼睛。 621号早上,我们赶到温哥华的伊丽莎白公园,看见那个顶部,有一个半圆形的建筑物,原来,这是欧亚魔君在地上的其中一处祭坛,而在灵界里呢,是他灵界里窥探物质界的眼睛。俗语称珠子, 也是属灵的通道口之一。前面的大广场和水池,还有其它雕像,组成了一个共济会标志的造型。在整个祭坛的前面,还故意放了一张有靠背的高大石椅,预表这是他的宝座。           

早上的对黑暗权势的争战和处理, 在我们后方是由海外代祷先锋营第五营来带领的。一路伴随着神在自然界超自然的作为。因为天气改变,所以当我们到达伊丽莎白公园处,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要下大暴雨。然而我们到达后,只要我在一个祭坛的角下钉子,天空本来乌云密布的地方,太阳就从乌云处穿越出来,展露笑脸。然后太阳又不见了,又回复乌云密布的天空。然后我又去另一个角,就在我下完钉子一瞬间,抬头一看,太阳又从乌云处伸出脸来。这样反复了八次,直到我把魔君的祭坛和宝座,用钉子处理完。

那天的天象是,乌云狂风,白云太阳在天空展开争夺战,相互抗衡。在天上,重复出现奇迹的天象, 直到我处理完祭坛,我们都清楚神以这种方式在和我们交流,天上正在发生剧烈地争zhan, 并且表明他与我们同在。

而我们在傍晚到达温哥华主要的河流交汇处—–新西敏码头水域(主要权势是鸱吻的表亲) ,天上还下起了小雨,河岸上面的天空也是乌云密布。围绕,河岸线的,周围的天象呢也是乌云密布。   就在我们处理完河流交汇处之后,雨没有停,然而乌云散去,   被赶到海岸线的另外一端,天空奇迹般的明亮起来。白云和光,将天际染白,白云布满在整个海岸线 。这些完全违反自然界 规律的天象呢,一直伴随我们处理完所有的黑暗权势。那一整天,神,神的天使与我们同在,非常的明显。

仇敌的两处重要的祭坛被破坏了,他也损失了不少兵力,在本拿比的山顶是他的先锋,有红色翅膀的魔君带领,与我们的铁杖军团, 少儿营代祷团交锋。在灵界里面,我却看到欧亚魔君并不在山顶。狡兔有三窟,他躲藏起来了。回想神在梦里对我的提醒。我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等候他,上岛到让他到维多利亚岛上来找我。第二,就是我主动,把他从地洞底下,海的深处,和天空的高位中找出来。想到我们进入维多利亚岛。不知道又会遇到什么样更新的黑暗quan势?而这些quan势(维多利亚女巫,欧亚魔君,和海洋之灵)如果相互勾结在一起,围攻我们,我们就会非常被动。于是我选择了后者,将他从灵界里找出来, 这是一项代祷团新的灵界运作尝试,对铁杖团也是新的实战操练。

接下来,我们在6月21号进入维多利亚岛,本来在去往维多利亚渡轮的路上,是我们军团防守最薄弱的阶段,那时,大部分的海外后方远程部队都在休整, 轮休期间。代祷最为薄弱,后面已经惹怒了 欧亚魔君,正在集结兵力反攻。而海峡处是海洋之灵的quan势,过海域就会经历他的地盘,而维多利亚女巫,如果这时上岸攻打我们,我们将是腹被受敌,被夹击而大幅耗损兵力。然而,有件事情是极其奥秘的,几位代祷者和少儿都看见,维多利亚女巫: 白衣,白裙,白面纱,白翅膀,(远看会误以为是位天使)。充满魅惑地,坐在海水之上,带着她的兵团,只是观望,而不发兵, 也不协助欧亚魔君。原来各区的邪魔并非相互支援,这里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诡异了。

感谢神在这之前,为事工预备了少儿以利亚先知团契(可以浏览事工网站里少儿以利亚先知团契的见证)。用远程火力摧毁海洋之灵的搅动,使我们平安登陆维多利亚岛。我把神预定要参与这场争战的几位少儿(从6岁到10岁不等)聚集在一起。在6月23日下午的三点钟,在几位资深代祷tuan营长和副营长, 侦察兵的护航下,差遣这些六岁到十岁年龄不等的童子军。在地洞里,地底下,海的深处,树林里面,岩石下面,河流山川,天空之上, 云雾之中。大规模搜寻欧亚魔君的王宫。不久,鼓舞的消息传来,有三位童子军,在同一地点,同时发现了欧亚魔君的王宫所在。

确认藏在维多利亚岛和温哥华之间海峡,靠近温哥华海岸处。(也是娃娃鱼的尾部关节处)他将王宫建立在海峡的海底之下。

魔君的宝座是金子打造,白色的骷髅作为扶手装饰,他穿着黑色的外袍,头戴冠冕,脸上戴着一个铁制的面具,手上拿有权杖。这是一次奇特的在灵界里追捕魔君的作为,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次新奇的体验。我在那天的战役中,神赏赐了一件礼物,就是驾驭水域的武器,可以变化成任何造型的一片海洋或称为水域,人可以被这水域完全包裹里面,如同隐形的大气圈,灵界完全看不见在水域里的人和这武器,却又可以收纳与海洋相关的一切灵界权势, 方便我可以停在灵界的上空观看灵界里一切的作为。在神所差遣的天使的帮助下,经过将近3个小时的争战,就将欧亚魔君封印在,海岸的山壁悬崖之上。

622日晚上, 开始维多利亚市的3天聚会, 神在聚会上拣选了殉道者,和新妇。医治病人,释放预言。在维多利亚和当地的领袖,弟兄姐妹们交流,我才明白之前神给的异梦的另一件事实,我们接触的团体,是当地浸信会的成员,在维多利亚市区,纳拿莫市区,温哥华,本拿比市区的教会都有一件相同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教会或教派里,就是每隔一段时期,一场巨大的分裂就会发生在本地教会,撕裂就诞生了,而且是循环地发生在教会里。并且是跨越宗派,在不同的宗派曾经发生过巨大的教会分裂或是正在分裂的情形。明显地,这是一种集体性或是区域性的黑暗quan势。

由来已久,源头既然是从BC的浸信会开始的,就是神安排我去接触的团体, 太奇妙了。在我之前的异梦里,神用了一个预表,就是警察们被缴械了,意思是代祷者们的防守曾经或正在被仇敌攻破,敌人入侵许多教会,造成分裂, 许多人带着伤痕离开。

在灵界里,维多利亚市是整个加拿大女巫分布的首都,那维多利亚女巫就是整个加拿大的女巫首领。

一进入维多利亚市, 灵界的黑烟布满整个岛屿,缠绕在人的身上,许多地面代祷bu队成员,开始昏昏入睡。这女巫掌控整座岛屿,因此这里的企业大都是垄断企业,由 FERRY 企业,能源企业等几家少量的垄断大企业掌控维多利亚市的经济。不允许其它的企业进驻岛上, 同时也掌控省议会。维多利亚大学就是她的祭坛之一。

那天我们和维多利亚女巫在大学里有场 天气争夺战, 通常都是 8:30 PM 或9:00PM 就应该完全天黑, 天黑后是女巫们出动的最好时机,通常女巫的集结是在月亮升起的夜晚,那时力量也最强大。这时雀鸟就会从林中被惊动飞走。岛上的女巫们一旦完全集结,加上在夜间释放巫术和黑雾,我们就会陷入被动。圣灵提醒我天黑前要处理完所有的权势。可是我们到达和进入这座大学的时间已经是将近8:00PM(夏季),9点就完全黑下来,最好是不让月亮升起来,艰巨的任务,这么巨大的校园,要这么短的时间结束,根本不可能。

我只好行驶神儿子的quan柄,命令天空保持白日般的光亮和照明度,不能黑暗下来,也请求后方的代祷团来祷告支持这项请求。好让前方的走祷人员拥有信心,知道神与我们同行。或许神迹经历太频繁的时候,就会觉得这是自然地。等我和同工们处理完维多利亚大学的黑暗quan势,天色果然还明亮,月亮还没有出来。但是从车上往回离开的时候,我发现早就已经超过 10:30PM 多将近11点。神的作为真是奇妙可畏啊。

追溯21号的晚上, 我们在一到岛上,即刻上岛夜间处理省议会,这是BC 省最黑暗权势的祭坛。21号深夜晚上处理祭坛并不顺利,遇到许多拦阻。这里不寻常,夜间12点都布满了岗哨和巡逻人员, 摄像头到处都是。特别是在后面的旧楼,有一座拥有百年历史的小型喷水池处,在那里有超过5名的保安,在夜间12点后,还如此警惕和频繁地巡逻一栋旧楼和喷泉。

后来当地有位在省政府工作的姐妹和我们分享, 她们有位在能源公司上班的同事,有天早上7点需要给国外发一份传真,本来9点上班,他早到了,却发现会议室里有一群人全身蒙了黑袍,作类似与撒旦教的敬拜祭祀仪式,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能源公司的高层们,原来和黑暗权势有如此深的连接呢?我突然明白,为何第一次21号深夜我们无法靠近这处百年的水池和旧楼啦,星期五月圆的午夜,正是祭祀最好的时间,怪不等守卫森严。灵界也是非常警惕,知道有外人入侵啦。

3天后,我改变策略,以偷袭的方式,再度进入禁区,也是夜间行动。这次成功的破坏了敌人的祭坛。

6月22 号白天,我们还有许多处理公园,古堡权势等许多精彩的过程, 这里篇幅有限,就不分享了。最精彩的处理权势发生的一幕在6月24号,夜间吃完饭,我们赶往死人岛,死人岛的属灵地图与BC 省议会, 女王酒店, 钟塔是连成一体的。三方环绕围着维多利亚女巫的宝座,她的宝座在一片水域之上。而 她有两匹坐骑,一匹是红狐狸,一匹是龙龟。而死人岛就是这红狐狸的眼睛。

到维多利亚的死人岛上,那天恰好团契特会白天分享的内容是:神给予男孩子们quan柄和能力,神将这地的殉道者,先锋者,代祷者,和新妇们从全地分别为圣出来,聚集成为新的族类,新的族群,如同当年以色列进入迦南的12支派一样,各族群在全地与黑暗quan势争zhan,从仇敌的手中夺回神本来要赏赐他儿女的产业,这是得地为业的季节。

啓2:26-28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quan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quan柄一樣。 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
詩篇 2:8-10 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 你必用鐵杖打破他們,你必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摔碎。

地上自然界会印证他们的作为,在启8:4–5【启八4】「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启八5】「天使拿着香炉,盛满了坛上的火,倒在地上;随有雷轰、大声、闪电、地zhen。」

我们可以看见经文里的这些印证发生在自然界。我们 21号上维多利亚岛对特定目标争战和处理, 24号恰好是第三天,于是夜间9:00后,暴雨,闪电,雷轰交替在空中出现, 雨水倾盆而下。这个维多利亚岛根据同行的当地姐妹介绍,下雨是从来不打雷也不打闪电的。遇见闪电,又雷轰的暴雨夜, 当地的姐妹被震在原地不动, 回应我们说真是闪电啊, 没碰到过。。。。。。、

风雨交加, 伸手不见5指,天上雷鸣闪电的深夜,我们一行5人,登上阴森森的死人岛,这里是著名的海葬区域,数不清的坟冢,死人名单,碑铭。那天夜里没有人带雨伞,于是我,我,我们冒雨在栈道上行进。

到了夜晚将近11点,先处理了前面的路段,我们才登上死人岛上的栈桥,这时又升起了大雾,桥上经过两部自行车,和一位打伞的急冲冲赶路的中年男士和一位跑步回家的年青人, 他们匆匆从我们的身边经过,天空和栈桥又恢复死寂般的安静。 不多时,远处在桥的终点那端,远远我就望见一位全身黑衣的人影,没有带伞,紧靠在栈桥柱子上,让风雨恣意地吹袭自己,极其的瘦。 这目标太显眼了,在这样黑漆漆的晚上,我从看见它开始,我的眼神就一直没有移开这奇诡的人影,因为我不想联想她就是“它”— 邪魔或是邪灵。等我们走到桥中,我这才看清楚了,穿着长长的连体带帽子的黑色大衣,像一件斗篷,在黑色的斗篷下是白色的长发,腰只有不到8寸,(正常的18岁的女孩是 1尺六), 女的?由于当夜没有月亮,也没有任何灯光,那个女魔的脸在夜空里特别显眼,就是极其惨白,非常吓人。

我注意到,我们同工的另外4位弟兄姐妹们这时都看见她啦, 看得出,同工们看见她的时候的反应,是被惊吓到的表情。我再往下仔细看,没有脚,整件斗篷离地很高,她是飘在地上行走的, 我一直在思索她到底要做什么?为何她可以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我们。然后她离开啦,往我们前进的反方向经过桥的中心,很快我看着她就到了桥的另一头。 我这才放心弯腰下去钉我右手边的其中一个桥柱子,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当我一转身,这女魔竟然就站在我对面的桥面上看着我们。毫无质疑,人不可能有如此的速度,连跑的都不可能。

我们一行5位同工中,在后来的回忆里,我发现,只看到她在桥上出现一次的同工,一共有3位; 而看到她在桥上出现两次的同工,一共有1位;而我是看到她一共在桥上出现了3次的。一起同工,竟然看见她的次数都不一样。这事变得有趣。明白她是以肉身显现的邪魔,我就一直戒备,看她是否要攻击同工们,或是从哪位同工的身体中穿过,我就会立刻捆绑它, 这邪魔在桥上显现,并观察我们, 然而却不敢靠近,原来我们和她之间有一道透明的屏障,她逾越不过来。。。。。。

我们绕岛结束后,已经深夜12点多,暴雨停止了。我们回程在桥上,天上突然出现奇异的天象,明明是深夜,又没有月亮,更不用提太阳, 然而天上却亮起如同白昼般的大光,照亮天际,赶逐乌云,我们一行人,都是这辈子第一次遇见这般奇异的天象。在我们争战过的河面,桥面, 我们头顶的天空,大光照耀。可惜维多利亚的居民都休息了,不然这一定上媒体的头条。这天象陪伴我们,直到我们离开死人岛, 这是非常明显的得胜的记号。。。。。。

之后还去了灯塔山公园,防御温哥华和美国海域的地区,零公里海域, 那是维多利亚女巫在岛上的另外几处座位, 祭坛。。。。。。

我发现透过这些城市代祷争战, 神正在扩展事工在国度服事的领域和内涵。 也提升代祷团的恩赐, 能力和zhan斗力。 许多人得着从神来的新的恩赐, 新的争zhan bing器,大能 和生命的改变, 提升quan柄和新的祝福。 以前没有突破的领域, 比如家族的服事突破,教会服事的突破,社区的服事也都快速突破, 甚至就在这几天的代祷争zhan里, 同工们连自己和家人的顽疾, 遗传疾病在参与服事和祷告的过程中都被奇迹般地医治。见证从世界各地传到我的手机,神及其恩宠这个团队。 还有一件更加奇妙的事情, 就是地区性属灵quan柄也得着极大的提升, 我们在温哥华和维多利亚等地处理权势之后, 当地三天之后下暴雨,雷轰,闪电。 这种天气的改变,一直从 我们6月20日到达温哥华,持续了 10天到6月30日。这样的改变,还在持续中,而海外代祷营里上线参与代祷的代祷者们所在区域, 也发生相同的天象和气候在自然界里的变化。 这是神赐福给我们极大地一种权柄提升。 荣耀归给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们伟大奇妙的神。

后记:娃娃鱼的尾部,延伸到阿拉斯拉沿岸,一旦地震就会伴随海xiao袭击大温地区。温哥华的南北三角洲,白石和素里, Cloverdale, 高贵林, 穆迪港, 新西敏、本拿比和温哥华市中心低洼地,列治文都要留意。在这次处理区域性属灵争战都触碰到的属灵界面。

天闭塞不下雨,因为罪的缘故,地的刑罚临到,代祷者要兴起祷告,为地的恶, 这地的人悔改。北半球环太平洋区域,都会看见明显的征兆,加上地球磁极的变化,高温炎热,破记录的高温在夏季是常态。天闭塞不下雨,干旱季节来临。之后的季节,将会遇见破记录的暴雨,洪灾, 泥石流,冰雹, 龙卷风和飓风。

那鸿书 1:6 他发忿恨、谁能立得住呢。他发烈怒、谁能当得起呢。他的忿怒如火倾倒、磐石因他崩裂。

请 留意以下的经文:

启8:7-9 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雹子与火搀着血丢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彷佛火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坏了三分之一。

撰写: 名老师

得医治的部分见证:

中国钟姐妹:

20180628随想

得神医治以后,也要进行巩固和维护。自从06月17早上的梦见有虫子从我头上出来之后,整个头都变得轻松了。但时不时还会有头痛的感觉,当有头痛的感觉出现之时,我立即就奉主耶稣的名或用有关的经文去抵挡,立马头痛就消失了。 这次参与维多利亚zhan争,神又医治我的颈椎病,感谢神的恩典!但同样,时不时也会出现颈椎痛的感觉,我又奉主耶稣的名去抵挡,疼痛立马又消失了。感谢神!荣耀给神!

我又想起蒙特利尔之战,神医治了我的月经,使我的月经变正常了,但日期还是有点长。我昨天才想起要维护神给我的医治,我马上抵挡,宣告我来月经的时间要变正常,回复我正常经期的时间3-5天。感谢神的启示!感谢神给我的恩典!

2018.06.22

台湾韩姐妹的见证:

我也分享我今天早上的突破、来见证给我妈妈挪去她里面的惧怕、感谢赞美主加给我力量、我之前一直惧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惧怕就在我里面、如影随形随时随地上厕所、躺床上、冲凉…一直要跟惧怕的心思意念做斗争…邪情私欲的搅扰、各种惧怕的场景、有时候我都觉得无奈每天和牠们做斗争、都想泄气了…最近2次的guo度争zhan祷告觉的自己里面灵里都有压制、很痛苦我不知道如何对付惧怕、也宣告也祷告但就是压制。

今天终于突破、势如破竹一上来祷告就把里面的惧怕全给它砍断铲除、借着神的话语和圣灵加添的力量、哈利路亚赞美主、谢谢神一直把我放在这个战场熬炼我的心智与胆量、今天终于可以不惧怕的面对面仇敌的恐吓、斥责牠出去、也不再害怕仇敌给我心思意念的各种手段的搅扰、感觉浑身充满了能量、感谢赞美主恩典、也谢谢其他家人对我的帮助看你们的聊天谈话对我都是安慰、谢谢神把我们放在一起感谢赞美主有你们在真好、谢谢小志分享神的话语和为我祷告愿神纪念你、谢谢小华和锡安、Yigao的鼓励、也感谢其他家人们对我的鼓励、一切荣耀颂赞归给神、神的意念眼目和智慧超乎万有之上、祂教导子女的方式方法永远都是最棒的、哈利路亚赞美主!

天使心姐妹见证:

2018.06.26

感谢神,仇敌不愿意让我们参加guo度争战,所以就用惧怕来攻击我们的思想,我第一次参加的时候仇敌也是用这个惧怕来攻击我,还有很多的控告,感谢营长徐XX,路X姐妹鼓励我,加上神的话给我很大信心,

赛26:12耶和华啊,你必派定我们的平安,因为我们所做的事,都是你给我们成就的。这句话给了我信心,使我没有惧怕一直跟着打完这两次的战役。荣耀归给神,谢谢神的信实保守平安。

BET

2018.06.26

感谢神!每次参加代祷争zhan都充满期待和盼望。

在这次战役之前的主日6月17日早4点多醒来时,顿时感觉梗椎,就是腰以上不敢动,在床上翻身都得十分地小心,却摸不着痛处,我整个上身是一种僵直的状态。也产生了一些想法和安排,片刻就改变了心思,我便开始省察祷告,知道自己有顽梗悖逆的倾向,就求神怜悯认罪悔改。也知道神是在归正我,要洁净我。

历经二个多小时的与疼痛和罪的抗争,有了一定的好转,三天后就是在20号那天完全地不治而愈,感谢神的怜悯和赦罪的恩典。接着当天晚上就全身心地投入了代祷争战,一个极大的突破从半夜12点到凌晨4点半,不困不累不渴,有的是神同在的满足和得胜。接下来的几天也有突破,总之这一次比前两次都有长进,感谢神的巧妙设计和雕琢的美善用心,感恩颂赞都归给神!

小华姐妹见证:

2018.06.26

被神设计,挑战极限

从 6月20日晚上开始到26日中午,整整6个昼夜的时间内,其中有四天的禁食,白天上班,晚上祷告,中午祷告,有空就上线祷告,高密集的祷告安排,高强度的祷告挑战,六天下来,终于结束了这样具有挑战性的生活。想好好休息,好好睡觉,人却觉得精神好好!没有睡意。终于对摩西在山上40昼夜不吃不喝的生活有点了解,并初尝天堂24小时敬拜不歇的滋味。。。

神真是奇妙,借着这样的祷告生活医治了我顽梗悖逆的颈项,颈椎活动自如了,硬的感觉消失了,针刺痛感也没有了。也调整了我顽梗的思想,要学会用天堂神的眼光来看身边的人和事,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哈利路亚!荣耀给神!

JENNY见证:

参加了三次征战代祷,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神给我们的,真的是远远超出我们的所思所想。

第一次:参加蒙特利尔征zhan,虽然是第一次参加,神在征zhan即将结束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我右脚的第二个指头(脚的大拇指旁边),在十多年前,因为曾经被硬物砸到,整个指甲盖脱落,后面没恢复好(可能跟穿高跟鞋有关),就出现了萎缩和增生,指甲变得很小,指甲盖增生得有将近一厘米厚,每次我都要把整个指甲盖剪掉,时间长了,我就习惯了,从来也没有想过为这个指甲祷告,就在参加蒙特利尔征战的后期。

突然有一天(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出现了创造性的奇迹,这个指甲突然长好了,跟其他指甲一样好,我当时是惊呼,太奇妙了,但当时我并没意识到是因为参加征zhan,我把这个见证分享给代祷同工和教会小组,大家都觉得好神奇(更关键的是我从来没有为这个指甲祷告过)。

第二次:参加美国加州征zhan。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跟自己的不好的心思意念做斗争,有一个属灵伙伴看到异象,我不属神的心思意念占到了大部分。我不仅仅在祷告求神拿去(祷告求神,让我在魂里,能恢复到象小孩子一样,能在魂上得胜),而且听了很多讲道(魂的得胜方面的),真的是象保罗说的那样,立志行善由得我,但行出来由不得我,在职场、家庭、教会遇到挑战的时候,仍然会冒出来很多不属神的想法,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抵挡,但是好辛苦。

同样,在美国加州征zhan差不多结束的时候,我得到了启示,神把那些不属神的心思意念都帮我拿走了,我那个属灵伙伴看到异象,我属神的心思意念几乎占据了全部,实际生活中,的确,遇到事情,我没啥想法了,感谢神的恩典,通过征zhan得胜,神缩短了这个魂层面得胜的时间,当然,我还需要谨守自己的心,将神的恩典保留住。

第三次:参加温哥华征zhan:感谢神,我第一次做了异梦,而且有人看到异象:我作为zhan士,被神升级,不仅仅我的军装升级到最高级,我的wu器也被神大大提升。

感谢神!这些奇妙的经历,让我再一次经历神的恩典,一切颂赞荣耀尊贵能力都归于我们的神!。。。。。。

气候改变的见证, 新的族群,quan柄服事的季节:

WU姐妹见证 2018.06.17

感谢神非常奇妙,你们讲的我也有经历,就是争战祷告那几天下了好几天大暴雨。后来一次也是货物需要晒一下,但是那天没有太阳,眼看就要下雨,乌云密布,所有人都说要下雨让我收起来,可是我听了名老师教导的神儿子甚至可以改变天气口里心里一直宣告不下雨,等我货物放外面风吹一下收了再下,结果那天下午密布的乌云就散很多一直没有下雨,非常奇妙!晚上又下起了大暴雨.

我想起一件事:那天在做灯塔山公园焚烧大邪灵的时候,因为权势非常大,几个营火力非常猛一起烧了好久。我祷告刚要做完的时候突然我们家楼上有人跑下来叫我老公名字不停敲我家门。他非常害怕说我家着火了,害怕烧到他家去他非常焦虑,而且吓得脸色,声音都变了甚至不敢回家在楼梯上跑来跑去怕我们的火势蔓延到他家里去,当时我觉得挺莫名其妙的,我家里好好的嘛!后来突然想到,是不是属灵界火烧,自然界怎么就有感觉吗?

他拉着我老公说哪里着火了非说“感觉”就是我家着火了,而且他还闻到那种火烧的味道。(其实我在祷告时候因为看到火势甚大,一直也在呼求神把我家的黑暗势力也好好烧一下的)感谢主,实在奇妙!

2018.06.22

加拿大BC省王弟兄见证:

今天是夏至, 是一年中日照时间最长的一天! 昨天非常热,今天突然变得怎么冷,感谢主祝福今天的行动!

2018.06.22

分享见证:神的公主~~~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平安!名老师在群中发的一个信息,解了我心中想问的问题。我们这里的星期五下午下了很大的一场雨,有一个雷打的特别响,我当时里面有个感动劈在了我们社区南面一个有祭坛之处。当时就想问一下,跟属灵争zhan有没有关系,果不其然。也正好是第三天。

星期六侦察并处理了第九位之后,昨天也刚好第三天下了整整一天的大雨。更奇妙的是昨天我出发去外地学习,十点钟说YY集合,我正好火车中转,所以在火车上,我跟神要一个靠窗的座位,当我上去时有个老奶奶在我们那排的最里面靠窗的位置,还没等我仔细看,她已起来了,说你坐这里。我心里真感谢父神,从来没见过靠窗坐还再让出来的,还是一位满头白发的奶奶。

更奇妙的是,走到一个地方正好开始打灯塔山公园时,火车行到那个地方没有预兆的倾盆大雨降下。后来快到地方时,雨不下了,我想是因为我跟老师学,吩咐雨我下车时走在路上时不可以下(没带伞,因为我想我可以吩咐嘛,就懒得去找不知在哪的伞)。(这已是第二次了,感谢神!)我们到了后不久,一个弟兄也到了,他说外面下雨了。

感谢主!奇妙的经历。

beijing路姐妹见证: 2018.06.26

这几天beijing天气特别闷热,天空灰蒙蒙的,名老师一争战完了天气就瞬间改变了,马上要下雨了

2018.06.26

钟姐妹见证 深圳

24日下午快考完试时,下起大雨️ ,我的主任看我有 ,就是跟我说,跟我一起回去。我说,主任不用 的,等学生考完试,我们回家时,就不下雨了。果然学生走出教室时,雨 就停了。。。感谢主,荣耀归給主!

名老师说,我想的就是天父想的,我想高考要下雨,来了台风下雨 ;中考也要下雨 ,23-25日中考三天都下雨 。

BELLA见证, TAIWAN 2018.06.26

台灣也下雨, 台北下雨, 就恰好是这几天。

WU姐妹见证2018.06.26

浙江前两天也下大暴雨,家里祷告外面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深圳约拿单2018.06.26

前几天深圳突然打雷下大雨,我太太说是不是你前两天祷告蒙神垂听了,

深圳韩姐妹见证:2018.06.26

忘记说深圳前几天在陆续下雨、没想到和我们争战有关系、有点迟钝了哈哈感谢赞美主

深圳 ADA 2018.06.26

感谢神!我在大家开战前祷告,求神下雨洁净我的老房子,结果深圳南山这连续下了7天雨!感谢主!

成都 孙姐妹见证:2018.06.26

成都也下雨了,而且很大,我还在纳闷怎么温哥华和维多利亚下雨,怎么同时我们这也下雨! 这不名老师就给我们解答了!

四川喜乐姐妹见证 2018.06.26

我们这刚刚结束护航没多久 就大暴雨 打雷闪电 以前7、8月份才这样的雨。

CARINA 姐妹见证2018.06.26

沈阳也下雨

LILY见证:

感谢赞美主、难道我们所有参战的家人所在地都有神的验证吗.

感谢主!是的我这里也连续降雨

昆明YIYAO–JENNY 见证

昆明也是,甚至飞机不能起飞

山东耶和华的战斧:

2018.06.26

我谨慎地分享 :山东临沂昨天、今天也是大雨 阵雨持续。

昨天代祷时,也向天父求了一件事“我虽看不到灵界的真实打斗场面,请天父给我印证祷告的功效”。

JENNY 见证

澳洲悉尼

是啊,感谢神!而且这两天每天晚上都有大雨,早上就停了。

澳洲 锡安女子见证

澳洲也是,争zhan过程连下暴雨当时觉得怎这么大雨 这是我来澳洲很少遇到的, 现在看来也是应证了

蒋红 四川

我先生好奇问“四川下雨也是争zhan后的验证?”。

2018.06. 28

天象改变:六营 BET

我们那,用图说话

2018.06.29

beijing海姐妹 见证

我要给我们的神做个见证!2018/6/29 :这几天北京的温度都是在35度以上。今天是37度。连空气都是热的可以烤熟鸡蛋。我坐在家里,觉得太热了。突然想起名老师提到的用神赐予的quan柄,我们都可以改变天气。我想今天我也试一下。结果我就凭着信心,对天说:主啊,天气太热了!奉耶稣的名,命令天空下小雨。在宣告完,我领受一会4:30接女儿放学要带着雨伞。然后我就去忙别的了。我那句话在下午14:30左右宣告,还告诉了我在北京的一个姐妹。结果在下午四点左右,天开始变阴,在我4:20左右下楼去接女儿,外面真的掉雨点了。还打雷打闪。结果我匆忙出门忘记带伞。

我就祷告说,主啊,你提醒我带伞,可是忘记带了。您先别下雨,我和女儿到家再下。总之是耍赖成功,果真没再怎么下,我和女儿到家,没有被淋着。然后外面下了小雨,真是小雨,就是地面湿了。后来天气开始转晴。出了太阳。在18点左右,我到阳台拿东西。突然发现我家窗外的天空出现了彩虹。

 

我很兴奋,因为北京很多年很多年没有彩虹了。我女儿很开心,说第一次在北京看到彩虹!我感谢神,真是我们信实的神!真的垂听我们的祷告!我们的话语真的是被神赋予了quan柄!神到最后雨停了,还出现彩虹,告诉我他听了祷告,应证这场雨从他而来!荣耀归给他!领受:不要小看我们的祷告!句句带着quan柄!凡是地上捆绑的天上也要捆绑!也是再一次提醒我们要谨言慎行!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再一次感谢主!荣耀归给神!与弟兄姐妹共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