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與轉化 – 非洲烏干達1/3

「看守人」事工機構製作

復興與轉化(二)榮耀降臨

神有治理之權,有威嚴可畏,祂在高處施行和平,祂的諸軍,豈能數算?

祂的光亮一發,誰不蒙照呢?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

在觀察完神是多麼願意轉變保守的地域和文明之後,現在只剩一個問題,這樣的復興是否可能發生在某個國家?在現代化的主權國家中,神的工作是否也有跡可循?東非烏干達這個國家似乎不太可能回答這個問題,它飽受撒旦勢力的摧殘,雖然從前被稱為「非洲之珠」,這幾十年來卻都在屬靈昏迷的狀態之中,它已成為「死亡」的同義詞,它是愛滋病的溫床,阿敏將軍的恐怖統治之地。

國會領袖,西西莉亞安提歐各瓦:「烏干達是個飽嚐痛苦的國家,經歷過無數的政變。」

當恐怖統治開始時,約翰慕林牧師還是個青少年,他描述:「我知道活在恐懼中的感覺!成千上萬的人被殺害,整個村子遭到屠殺,有時還不知道是誰幹的。人的屍體曝曬在外面兩天。有嬰孩還在死去的母親身上吸奶。我們不知道是在跟誰對抗」聽到和約翰慕林的生動描述,可能會讓你全身發顫,但是他們永遠記得。

跟許多非洲國家一樣,烏干達的巫術和秘密宗教儀式盛行,稱為「馬硯比」的偶像到處可見,君王以獻活人祭而聞名,直到阿敏將軍統治時代。

國家重生教會團契行政組,麥可凱茲:「我們非洲人過去都與魔鬼立了約」

「我們的祖先不崇拜亞伯拉罕的神,他們崇拜其他的神。」

對烏干達而言,偶像崇拜造成了人民長期的恐懼和痛苦。

CNN記者,巴特卡庫札:「阿敏總是高高在上,仗勢欺人,相當跋扈。」在烏干達這位惡名昭彰的暴君的陰影之下成長,巴特卡庫札跟許多他的同胞一樣,對阿敏被推翻後,前總統未爾頓歐伯特的繼位統治感到樂觀。「他們以為歐伯特可能會比阿敏好,但事實不然」

「這些人背後都有黑暗勢力造成國家的分崩離析。從前,常常看到路旁有屍體,有人會前去查看是否是自己的親友,如果不是的話,就繼續往前走」約翰慕林牧師述說。

不只是士兵會殺人!

基督徒生活教會,傑克森先勇加牧師:「我本來是個出生就該死的!」在傑克森先勇加才三個月大時,他母親就把它丟到垃圾桶裡,是祖母把他撿回來的,他一個阿姨同意收留他,以為他活不過幾天,但他存活了下來,帶著過去的痛苦回憶。「我父親是在阿敏統治時代被殺的,那是1979年,在葬禮上,我第一次看到母親的照片,她從未寄過一封信或一張照片,而我當時已經是個青少年了。」傑克森的父親只是全國性殺戳的犧牲者之一。

當你所愛的人一天兩天沒有回家,你就知道他可能已經死了。第一個該去的地方是拿曼夫森林,它被稱為死亡森林,在裡面可以感受到死亡的沉重。禱告會往地下化發展,牧師們一天最多要巡迴向十個團體講道,通常得冒著生命的危險,到家都已經將近清晨。

「那些軍人可以為所欲為,有時會在路上臨檢。有好多次我被攔下來臨檢,遇到這種情況很難說會發生什麼事。」一次有個母親帶著嬰孩,卻被要求出示孩子的證明文件,小嬰孩怎麼可能有什麼身分證明文件,當下士兵就把嬰孩奪過去丟到半空中,然後用刀把孩子一刀刺穿。到了1984年,他們就開始殺神職人員。

約森慕特比牧師在一次講道中,阿敏將軍手下突然向他開槍,當子彈呼嘯而過時,幾個年長的婦女站起來走向聖壇。「我看到時還以為她們是因為絕望前來尋求安慰,於是我就舉起手來為她們禱告,後來我才知道,她們是想跟牧師一起死。」後來慕特比牧師和會友們被趕到歹徒所劫持的卡車上,前往恐怖的納卡羅中心。

「那卡色羅州研究局就位在聚會地點不遠處,那裡有他們的刑求室。」那些人的殘暴是言語無法形容的,「她們把60個人擠在一個面積只有三平方公尺的房間裡,即便有誰死了,他還是站立著,因為四周的活人都靠著他,沒有所謂的調查,只要有事,一切都完了。」感覺像是整個世界都對烏干達的恐怖情勢視而不見。

「世人離棄了我們」數百萬人死去,屍體塞住了歐旺瀑布大壩,附近的維多利亞湖岸也是。

「我們必須為過去的罪悔改,我們玷汙了我們的國家,我們跟該隱一樣壞。」這殘酷的殺戳對該國家的經濟和基礎建設造成了很大的損害。

「工廠倒閉,必要的商品少得幾乎看不到,連肥皂都買不到」

「城市很髒亂,房子都被毀了!」世界號角事工機制牧師,麥可欽姆。

「人民的道德淪喪,要做什麼都要拿錢去辦!」當情況到了不能再壞下去的地步時,更壞的消息臨到,這次的壞消息來自世界衛生組織。「根據估計,到了1997年,烏干達會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因為感染愛滋病而喪生。

帕德巴穆富邦卡醫生日前在烏干達國家健康院服務,「那時每個人都很絕望,因為我們失去了親人。」烏干達向神呼求,就好像聖經所記載的在拉瑪聽見嚎啕痛哭的聲音,是婦人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

「以前有一種說法很盛行,那就是烏干達的神睡著了」 「在半夜,一個老人站起來用手杖指著牧師說,你所講的那位大有權能聽人禱告的神在哪裡?烏干達對神做了什麼?看起來神好像恨我們。」

我從陰間的深處呼求,你就俯聽我的聲音,我說,我從你眼前雖被驅逐,我仍要仰望你的聖殿,我心在我裡面發昏的時候,我就想念耶和華,我的禱告進入你的聖殿,於是他們開始晝夜不停地禱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