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0萬到300萬,伊朗竟成全球jidu徒增長最快國家:bipo,不能隔絕神的愛!

你能猜到世界上,基督徒增長速度最快的是哪個國家嗎?

是人口基數龐大、經濟迅猛發展如中國、印度這樣的國家?還是基督徒佔比很高、體系漸趨成熟像歐洲各國、美國這樣的的發達國家?

統統不是!

這個國家看起來動蕩、神秘、壓抑,甚至縈繞著些恐怖的氣息,它就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一個穆斯林超過總人口90%以上的國家!

看到這個答案,或許也讓你嚇了一大跳。

但不可否認的是,伊朗正在經歷翻轉:

在過去的40年時間里,伊朗歸入基督的人數正在成倍成倍地增長,甚至比過去1400年伊朗基督徒的總和還要多!

01
有人說,一共有兩個伊朗,一個是在新聞中所看到的那個,還有一個隱藏在世界之外。

伊朗,古稱波斯,公元前550年,由居魯士大帝建立了大一統的波斯帝國,開創阿契美尼德王朝。

當時盛極一時的古巴比倫,甚至也葬送在其手下。

公元7世紀中葉,波斯的薩珊王朝被阿拉伯征服,征服者對包括伊朗高原在內的中東地區,開始實施伊斯蘭化滲透。

1979年,伊朗的國王被推翻之後,伊朗就一直被伊斯蘭獨裁政權所統治。國家實行政教合一的政治體制,並開始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交惡,戰亂不斷。

經過將近40年的伊斯蘭政權的統治,越來越多的伊朗人開始對伊斯蘭教感到失望,伊斯蘭教無法回答他們關於社會、生活和他們正在面臨的兩難問題。

人們都在尋找一個新的答案,一個所謂的「國教」給不了的答案。

當他們看到諸如ISIS或其他極端團體出現,並以他們共同的「上帝」之名義互相殘殺時;
看到吸毒成癮到抑鬱、自殺、性傳播疾病、人口販運時;
看到政府把宗教當做權力的工具時……

特別是18-30歲的年輕一代,他們通過網絡和社交媒體,接觸到了許多世界上不同的聲音和文化。

他們也想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更大的目的和意義……

02
社會的動蕩性、民眾的探索、網絡通信技術的發展等等的一些因素,恰好創造了一個分享基督之愛與恩典的獨特機會。

近幾十年來,數以百萬計的什葉派伊斯蘭跟隨者,開始將自己的眼光轉向耶穌基督。

在包括像Heart4Iran Ministries基督教衛星電視頻道的線上媒體,以及線下教會火熱傳福音的事工的共同協作下。

越來越多的伊朗人,在自己文化中苦苦探尋不到的答案,在耶穌那裡被找到了!

1994年基督徒人數還僅僅只有10萬,只佔到了總人口的0.17%,到現在基督徒人數已經到達了300萬,增幅驚人!

就像Heart4Iran的負責人,這樣說道:

「這是上帝在伊朗的工作,祂正在這裡建造自己的教會,聖靈正在這裡改變生命……」

同時他也談到在過去的12個月里,大約有1600萬伊朗人在衛星電視和移動設備上,看過他們的一個或多個節目,這一跡象表明穆斯林青年,對基督教有著濃厚的興趣。

目前,另一個機構「國際邊境聯盟」正在拍攝製作一部紀錄片《狼群中的羊》,準備把伊朗的教會,介紹給全球的基督徒。

這一項目的發起人兼導演托馬斯,也這樣說:

「伊朗的教會是目前世界上成長最快速的,即便它沒有建築、也不是法人組織、不持有財務、沒有集中領導、更沒有宗派,然而他們卻十足火熱……

神在這裡所做的,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

03
伊朗作為一個伊斯蘭國家,你可能會有這樣一個疑惑:

傳福音,信仰基督在伊朗合法嗎?

可以說「合法」,也可以說「不合法」。

因為伊朗的憲法,的確明確公開承認並保護基督教這一少數宗教。

這讓身處穆斯林世界中的基督教教會,獲得了一些有限的自由,但他們或多或少還是會受到來自「主流聲音」的一些歧視和攻擊。

而之所以不合法,這是因為伊朗也不承認任何人,有放棄伊斯蘭教的權利,同時也禁止基督徒向穆斯林背景的人傳福音。

凡是放棄伊斯蘭教歸入基督教的人,也會被打上「背教者」的烙印,而其中的風險也會因地區而異:

失去工作、被家庭拋棄、毆打、騷擾、監禁、甚至是死刑……

這迫使教會不得不被迫將自己隱藏起來,但就像當地教會的一個弟兄所說的那樣:

「伊朗和中東其他地區的基督徒,非常有韌性,很有信念,也很堅強!」

當有人在教會受洗時,弟兄姊妹們會熱情地鼓掌歡呼,就像歡迎一個新生命的到來。

雖然遭受著迫害,但從他們臉上洋溢著的極富感染力的笑容,便能感受到他們已在耶穌那裡,找到了真正的喜樂。

但是不斷增長的基督徒,還是引起了當地的恐慌。

先是伊朗最大的伊斯蘭神學院庫姆神學院,派遣積極「反對基督教的倡導者」的個人和機構,前往穆斯林正在歸信基督地區,試圖扼制這一趨勢。

再到今年5月,伊朗情報部長馬阿拉維,公開表達了對基督教在伊朗傳播的擔憂,並「傳喚」了一些「背教者」,調查其背後的原因。

福音在伊朗受到了迫害,但在某種程度上,卻也讓福音變得越發有活力。

讓伊朗成為了世界上,基督徒人數增長最快的一個國家!

04
回顧歷史,基督徒人數增長最快、最多的高峰,總體來說共有三個大的區域。

分別是十八世紀之前的歐洲,十八世紀到二十世紀的北美,以及二十世紀到二十一世紀的亞、非、南美等地。

只是如今在享樂主義以及世俗文化的衝擊之下,歐洲以及北美的基督徒人數,基本處於停滯不前甚至有了漸漸衰微的趨勢。

韋伯更是直言:

「教會當前的危機是,許多人試圖從世界的敘事中來定義教會……」

根據最新的報告指出,在過去的半年內,全美有38%的人從未踏進過教會,而在全美人均收入最高的灣區,這一比例更是高達61%。

「太舒服了」這樣的一種狀態,其實無論是對個人的屬靈生命,還是對教會的成長都難以有幫助。

反而會像溫水煮青蛙一樣,讓個人或是教會徜徉在一種盲目的安全之中。

這樣一種舒適的麻木,便在日復一日的不冷不熱之中,悄然竊取了我們對神話語的渴慕、對福音的負擔、也包括對除我以外之他者的關切。

我們自己甚至還不自知……

我想這才是為什麼上帝不斷把我們從舒適圈里挪出來,把環境放在我們當中的原因:

祂想要我們對罪,就像碰到滾燙的熱水一樣,就會尖叫出來;對福音、對祂的話語就像焉不拉嘰的草,碰上清泉一般,能有最深最本能的那種迫切。

就像司布真所說的那樣:

「在受試煉的時候,我們的信心越大!」

難得的是,伊朗的教會也有這樣可貴的信心!

當有人想要為他們禱告,求神挪去環境的逼迫時,他們說:

「不,不要這麼做,因為迫害會使教會成長,當逼迫停止,教會增長就停止。我們所希望的是福音能廣傳、並進入伊朗最深的境界。」

我們唯有禱告:

無論在多麼猛烈的風暴之中,求神保守伊朗弟兄姊妹們的平安,並持續賜下祂的喜樂與他們同在,願祂自己的工作親自在這片土地上成就。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

也願我們能有同樣的看見……
與主一同,進入水深之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