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五角大楼确认UFO视频:圣经中预言的外星人回归

美国五角大楼公布了从美国海军战斗机拍摄的三段视频,证实这些录像显示着”无法解释的航空现像”。

这似乎是他们首次官方承认,拥有先进技术的外星物种正在访问地球。

这应该不会让圣经学者感到惊讶,根据犹太传统,外星人的出现可能是弥赛亚的预兆。

高音速无翼飞机的视频

4月27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苏珊·高夫(Susan Gough)发表了一份声明,证实这些在互联网上出现的视频是真实的。录像似乎显示一架无翼飞行器正在以超音速飞行,且没有明显的推进迹像。

动图:美国官方发布“不明飞行物体”视频截图

而美国官方确认的目的是,”清除公众对流传录像是否真实或的任何误解”。其声明说:”视频中观察到的空中现像仍然’不明'”。

美国国防部已经授权发布三段非机密的海军拍摄视频。它们分别是2004年11月拍摄的一段视频,和2015年1月拍摄的另一段视频。后者由F/A-18大黄蜂战斗机飞行员在限制空域进行军事训练演习期间录制。另一段视频也记录在2015年1月。这些视频在 2007 年和 2017 年未经许可发布后,一直在公共领域传播。

“经过彻底审查,美国国防部确定,这些非机密视频的授权发布不会展现任何敏感的国家能力或系统秘密,也不会影响随后对不明空中现像入侵军事领空的任何调查。”

其中两段视频出现在2017年12月的《纽约时报》一篇文章中,该文章对美国政府在2012年之前调查不明飞行物报告的计划作出了解释。第三段视频于2018年3月由私人科学研究和媒体团体”明星艺术与科学学院”发布。

五角大楼对美国海军飞行员此前流出的三段显示”不明飞行现像”的视频进行了解密,一些人声称这些视频是不明飞行物 pic.twitter.com/Yb7NYulgJ0

• 路透社(@Reuters) 2020年4月28日

飞行员反应

退休飞行员大卫·弗雷沃(David Fravor)在2017年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采访时,谈到了他在2004年11月在太平洋上空约100英里的例行训练飞行中拍摄的视频。

“我可以告诉你,我想它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东西,“弗雷沃对美国广播公司说。”我没有疯,没有喝酒。我有18年的飞行年龄,我见过几乎一切,但是这个东西我根本没见过。”

动图:退休飞行员大卫·弗雷沃(左二)讲述拍摄视频时的经歷

“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如此高强性能、超高速的飞行器——而且要记住,这个东西还没有翅膀。”

海军飞行员丹尼·阿库因中尉在2019年歷史频道纪录片系列《不明原因:美国UFO调查》中说,与战斗机不同,视频中的机载物体”没有明显的机翼,没有明显的尾巴,没有明显的排气羽流”。

新的目击线索

去年,美国海军开始引入飞行员报告发现不明飞行物(UFO)指导方针。军方虽然拒绝承认这种目击意味着智能外星人的存在,但军方确实注意到了追踪甚至调查目击事件的重要性。

“近年来,有一些关于未经许可、或不明身份的飞机进入各种军事控制范围和指定领空的报告,”介绍新程序的声明说。

“种入侵可能构成安全风险,对海军和空军航空都构成安全风险。”

拿非利人:圣经中的外星人

创世纪的第6章描述了一群叫做拿非利-Nephilim(字面意思:”堕落者”)的奇怪生物与人类之间的互动。

那时候有巨人(Nephilim)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创世记 6:4

在诺亚洪水前的世代,圣经说,”神的儿子”与人的女子们同居,之后上帝立即决定将人类的寿命限制在一百二十岁,而这些他们结合后生出来的后代则称为拿非利人(Nephilim)。

民数记中再次提到了拿非利人(Nephilim),他们是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地时,面对的一群体型巨大的居民。

我们在那里看见亚衲族人(原文:Nephilim),就是巨人。他们是巨人的后裔。据我们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民数记13:33

一些圣经注释也引用士师记来证明外星人的存在。

星宿从天上争战,从其轨道攻击西西拉……

耶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Meroz),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 —士师记 5:20-23

有趣的是第20节,先知底波拉明确指出,以色列在争战时从星星那里得到援助。

根据塔木德(MoedKatan 16a),米罗斯(Meroz)是宇宙中恆星球体群里的某颗行星,因为前面提到它说,”星星从其轨道攻击西西拉”,因此在犹太人的经典文献塔木德中,米罗斯(Meroz)必须被定义为一个天体,其居民因抗拒神的旨意而被诅咒。

拿非利与弥赛亚

塔木德(Sanhedrin 97a)在拉比拿赫曼和以撒的讨论中,描述了拿非利人将再次回归,作为弥赛亚进程的一部分。

拉比以撒问拉比拿赫曼:”你知道巴尔·纳芙利-Bar Naphli(堕落者的儿子)什么时候会来吗?”

拉比拿赫曼回答道,“在弥赛亚来的时候”。

拉比拿赫曼的回答基于阿摩斯书的一节经文,它将nophelet(倒下、堕落的)与重修大卫帐幕进行了联系。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 —阿摩司书9:11

塔木德中的“巴尔·纳芙利-Bar Naphli(堕落者的儿子)”显然指的是拉比以撒拿赫曼都听说过的一个特定之人,以及拿赫曼将其与弥赛亚的到来联系在一起的人。

如前所述,希伯来语动词”Naphal”翻译为”坠落、堕落”,但在塔木德这里,使用的单词“Naphil”是阿拉姆语。

用塔木德的语言来说,“Naphil”的意思就是”巨人”。

有趣的是,在希伯来数字学中,单词 בר נפלי (bar Naphli-堕落的儿子)等于 372,בן ישי(ben Yishai-耶西之子)数值也等于372,二者相同!

这似乎将大卫王朝的回归以及堕落者之子的出现连接在了一起,而这一点与基督徒们相信的耶稣再来与敌基督的出现十分相似。

**文章撷取自https://mp.weixin.qq.com/s/R89TnLCMiAB0dKzcbS1tA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