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起中的争战者的六项特征(上) ——约翰·保罗·杰克逊

第一项特征:他们获得了一种固有的认识:他们是为此刻而生!

这并不意味着,你不会对生活中发生的事或一再重復的循环感到疲惫,这也不意味着 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事情都很棒,而是意味着:不论你的周遭正在发生什么事,你始终有这样一种认识:我是为此而被放在这里。耶稣说:“现在我心里极其伤痛。我该怎么办呢?求父救我脱离这时候吗?然而,我恰恰是为这一刻而来到这世界的!”

徒17:26-28的经文表明:神预定你活在这时候、这疆界中。正在兴起的勇士们或许并不了解这一切是如何运作,但是,他们知道,“神曾计划了让我在这个时代、这时候降生在这里。而且,祂对我的设计,恰是为了完成祂已吩咐我去完成的使命。我是为此而设计的,这份设计是为完成某事。或许我有很多事情不懂得,但是,祂所唿召我去完成的这一份,谁也不能做得更好。

神国战士的心中,须毫不怀疑:神必作他们的后盾。或许你的争战不像我的争战一样需要与新纪元、异教徒作“斗争”,你的争战或许是与你的老板有关、与你的兄弟有关或与你的父母有关。因为或许他们不像你这样信。但是,无论你的战役是什么,你已被设计要得胜。——这种认知,只有在持续住在神里面的情况下,才会临到。你需要认识祂的道,才能认识祂,多花时间跟祂在一起,才能认识祂的道。

神以其不可思议的全知,精确地知道社会在这时候究竟需要什么,于是祂创造了你来达成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只有你能实现得最好。你受造,带着你的表情、你的头发、你的眼睛、你的身高,甚至,你鞋子的尺码。为什么呢?这一切,都是为了达成神把你放在这里的目的。关于你的一切,造出来,都是为了带来影响。这并不表示你必定影响总统或国会议员,但至少你能影响隔壁邻舍,或同一街区的其他六个人。你受造,是为影响,而这世界,因你而更好,尤其是,如果你达成了你出生的目的,世界因你而更好。

第二项特征:他们坚定地相信神必预备他们;而且,他们了解:这预备的过程,未必同于他们的想像!

神有祂自己的方式,祂的运行、运作,未必依照我(所设想的)界限。我曾以为祂会以这种方式预备我,但随后,我有了足够的经验,意识到祂时常是以另一种方式预备我。——简直好像一枚硬币的全然不同的两面,两种全然不同的框架。但往往我发现,祂所选择的,是更好的那面;而其结果,是好于我本可能为自己拣选的那面所能带出的。所以,兴起中的争战者,坚定地相信神必预备他们。

问题在于:使人们想要成为争战者的素质,同时也往往使他们误以为他们能靠自己做到。“哦是的,神唿召了我,我能做到!”注意:“我能做到。” 这是失败的钥匙,他们以为他们必须掌控这一刻。——正如,摩西曾以为他必须杀了那个埃及人,因为那个埃及人在压伤希伯来人;雅各曾以为他必须欺骗他的父亲以撒,才能得到长子的名分;约瑟曾以为,他得把所有的异梦都告诉他的兄弟们,好让他们都尊重他、顺服他。——这些争战者们,他们起初都曾以为他们必须掌控局面。

不过,几乎所有的优胜者/勇士/冠军,他们都是以这种方式起步的;而这,并不让我对他们失去信心。然而,惟有真正的勇士认识到:神即将唿召他们去完成的,是他们根本无法靠自己完成的。神对摩西说:“我们要把你(们)带出埃及。顺便说一句,你们要进入一地,在那里你要面对十个国家,还有,其中三个比你们强盛得多(换句话说,是你们绝对不可能打败的)。所以,我要你把它们统统征服。” 

神可能把我们立刻带出去,面对那比我们更强盛的。有时候,这是一场战斗能解决的;有时候,这是上百次战斗才能解决的。——然后你才意识到,你(曾)是多么地刚愎、多么地自满。所以,神不断把我们绝对无法处理的事情带到我们面前,而我们倾向于不断地某种循环:以为自己能处理,然后突然被困在某种过程中,最后就怪魔鬼,仿佛,魔鬼打败了神。但其实,是神许可了这一切,是为显露我们的刚愎和自足。

我们却没有意识到,正是约瑟的傲慢,使他入狱。——约瑟本来绝对可能用其他方式到达埃及,不是吗?例如,他们只要去埃及旅行一趟,约瑟“碰巧”给某人解梦,那人勐然意识到:“哦,你该见见法老!”, 就可以了呀,顺理成章。——难道他非得入狱才能给人解梦?难道他非得被波提乏的妻子诬陷,才能实现?难道他非得被遗忘,才能实现?不是啊。——是傲慢,使得约瑟不得不在狱中花些时间;而且,你知道吗,只有在他饶恕了兄弟们的过犯(以致必不杀他们)时,他才得到提拔。

直到主给约瑟的应许得以成就之前,主的话一直都在试验约瑟。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Bible将这句话更直接地译为:until His prediction over his life came to pass, the decree of the Lord PURGED him. 直到祂对他生命的预言成就,主的谕令一直在炼净(清除、清洗、净化)约瑟。往往,我们以为,先知性的话语既临到我们,后天(很快)就能成就。而神得荣耀的唯一方式是,那个先知性的话语对你来说是不可能成就的。这样,当其成就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你做的——那是神!

所以,神怎么做呢?从那预言发出开始,神就开始从你里面除去一切可能阻碍那预言成就的东西。换句话说,祂把那会阻碍的你,从你里面除去。问题在于,通常,祂试着要除掉的,恰恰是我们所喜爱的。我们喜欢那些宏大的想法,喜欢那些凸显自我的意念,喜欢让人看:“多么好”、“多么伟大”、“多么重要”、“多少成就”…… 所有那些,我们都喜欢堆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喜欢这样。所以,我会对我的实习生们说:“当你得到一个预言的时候,需要在最后加上一句台词:‘and let the purge begin. – 让清洗(净化)开始。’ ”因为,你无法靠自己成就它。

所以,约瑟就是这样开始的。他得到那个预言,认为兄弟们必须向他俯伏,于是神说,那不过是你的傲慢,所以,你的兄弟们要把你卖入埃及。而摩西,他的命定是要带他的百姓(希伯来人)出离放逐,但因他以为靠自己能行,于是神将他从他的百姓(希伯来人)放逐出去。而雅各,他以为他能窃取长子的名分从而掌控局面,神却说:我只让你与我的天使中的一位摔跤一夜,而正当你以为你胜过他了的时候,他碰一下你的大腿就让你瘸了,这样你就知道:他根本不是在与你摔跤,他整夜不过是与你玩耍而已。

而在这其中,一直以为是自给自足的你,终于可以清醒。因为,雅各,有一个世界,是你一无所知的,而我需要你意识到,因为,我唿召你进入的,是属灵的竞技场。神拿走我们的自足。祂拿走我们自以为能够操纵、能够掌管、能使环境为我们所用的错觉。所以,摩西不得不去面对挑战法老;雅各不得不与天使摔跤;约瑟不得不成为一个奴隶。以便,当预言成就的时候,神能领受荣耀。如果神要把你作为争战者来用,祂会在一路上除掉一切的阻碍。

兴起中的争战者的第三项特征:他们不许可生活处境来左右他们的未来。

他们知道,仇敌必试图阻碍他们,但那是无足轻重的——那不过是一个弱者(仇敌)在尝试阻碍 那全知、全在、全能的神;不过是 一个受造者,在试图阻止 创造者——神。有时候,一路走来,我们忘了这样一个现实——祂,使基督从死里復活的祂,就住在我们里面。

那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谈论“祂住在我们里面”,但习惯上,我们并不相信。我们在思想层面“知道”这一点,却不将其“运用”在每天的生活中。于是,当有巫婆挨近的时候,我们会逃跑,以为不逃跑就会被缩减。我们害怕,如果与不认识神的人太近,我们会受伤;却不想,“任何靠近我的人,会得到亮光。”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看待整个文化、整个环境的方式——它无法阻挡我们。

当初,约瑟的兄弟们并不看好他,或许,你同样不被你的兄弟姐妹或同伴们看好。约瑟在波提乏的家中,同样不被看好——毕竟,他是犹太人,而在埃及,人们并不看好犹太人。可见,约瑟的身世和歷史,都对他不利。他被兄弟们背叛、被绑架卖到埃及作奴隶,短短几年,他就从雅各最宠爱的儿子,变成了穷困悲惨、被压被打的奴隶。尽管如此,约瑟不容其处境 判定他的未来。即便在狱中,他也知道,事情会改变的。约瑟认识到机遇,并定意专心工作,来赢得新主人的信赖。他找到内在的力量,超越 文化的困境。

你必须这么做。住在你里面的神的灵,必帮助你、坚固你、引导你进入一切的真理,给你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情,把天父所拥有的一切启示给你。“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耶稣没有说“部分”,而是“全部”。很少有人找到超越文化的困境和所遭遇的不公的办法——不论这些不公,是真的,还是想像的。他们沉浸在自怜中,而且自怜往往导致愤怒。他们执迷于他们感觉事情本该成为的样子,他们紧紧抓住所有的怨恨,认为自己有苦毒的理由。

你知道苦毒和不饶恕是什么吗?那些都是魂的问题——思维、意愿、情感。耶稣受难的一年之前,他作出如下声明:如果你爱你的生命,你必失丧它;如果你恨你的生命,你必在今生和下一个世界得到它。而这里的“生命”一词,是希腊语suki,意思是:魂。“如果你真爱我,就必背起你的十字架,跟从我。”祂在说:为了背起十字架,为了成就神把你放在这里的目的,你必须杀死你的魂,或至少你得掌管你的魂。你不能容许你的情感、或智能、或意愿来掌管你。

情感、智能、意愿本身并不错,因为,若没有情感,你无法爱神所爱的;若没有智能,你无法学习有关神的事;若没有意愿,你无法坚持追求神。所以,它们本身并不错,但它们必须向你的灵降服。一年后,当耶稣被试验的时候,祂对门徒说:“我的魂极其痛苦。”(译注,《马太福音》26:38 “我心里” 原文是“我的魂”。)换句话说,“一年前,我告诉过你们的 (《马可福音》8:35),现在我正在战斗!”

兴起中的争战者,必定经歷这种战斗。战斗不错,但必须得胜,耶稣得胜了。祂把你放在这里,恰是为背负十字架;而你若爱你的魂,就无法完成。所以,神许可一些事情发生在你的生活中,这些事倾向于让你“崩溃”。因此,《诗篇》说,祂与破碎的心、痛悔的灵相近。随着我们的魂开始破碎,它越破碎,越能被渗透,从而,我们的灵越能从中放出光来,因为,不再被我们刚硬的魂包住。

当时有许多法利赛人,而且有医治的能力在场,但他们无一人得医治,惟有那个被从屋顶缒下的年轻人得了医治,这是因为,他们刚硬的心,他们未得破碎。于是,事情开始临到我们,无论是因仇敌的攻击或神的许可,事情发生,我们开始破碎,随着我们的破碎,我们开始能够同情他人, 我们开始理解他们。“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晓得他们在做什么。”——那个祷告,是出于不可思议的破碎。

但我们却试着做什么?我们却试着把我们的魂重新粘到一起。当神要破碎你,而你却要把魂重新粘到一起的时候,所出现的征兆就是:苦毒。因为,你认为:那伤害你的人,你不曾伤害他们,因此你有理由不饶恕他们,你认为你的苦毒是公平的。这样一来,你在把破碎的魂重新粘到一起。所以,苦毒和不饶恕是一个破碎的魂拒绝持续破碎的征兆。

所以,人们用“很正常”作为借口。“不饶恕,很正常,我不过是人。(是人就有弱点。)” 是的,只要你继续这么看自己,就将“只不过是人”——你永不能看到神超自然的事情恆常地透过你涌流出来,因为,你恰恰在拒绝那唯一能使你与祂亲近的。我们需要更多的 约瑟、摩西、雅各,在这地兴起,就是那些以敬虔的方式许可神的火在里面使他们破碎、许可那火不熄灭、持续燃烧的人;我们需要能超越最糟糕的处境的人。无人看好这样的人,但他们许可神使用他们来成就伟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