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起中的争战者的六项特征(下) ——约翰·保罗·杰克逊

兴起中的争战者的第四个特征:他们在忠心服侍另一个人的异像、直到其异像成就——在此过程中,他们学会成功。

当约瑟在服侍另一个人的家时,神称唿约瑟为“成功的”;更糟的是,那并非一个敬虔的人。我们中有多少人拒绝帮助牧师的异像?因为,你忙于使自己的异像成就,而未能投入、帮助另一个人的异像的实现。你如此充满“自我提升”,以致不敢帮助提升他人。你永不可能籍着建造自己的王国而成为一个大能的勇士(争战者),因为,你所建造的一切,不过是一块封地,不论你是否称之为“王国”(kingdom),它充其量都不过是封地(fiefdom)。封地的问题在于,你或许自称为“王”,但仇敌却有真正的王来向你证明:你并不是王。

给自己贴标签会带来这样一个问题:当你标榜自己已经被提拔到某个水平时,那个水平对应的真正的仇敌就说:哦,你进入我们的领域了?好啊。那正是士基瓦的儿子们所做的(见《使徒行传》19:13-16)。他们给自己贴上标签,超出了他们蒙召该做的界限,说“我们在这里哦”,于是魔鬼说,“真的?我将派出一个手下来攻击你。而你连小喽啰都对付不了,更不用说你自己标榜的那个水准了。 ”

——我们得非常小心,不要随便抓取头衔。因为,在那些头衔所对应的水准,有作为仇敌的黑暗势力,是你所不懂得如何对付的。重点不在于说“我是这个”、“我是那个”、“我是主教”等等——你会发现你究竟是不是,因为如果你不是的话,就长久不了。教会真的该面对真理。我认为,政府中发生的事,与基督的身体中发生的事,有难以置信的平行关系。很可能,茶党(运动)正在兴起,说:“够了,事情必须改变了。”……罪就是罪。重点不是哪个党,而是,谁在神那一边。

有些人,在服侍另一个人的异像的过程中,可能变得过于自我关注,以致错失将黑暗转换为光明的机会。例如,约瑟本可能拒绝为他人解梦,说“开什么玩笑?我是个囚徒。先救我出去。再说了,如果是法老的梦,我愿意解他的梦。但是,另一个囚徒的梦?”你做得到吗?你能服侍另一个人的异像吗?你能服侍你的牧师的异像吗?你能服侍你的老板的异像吗?你能如此努力工作以致在他们眼中寻得恩宠吗?

兴起中的勇士的第五个特征:他们知道,神的时间一到(当神“准备好了”的时候),预言自会实现。

约瑟不再傲慢,与兄弟们同哭、与其父同吃,他已经懂得:他被置于埃及的领袖地位,不是为了他的自我,而是为了他的家庭。神兴起了约瑟。一旦约瑟不再因苦毒而想报復兄弟,反而能与他们同哭,并因思念而伤痛时,神在数日之内,就提拔了约瑟。

读《圣经》中的任何勇士/冠军/优胜者的歷史,都会发现这样一个相似的故事,这样一批相平行的线条。神即将曝光并除去你个人的计谋和愤怒。你的操纵就有多强,你的忿怒就有多强;你(每当有机会就)窃取荣耀的程度就有多强,你的嫉妒也有多强。祂将揭露你的自私、你对权威者的抵挡、你对改变的抵挡。

第六个特征:真正的勇士,学会了等候主,并欢庆主的同在;知道何时等候,也知道何时欢庆。

等候,欢庆,两个不可思议的词。经文中,一个指等候,一个指欢喜、快乐。《民数记》开始提到主的山,主的山与西奈山有关,但,主的山并不一定是西奈山。因为,他们不可能带着西奈山旅行。主真正的山,是帐幕中的圣所,它有30英尺高,高度是周围一切的两倍。当你看圣所的高度,以及周围谷中一切的高度时,就意识到,那就是主的山,那是两个被遮盖的隐藏的房间,我称之为“奥秘的房间”,一间是圣所,一间是至圣所,从外面甚至看不出来。

当你步入其中第一间时,它有30英尺长,15英尺高,你往上看,那里有基路伯的形像织在布料中,在你头顶飞翔——它们在地上这里动不了,但是在天堂,它们真实地飞行着。当你步入第二间时,其长宽都是15英尺,而且看起来真的高。走过一层幔子,才能进入这一间(至圣所)。而那幔子,是你不能自己掀起的;如果神不亲自掀起,那幔子就无人能掀起。为此,神撕裂那幔子,极其重要。

那是主的山。我们所说的“主的山”,是指圣所,是指一种避难所,是亲密地认识祂和祂里面那放射光辉的同在,以及,我们从来还没有想像过的领悟、亮光的程度。那是主的山。《以赛亚书》第25章谈论这座山。赛25:10a for on this mountain, the hand of the Lord will rest. 因为,主的手,必安息在这山上。——这句话的含义,很强大。

“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必以鹰的翅膀上腾。”“我对我的魂说,等候,要等候主。”每次提到等候主,希伯来原文用的词的实意是:将我们自己捆绑、扭曲到一起(to bind and twist ourselves together)。而其推理和结论是:两者如此紧密、深刻地捆绑在一起,以致无法彼此分开。

第二个词,欢欣喜乐,希伯来原文的实意是:to violently and emotionally spin around in circles, like a whirling dervish 强烈地、冲动地(情感强烈地)绕着……旋转,如同一个回旋的狂舞者。这些与第六个特征有何关联?原来,勇士们有着非凡的将自己织入众人的能力——他们能认出接触点,该与哀哭者同哭时就哭、该与欢笑者同乐时就欢笑。这样一来,人们很难脱离那些已经与之捆绑、扭曲到一起的(冠军/勇士们)。冠军们有办法去行;而那些“想成为”者们,有办法旁观,却不去行。

冠军们,赢得人心,你可以从电视上看出来:冠军们,人们为之欢唿、起立、掌声雷动;而那些“想成为”者们,他们有自己的计划和节目,但人们不过是坐着看。为什么?因为,当你在乎、当你是为着他们的时候,他们里面有什么会发生;而当你心里想的都是你自己的时候,他们能认出来,而且他们对此无法共鸣。人们能认出那与他们相互捆绑的东西。

我的忧愁在于,在我一切的旅行中,上千的教会、特会、政客、领袖中,我在幕后看见通过市场手段得到推销的冠军们,却很少看到真正的冠军;我看到脸书冠军们,却没有看到真正的冠军;我看到定位作冠军的,却不是真正的冠军。基督的身体中,真正的冠军们该开始兴起了,这并不是关乎你能做什么、能应对什么。——光是那个,就已经是自我中心的思想。“为何我在做这个?因为,我能。” ——光是这种想法,就是凸显自我的、是自我中心的,是使一个人失去成为勇士/冠军资格的。

冠军们——上述六项特征,都是为了百姓,为了众人。《圣经》中,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哪个先知离开百姓(某城镇),就算,他已经预言他们将被掳走;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哪个先知离开他被差往其中的百姓,就算,他们是悖逆的。就连摩西,杀了埃及人的无比自信的摩西,赤手空拳杀了那埃及人,那个摩西,也变得如此软弱、甚至口吃,祈求神赐他亚伦来替他说话。连那个如此自足的人,四十年后,神也称他为“最谦和的人”。

而今日的社会却说:“要自信!要自足!你能做到的!”我们想知道,摩西们都去哪了。我们需要抵达这样一个境地:我们的满足不在于自己,而在于神;我们的自信不在自身;我们看重义,超过看重恩典。否则,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将不过是放肆的行为伪装成勇士。

所以,天父,请帮助我们弃绝幼稚,言行一致,成为至高者的勇士。帮助我们与你的思想一致。并认识到:若没有你的触摸,什么都无法改变。你是造成冠军的;被召的多,选上的少。这里所有人都有成为冠军勇士的潜力,但不是所有人都会成为——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付上那代价。耶稣本可能唿救说“救我脱离这时候”,但祂甘愿不这么做。你没有迫使祂克制舌头,是祂自由地选择付上这代价。愿越来越多属于神的人兴起,带着这些特征,成为至高者的冠军勇士。奉耶稣基督的名祈祷,阿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