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祷者培训-分辨与查验 (一)-名(无名氏)

祷告:
亲爱的天父,主耶稣基督,圣灵,我邀请你在我们的当中。今天早上,主啊,你的灵在我们当中来运行,打开我们每个人里面的眼睛,使我们单单定睛仰望你。主啊,对我们的心来讲话,以至於我们今天能够从话语里面来晓得,神啊,你怎样来教导我们,怎样来帮助我们。主啊,我今天早上全然交在你的恩手里,求你自己来使用孩子,也使用我的声音,也使用我们在坐每一个人的心,主啊,让我们单单来专注在你的身上,拿掉我们里面一切天然人的抵挡,主啊,因为我们要真知道你,真认识人。谢谢耶稣基督。这样子的祷告交托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感谢神,我们这个是第七堂培训了。今天我们讲从认识欺骗到分辨和查验,这个题目不大容易讲。我每次在预备的时候都状况很多状况。我们记得我们上一堂课,我们讲的是聆听神声音的关键-四把钥匙。讲到说,聆听神声音的关键,第一把是认识神的声音Rehma,然後安静下来倾听,第三是观看祷告神说的话,第四把要写下来。

今天我们讲这个题目叫从认识欺骗开始。我们都认为我们很明白,我们每个人都觉得我们很明白,可是我发现在基督的肢体里面的,我们常常是不会查验,这是第一个。第二种人是常常喜欢被查验,但是当要求别人查验的时候,当查验要发生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反应是用属灵的方式说,那是神说的,就抵挡掉那个查验了。所以我们天然人常常在这个矛盾里面,那我们天然人是抵挡那个查验的,因为我们会用我们所领受的那个啓示,从神领受的那个部分,来期待和定义我在人前的地位和价值,小心这个部分。我从神来的领受和啓示,我来定义我在人群中的地位和价值。有时候也会被所领受的啓示来定义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比如说我常常讲道,我就会被人认为我是一个很会讲道的人。如果我发预言,我就希望神给我更多的预言,因为我可以在教会里被人称为先见或先知。我常常被人或者是我会用我所领受的啓示来界定我自己,我到底是谁。这个观念是不正确的,必须要明白。很少是因为我和神的那个关系,我需要来领受那个啓示。或者是说我和其他人的那个关系,我需要从神来领受那个啓示。 我们却常常是领受啓示去界定到底我是什麽身份,我是什麽地位,代替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我跟神之间的那个关系,这是讲到这个部分。我想先请一位L姊妹来做一个见证,她信主很短时间,她告诉我大概好像不到一年。我们来听听她的这个见证。

见证分享:

大家好,我是信主有一年多了,是前年的11月24号。我做见证就是因为,其实我在经历就是主的这个光照之前,其实是因为受了比较多的伤害。然後因为就是朋友之间的这个背叛丶决裂,就让我觉得很受伤。我很感谢我的姐妹,我和她因为在工作环境里面就认识了,然後就成了好的朋友,她一直跟我说神,後面我受了很大创伤的时候,她就把我带到Omega来听讲道。然後我有个分享就是说,因为後面就是很感谢,然後就受洗了。但是我就是一个比较稀里糊涂的人,好像也不像很多人就是我要信的东西之前,我要去研究他,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感激就是神很爱我。

当我受洗了以後还是会定期去听讲道,然後J也有带领我,也去听名的分享。因为原来就是像我刚刚开始的时候,J她们就给我有真理的造就,後面她们也会很深入的告诉我说,像有些外邦人的东西,你不要轻易的去触碰它。因为等你被它沾染了以後,然後你以後再去悔改的话,是需要花很多时间的,就像算命,因为原来就是因为从国内来个习惯,也没有很深的去相信那些东西,可是就是当你的迷茫的时候,你就会想说我去看一下星座,年轻人都比较喜欢看星座,我要去算一下。然後但是J她的教导就是说这些东西不要碰,那些东西不是来自於神的,背後是有黑暗权势的。可是我就听,但我还是晃晃悠悠的。原来我是非常很严重了,在很多年以前,很严重到就是说,比如说我认识一个朋友,我就问她是什麽星座的,哪一年生的,然後就开始给她算个人星盘。那年轻人也比较感兴趣的东西。

然後就会来分析,因为她也想了解她自己是怎样的。因为大家分析,无形之中就是就会被黑暗权势去掌控。因为当你去相信你那些星座里面就是不好的那些黑暗的东西,比如说那个人他有时候负面的东西,然後等到事情发生的时候,就会去这样去给他贴标签了。但是我就会不以为意,然後就很严重,而且严重到我们每天出门之前,我要看今天的星座运程,这个星期的星座运程,这个月有一年的,就非常严重。然後每天我的电脑前面就是默认的一个网页,默认里面都是有星座的东西,就很严重。可是一开始教导里面,我就觉得我不是很在乎这些东西。我觉得说我活出一些圣经的真理就好了,这些不来自神的东西好像不算严重。

那因为最近来说就是我因为工作辞职,就很感谢神,让我们这段时间就是更花时间去亲近他,然後每天就会听讲道,然後就是会更花很多的心思去问神,听神的声音。 然後就很感谢神,有一次我去青年组的时候就听到名她分享说当你的生命的情况里面不断的有东西就是隔几年会出现一个循环,而且这里其实神在通过他的方式来告诉你,你要警醒。然後突然想到对的,因为我信主之前朋友就是有决裂,然後想想好像在我高中的时候,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也是在大学的时候,因为一个事情我们就决裂了,反正这事情不只是一次,好像在我生命中,我看起来还很看中了好朋友,就是有这麽两个三个就是都这样子,而且是每个几年,然後我感觉是带着咒诅,我就不知道为什麽。

但是後面我知道了,可能就是因为每天就是经常和J和名她们在一起聚会,她们还是会提问,我还是会有问题问他们,不仅是神要光照我一些东西。然後我就觉得可能最後我就发现说是星座影响了我,因为可能本来和朋友在发生了什麽事情,其实是可以通过神的带领,然後我去饶恕,然後自己也要做悔改。可是我没有,我就是想说,这个人他就是什麽星座,就是那怎麽样,然後就是会给人家贴标签。然後因为我想说我自己好像也没有什麽问题。因为我也会觉得说,我可能我有行为会伤害到朋友。但是我就觉得说我对朋友也是很很体贴呀,我也会很为他们着想,那为什麽还是会发生这种决裂的问题。後面我就知道是星座这个问题了,我就开始慢慢的放下,真的就不像原来这种严重了。但是我没有在灵里面去弃绝这些不好的东西,只是说我不像原来这样子很深入进去了。结果直到有一天,神就光照我了。

我现在每天睡之前我都会做半个小时的一个很深入的祷告,我觉得每天都会对主有期待,你得祷告求助主,就是很多要求。结果就上个星期的某一天,有一天晚上我开始在做祷告,就觉得今天我没有什麽特别的要求。然後就赞美主这种祷告,那赞美主以後我就说些什麽呢?我就想了半天我说主啊,我说请你光照的那些因而未现的缺口,还有什麽不符合你心意的东西,你要来对我们说,然後因为之前我就是经常做祷告之後,就每天晚上就会有梦。然後我就知道有些梦是很特别的,是有神的话语得。然後这次我就主啊,你一定就要让我们的就是让我是真的晓得,我还有什麽地方需要被改进,然後我就睡觉了。

我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异梦,然後我就梦到就是说我开车去上学,开车去上学的路上,我经过平时我一定会经过的一条路,然後因为我们家出去的那条路上面有一块是,因为我们家住的靠北边一点,所以那条路的有一小段是那种旷野一样的地方,因为还没有开放。然後我的异梦里面就是我经过这个地方,我们就看见一个罗马的祭坛在我们右手边。然後那个祭坛里面就是,我远远的就已经能够看到那个祭坛里面,就是那种白色的那种半圆形的罗马的祭坛,罗马柱。然後我就看到好像里面有一个个的天使挂在那个柱子上面,然後开车经过那里的时候,就有一种很莫名的吸引力想要让我进去。然後我心里就说我不想进,因为我心里毛毛的,我说那是什麽东西,我就好紧张,然後突然之间就是一个天使,他有点像那种日本的晴天娃娃的造型,只是他多了一对翅膀和头上有个小光环,然後他就跳到我上空,我在开车。他就吸引我说你要进去,我就说我不要,因为我觉得很很莫名的恐慌,我就不要,然後我就在抢夺我们的那个方向盘,然後就是好像他有那磁力非要把我吸进去,我说不要,然後我就跑了。

跑了以後又出现第二个也是同样情况,然後第三个,而且更严重是三个就是连成一条直线出现在我的上空,让我进去,我就好紧张好恐怖,然後说不要。就像日本鬼片一样那种恐惧。然後结果我最後就是不行,我要开车,我要去上课,不要进去,我就冲。然後在我冲上去的那个路上,就是每一个红绿灯就变了,就变成一个小天使,就是一定要让我右转进去,我就不要,最後死也不要了,然後就到学校了。到了学校以後就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了,和老师交流完了,作业交了,我就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我又经过这个地方,这次我就真的很控制不住,因为那个力量很强大的。那个天使说你要进去看一眼,然後我就真受不了,我就左拐进去看。我一上去那个祭坛就看见它的地上有个像星盘一样的,那种像头投影一样的射在在这个祭坛的中央。然後进去以後我觉得好恐怖,因为那种感觉不是来自於神的的,因为没有一点的喜乐,尽是恐慌和压抑,然後那些天使就围着我,然後真的就很有压力。然後最後我在梦里面已经压力到最後受不了了。我觉得虽然他是天使的外表,但是其实我在梦里就感觉到他的背後是有黑暗权势的,是有邪灵来控制我的。然後我就受不了,就是这样一个梦。

我梦醒了以後压力很大,包括就是因为那个梦真的很清晰。然後我当我醒来以後,我就真的是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去祷告来平复我的信。我醒来以後我的心都依然这麽紧张,就是可见这个梦有多可怕。然後到白天以後,我就觉得说神有什麽话语要告诉我。我就不行了,我就按耐不住,我就打电话给了Elizy. 然後她就跟我分享是说,其实像那个罗马的祭坛,它就是外邦人的东西,它不是来自神的。而通过神对光照来说的话,就是这个东西它是不好的,是神要让我在属灵里面一定要弃绝它的,一定要和他砍断连接。原来导师,弟兄姐妹,任何人跟我说这些东西是不好的,我就不以为意,然後就觉得说我也没有去算了。可是现在网络很发达,你每天一开手机那个微信有推十二星座最全的,我还是会按耐不住去看它。虽然我已经不会主动去看,但是如果有push的消息出来,我还是会忍不住点进去看。但是我不知道这样子已经就是被辖制捆绑了。因为这是异梦,真的我很感谢神对我的一个警醒。

我就觉得灵的死亡比肉体的死亡更可怕,这个圣经上有说,我就说我不要,我就真的就是做了几天的这种悔改和砍断祷告。我感谢神的光照,因为他不是说是你的爸爸妈妈,你职场的同事,你的弟兄姐妹来给你说,而是他真的用他自己的言语来让我们明白,就他因着爱我,他就要管教我。我就很感动,因为我真的是觉得说,像新约里面以弗所书里有说过,就是说到光了就是能够将隐藏之事显明出来的,就叫做光。而且像我们经常祷告也说求主光照的这些因而未现的破口。 然後我就感觉到了,如果说我的生命里面,这是其中的一个部分,当然我可能还有这样那样的需要改进的地方,我只是通过这个见证来说,就是说如果没有神的光照的话,後果会多严重,严重到我的灵里会死亡。

然後我就还有一个小小感悟就是,因为我才信主一年多,所以说成为基督徒只是生活的开始,并不是说我受洗成基督徒了,我就完成了,并不是的,而是我麽真的要每天不断的去追求神,你花时间去清近神,然後神真的就会亲自的把话挂带下给你。真的感觉到你与神越亲近的话,你就越能看到亮光,然後真的就会越谦卑越知罪。因为我真的感觉到的就是,当我的心意开始更新的时候,我的灵命就会开始成长。然後这样子一见到神的话,你就会看到自己了很多不好的地方。然後我就觉得说我不敢再走自己的路,而是要学会顺服,聆听神的话。我觉得就是越是这样子战战兢兢的话,我就不会去依靠自己,我就要去追求神。因为我只有活在神的光中,我才不会在黑暗中行走。

感谢主。那她其实讲到一个重点就是我们首先要跟神建立那个关系,没有那个关系的话,我们其实很难去分辨。那我们今天讲的认识欺骗里面讲到两种情况,一种是容易分辨的欺骗,一种的不容易分辨的欺骗。其实这个界定是因人而异的。通常我们教会里面都会教导说分辨邪灵和撒但的声音,自己的声音和神的声音。原则很简单,第一个就是说人的声音和自我的声音都是分析性的丶理性的,这个我们容易分辨。就像在路加福音16章里面讲到那个管家心里说,主人使我不用我再做管家。那我将来要做什麽呢?我是要锄地还是讨饭呢?这是分析性的心理活动,所以这理性的。

那撒但和邪灵的声音我们都晓得是说谎的,欺骗单,它的目的是企图使人犯罪离开神的。那它是负面的丶破坏的丶压迫的丶恐惧的丶控告的丶违反神本性的丶违反神话语的。比如说在约伯记里,伯2:4-5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你。」 这是撒但对神说的,对耶和华说的,这样来对约伯,他就离弃你了,这是控告。这都是非常明显的,它的果子我们也知道说是带来害怕丶惧怕丶强迫丶愤怒无比丶忧虑丶恐惧丶自我膨胀。所以当我们人听到有负面话语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分辨那个果子,这是很容易分辨的。前提是你已经有正确的合神心意的想法。并不是每一个人对事件的解释一定要乎神的心意。比如说,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去学钢琴课,有问题,因为他有什麽期待。他把自己的期待加到孩子的身上,他并没有说是神让我的孩子去学钢琴,而是我想让我的孩子学钢琴,所以你看到很容易并不是每一个想法都合乎神的心意。关键是人很容易进入到一个自己的信念系统里。

以前我们分享过这个部分,在伊甸园里面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亚当夏娃犯罪以後的做的第一件事是眼睛开始明亮了,我能分辨善恶了,我拥有善恶的能力,然後就开始看到他们身上没有穿衣服这个事实了。结果是他们没有办法再用神人的眼光去看他们没有穿衣服这个事实,反而去用自己的眼光看那个事实是我没有穿衣服。亚当和夏娃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我没有穿衣服,我有问题了,然後羞耻感就出来了。我羞耻感出来以後做第一件事是遮盖,用叶子做衣服。所以人的行为因着那个信念系统被仇敌改变了。我接纳了仇敌的观念,我有问题了,因为我没有穿衣服。结果用叶子当衣服以後,听到耶和华的声音赶快做一件事情-藏起来。为什麽还要藏起来?免得神拒绝我。为什麽他会这麽想的,因为他觉得神是要来惩罚他,那麽所以他的这个自己形成的一套的信念系统,导致他选择躲起来,然後用他自己的故事,他背後有一个故事来解释整个事件,解释这个事件,解释这个外在的环境,然後把这个解释当成真理吃进去。 把真理吃到里面就带来同意的力量。

当我同意那套信念系统以後,我就会用我受伤的眼光来看待我周围的人和事。所以我们常常遇到我们人和人之间的矛盾是什麽?我不是这麽想的,为什麽他会想我,我根本没那个意思,为什麽他表现出来就是那个意思。当我们说这个意思那个意思首是我们背後有一套信念系统,这套信念系统不一定合神的心意。当亚当夏娃选择躲起来的时候,他们就选择了拒绝造他们的主。所以我们看到说世人在得罪神的时候,是活在怎样一个信念系统里,又是活在一个怎样的自己对自己的看法里面。所以箴言书讲,箴23:7a 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当我们活在这种状况里面,仇敌就可以借着罪来改变我们的心,原来仇敌改变人是用这种方法,很聪明吧,就是改变你,把信念能加到你的里面,然後你把它吃进去,吃进去以後,他就可以改变你跟人的关系和你跟神的关系。如果我们不能照着神本来创造我们的样子来看待我们自己,甚至看待神和看待我们的生命的时候,你知道我们结果是我们不能活在神给我们丰盛的生命里面去。

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当中接受到这一套的欺骗的信念系统里面,他们就活在一个羞耻感的身份认同里。把这个观点接受到我们的里面,我们就来用这种方式来看待我们自己,最终来看待发生在我们周围里的事情。以至於我们可以编造那一套谎言的系统来处理问题。当你看问题是用这样子一个系统来看待的时候,你就会用你的方式来解释那件事,然後再做出一个行为决定来,去处理这个事情。所以我们有时候看见一些事情,我们没办法去理解,比如这事情很简单的,为什麽这个人做出这样子的反应。然後带来这样破坏性的结果,就是因为相信那一套欺骗的信念系统。我们就没有办法享受天父在创世以前拣选我们,要我们领受的生命,甚至是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因着救赎带给我们丰盛的生命,我们无法享受到。

尽管救恩已经来到我们的里面,可是我们仍然活在仇敌的谎言之下。我这里并不是说耶稣基督不能救赎我们这些,而是你不要忘记救赎涵盖医治和进入丰盛的生命里,不单单只是救恩,是这个是涵盖了医治,耶稣基督的鞭伤使我们得医治,这是十字架完成的重要的意义是希望我们能够进入那个丰盛的生命。所以我们可以选择,第一接受救恩,接受耶稣基督的医治,进入丰盛里。第二接受救恩,但我们仍然可以选择活在仇敌的谎言系统当中,仍旧相信他给我的这套谎言,然後我们可以告诉神说,主我很好的,我现在没有问题,谢谢你,我没有什麽问题,我没问题,我很好。别人有问题,另一个人有问题,他需要来医治;这个人有问题,他也需要来医治,我不需要因为我很好。我们常常会碰到这种情况。

我想讲讲核心身份,形成自我的错误形象以後,基本上有三种情况。第一种,当这种谎言系统进到我们里面时候,我们的人自然就会形成各种不同的自我形象,就是自己的这个外表就是,我怎麽样用我这个方式来对待别人。基本上有成功型的,就是我是个很能干的人,我是个属灵的人,我是无可指责得人,我不能出丑的,我做什麽我都要超过别人的标准,如果我做不到,我会觉得丢脸。我达不到别人的期待,别人就不会接纳我,甚至上帝也不会接纳我。这是常见的第一种人在教会里有,很强悍的人,很强大,什麽都能干。因为我只有能干的时候别人才可以接纳我,这样他会是开心果,他很受欢迎。不过那是个表面,当他回到家以後他是不一样的。靠自己的装出来的,最後会精力耗尽。那麽常常这样子人,他的表面性形象会告诉你说我很好,我跟神的关系很好。你们不要来碰我,我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种自我形象的人,我们常常是教会里面看到就是拒绝,自我的拒绝。这样子情况的人就是我不相信我的获得任何成功。他认为对人他是退缩的,有隔离的,常常是不给你添麻烦的,我也是忍气吞声的,安静而且我不愿意和你沟通。为什麽他不愿意开口,因为我可以不用说漏嘴,以防你知道我生命的问题,以防你知道我有问题。这种情况常常他不相信他可以得着爱,所以你不要接近我,我也要离神远一点,以防你看见我背後的真面目。如果别人给他恩惠的,他不一定愿意接受的,因为如果我接受了你的恩惠,万一以後你知道我是怎样一个真面目的人,我就会更惨了,因为我不想看到我的真相被揭露出来。

还有一种就是愤怒型的人,在年轻人身上最容易看见。愤怒型的是你别烦我,我很叛逆,我带有侵略性,愤怒是需要出口的,所以在人和人的关系当中,他要麽会自虐,要麽会虐待别人。反正他的想法我再如何努力,反正你们都不会爱我,你们都是骗我的,因为我达不到别人标准,永远做不到。那麽这种情况的人,他的愤怒就会表现在你敢碰我吗我很强大哦。我用愤怒来表达对人的接纳。我们可以看见说我再如何努力,反正你都不会接纳我,这是第三种情形。

我们大约能看到这些情形的人群众在教会里面出现,那麽这些表面的现象其实都是因着是生命里受伤,而且没有得着医治,没有从神那里领受医治,所以才有这些情况和类型的人出现在教会里。而且他们需要被医治。因此哥林多後书讲到说神要将人所有心意夺回,顺服基督。【林後10:5】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 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心意是心里产生的意念,他要完全的夺回。人的心意和意念都要归回到耶稣基督的宝座前,意思是你要合神心意。这是讲到我们查验的时候,其实这种是属於比较容易分辨的欺骗。我看到这个人我就知道,你看到很愤怒,谁都很叛逆,知道了他生命有问题,他需要医治。那这些都是很容易知道的,那麽我们也知道说仇敌常常就是借着这样子的人和事情来说出那些欺骗和谎言。神说我们信徒是能分辨神的声音,刚才我们提到了自己的声音,仇敌的声音,还有神的声音。在约翰福音10章3-5节,3 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领出来。4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 5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

所以神的声音是不效法这个世界的,是善良丶纯全丶可喜爱的。 那麽他是带给我们安慰丶造就丶劝勉的。在哥林多前书14章说你们做先知讲道的,对人说要造就丶安慰丶劝勉人。林前14:3但作先知讲道的,是对人说,要造就丶安慰丶劝勉人。 那麽还有神对声音是可试验的,在约翰一书4章1节,约壹4:1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於 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所以我们看到神的声音,从果实可以辨别,就是他带着信心,带着能力,带着平安,带着好果子,带着知识和谦卑,带着顺服。那麽我们看见这些是容易分辨的欺骗。我们来看一下不容易分辨的欺骗。那麽我们不容易分辨欺骗里面,最大的欺骗你们知道是什麽,就是说我以为欺骗的内容都是假的,假定每一句话都是假的。

如果我们所释放出来的东西有真理,你对真理的部分你会放下你的戒心。预先假设如果是个容易分辨欺骗的话,我很容易会看出来的。我已经有假设的,这个欺骗应该是很容易就被分辨出来的。最难的是你对谎言有一个预设立场,开始没有戒心,当要查验的时候是我们的眼睛没有看见的那个部分。特别是当一个恩膏或预言发生的时候,你当要查验的不是从表面,而是看隐藏的部分。我们在事工里面,我们常常强调的是人与神那个属灵的关系,你要行在灵里与神相交的关系。当你跟神的关系越好,你的生命被医治,你行在医治当中,你的灵就会越来越敏锐,越来越明白。当你无法从表面来分辨任何恩膏的时候,圣灵就来帮助我们分辨。所以我们常常在事工里面我们鼓励每一个人用两样东西来鉴别。第一个圣经。第二个是神的灵来查验那个教导,因为我们常常会有一个最大的假设就是,有名的牧者的教导或者教是不会欺骗我的。

那记不记得王上13章,有一个老先知和年轻先知的故事,老先生吩咐儿子们,你们为我备驴,他去追一个神人,那是个年轻的先知。到了那个橡树下他就说你同我回家吃饭,结果那个神人说我不可同你去,也不可以从原路回来,不可以去吃饭喝水,因为耶和华有吩咐我说,你在那里不可吃饭喝水,也不可从你去的原路回来。也就是说,神有没有跟这个人讲话,有,神有跟他讲话,可是那个老先知对他说你知不知道我也很有名,我也是个先知。和你一样我有天使奉耶和华的命对我说,你去把他带回你的家,叫他吃饭喝水,可是实际上是老先知咋哄他。我们不晓得老先知为什麽要这麽做,或许我们再往下查能知道原因,但是我们这里有个很明显的描述是神已经对於你讲话了,你却放弃神灵在你里面的工作。这就是最大的一个假设,就是有名的牧者的教导不会欺骗我。所以分辨,单单是认识欺骗,这并不是很容易讲的课题。

我有一样东西要给大家看。你们大家分辨一下这里面有哪一张是假的钞票。我记得应该很容易分辨,每组只有4张钞票而已。他们不是同一个国家的货币。 有人发现哪一张是假的吗?因为这些货币你们不熟悉,如果拿加币来,你们很容易分辨出来。我告诉你们答案,这里面的币都是真的。你们看见我预设了一个立场,我刚才说都一样。所以当你知道什麽是真的,你才能分辨什麽是假的。真钞和假钞的区别就是首先你要认识真钞,才能分辨假钞。所以在银行里面工作人他们首先是要训练什麽是真的,才能知道摸起来哪一张是假的。为什麽他们要这麽训练,而不是说先给他一堆假钞,在里面找一张真的,他就会很迷糊,因为他还没有见过真的。假的东西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麽问题,可是灵里你会觉得怪怪的。所以仿制假钞的人一定不会做一个1万块钱的假币,因为没有。所以最大的欺骗是你以为那个内容全都是假的,这是最大的欺骗。你以为欺骗内容都是假的,假定每一句话都是假的,可是实际上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并非如此。

我们今天教导的目的是希望我们将来有一天,哪怕在神差遣你往新的禾场去,或因着需要你要离开这里,离开其他地方,你可以活在神的灵的里面,而不是用你的魂去认识神。越来越少的用魂去建立你跟神的关系,而是要用灵来建立你跟神的关系,这样你服侍人的时候是用你的灵,不是用你的意志,思想和情感,我教你怎麽做,这个是怎麽样子那个是怎麽样。我们从神领受越多的真理,领受越多从灵里来的丰盛的时候,当仇敌假冒这个丰盛的时候,我们的灵可以分辨出来了,你就会觉得不大对劲。就算看起来那个恩膏多大,有很多人来,可是你的灵里就会告诉你这个不对劲。这个不是因为我魂辨别出来了,我辨别不出来,因为我眼睛看得到的没有问题。可是我的里面却知道,那是因着我跟神的那个关系,使得神的灵在我里面让我分辨出来,那个东西有问题。

我记得以前我们曾经去有一个地方去接受别人的服侍,我们被服侍以後有一个特点,当我回来以後我们几个同工都同时做淫乱的梦,很奇怪的。第二天大家坐下来分享的时候,我们都做同样淫乱的梦。我们就开始检讨自己,第一个先要看自己是不是有问题,就是看自己有问题说,神啊,是不是我们没有悔改,然後在这部分我们是不是有看黄色的DVD或者怎样,我都还是悔改,可是发现了没有。当我们发现没有的时候,我们就做一件事情到神的面前去寻求答案。主,为什麽,这是不合常理的,因为我们都觉得怪怪的,可是又说不出怪在哪里。那天晚上神就让我看见那个人按手在我身上,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说主我知道了,神就用一件事起来管教我。

当这件管教的事情发生在我生命里面,我马上会警醒了,我就知道说,主啊,我没有来分辨。那所以在我们接受服侍的时候,我教你们一个聪明的做法,那是从神那里学到的。若是没有办法去知道这个人的生命和情况,因为我们知道按手的时候会传递,包括除了传递恩膏以外,还会传递个人生命的问题。如果这个人没有在服侍前做洁净的工作,那就会传递这些东西出来。那这个情况怎麽办呢?所以当我们去那里接受这个部分的时候,如果你当下觉得不舒服,不愿意接受他的服侍,你是可以跟他讲说对不起,我不觉得你可以为我按手,这是第一个直接的说法。第二个,有些人觉得不好意思,我就带着一个祷告,主啊,求你宝血来隔断这样的传递。如果这个传递的膏油不是从神你来的,我只要从你而来,凡不从你而来的,你来帮我做这个保护。在这样的祷告在属灵里面是会真实发生的,不是虚假的。有一些同工他们眼睛看的到的,属灵眼睛是打开的,他们就会看到在这样的祷告出现的时候,一个血线就立起来了。

我曾经有一件事情,全球一个非常有名的布道家,当时要来多伦多,那一天的聚会大概是3000多人。你知道那天晚上,我们很早就知道他要来,然後我们就很兴奋,我跟我的同工讲我要去。结果那天晚上祷告的时候,神的灵就跟我讲说你不可以去,我心里很难。我说天哪,他那麽久才来一次,好不容易有这样子一个大型的聚会,有谁不想去领受那个膏油?我们知道恩膏也是神自己本身,那时候我很想去,可是我跟我们同工讲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自己就是很不服,我觉得跟神说这个太难得了,我一定要去。其实我已经晚上我已经听到主说你不可以去,他不让我去,我同工後来也知道这个事情,我还是跟我同工去了,结果那天没有讲员,讲员出现不了,没来。因为主跟我说,你不可以去,可是我执意要去,可是神却要保守我们,那天就不让他出现。你知道那个事件,我也很感谢主。後来我们知道说就是在那个当下这个人发生了很大的问题,可是我们却不知道,我们当下是不知道的,後来我们知道了。在生命当中有很大的问题。那麽神透过这样的方式来让我们明白说,你要建立的是跟他的关系,而不是建立的是跟人的那个关系。是透过神使我们明白。我们今天就分享到这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