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祷者培训-分辨与查验 (二)-名(无名氏)

我们谈到说有容易分辨的欺骗和不容易分辨欺骗,这个界定其实是因人而异的。 那我们上次提到如何区分撒旦的声音,自己的声音和神的声音。上次提到不容易分辨的欺骗里面的其中第一个部分就是,我们以为欺骗的内容都是假的,假定每一句话都是假的。所以如果释放的东西里面当中有真理的话,我们开始对真理的部分就会放下戒心,预先会假设。我们要查验的时候,是我们眼睛没有看见的部分。当一个恩膏或预言发生的时候,不是看他的表面,而是看他所隐藏的部分。

那我们这一次接下来讲另一个不容易分辨欺骗就是,如果我学习分辨的知识,我就一定能分辨。我们假定我们学习了分辨的知识,我就能分辨了。事实是我们上一堂课已经提到过了,分辨依靠两个东西,第一个是依靠我们跟神之间的关系。第二个是和神的真理,这两个部分是要结合在一起。如果我们活在神的灵里面,意味着我们要对神有很大的信任感。那时候不是依靠你的逻辑,也不是依靠的知识或依靠你以往所有的经验,而是依靠你对神对神的信任,在灵里面的信任,依靠上帝带给你的能力。其实我不记得我有没有举过一个例子,但是我记得我们上了两个礼拜去参加一个团体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在一个车上,当时GPS坏掉,那个时候,变成只有一个人会路,那个贿赂的人就坐在後面,他就用声音来导航,就意味着你不能再依靠你所熟悉的方式,熟悉的方法。 就意味着你要信任的那个声音,这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难做得到的。

我记得好像举过这个例子,我认为我自己信任神,我认为对他没有什麽不信任,可是有一件事情神就让我发现我原来没有信任他。那时候我丢了一个项炼,我喜欢的,丢了蛮长的一段时间的。我很想找到它我也祷告。在大概一个月以後有一天,我从教会那边过来,走到Kennedy和Finch的时候,圣灵突然叫我向右转。那我的家是在Finch和Pharmacy一个直行的地方,可是突然听到圣灵的声音说你向右转,他说了三次。我就心里就问说我为什麽向右转,他说你向右转,那我说好啊,转就转。结果我往右边的路一转的时候,很奇怪,我远远的就看见整条路,去的车非常少,过来的车是完全没有的。那等我再往前行的时候,我发现前面远远的就有警车了,我觉得奇怪了,我说圣灵你叫我往前走你要干什麽。

那麽那个时候神就问我一句话,他说你信任我们。我自己就认为说我挺信任他的,他为什麽问我这句话你信任我们吗?可是我在开车的途中,看到了前面有警车,我不知道前面封路了,我在想说圣灵要带我去哪里,为什麽要带我去见警察呢,为什麽往那个方向,里面就有很多的怀疑,其实那个怀疑就是我对他不信任,我好几次想掉头离开。可是神的声音就催逼我往前走,一直走到快到前面的时候,他突然间跟我讲说,你不是要找你的项炼吗,我带你来。我觉得说神啊,你会带我去找警察吧。结果等我到了前面的路,是那段路封了。我就在一天教会的门口,神就跟我说你到那个教会里去。那个时候我就想说,你叫我到那个教会里去,我的项炼会在那里,一个月前丢的。

然後我就进去了,进去以後,很清楚的他说你到 basement(地下室),我就下了basement, 那个时候是空的,什麽任也没有,只有一张很大的桌子。这个桌子上我记得非常清楚完全是空的。然後我就想起神说我的项炼在那里,我就开始找,找了五遍过我记得,因为那个地方很清楚,一眼就能看到一个大桌子,剩下的东西都是空的。我就找,找了没有,没有的时候我就想,我听错神的声音了,我肯定今天不知道自己干什麽,我就想离开。当我要离开的时候,圣灵突然跟我讲说你闭上眼睛往前走5步,我闭上眼睛走5步。在那个时候神又问我一句你信任我吗。我就想到说我现在才发现我里面对他不信任。所以我就顺服了,闭上了眼睛走5步,其实我不知道我往前走会走到哪里去,可是我就走了5步,很奇怪,我自己一个人傻傻的做这样的动作,可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非常的奇妙,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见。

但这段经历让我不能够忘记。当我打开眼睛的时候,在那张空无一物的桌子的正中间就放着那个项炼。我觉得说天哪,我才相信神可以从无变有。这是我的一个经历。我以前很难去理解什麽叫从无变有,可是我那天经历了,我看见这个奇迹。所以从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内心没有信任过神。什麽叫信任,就是你完全把你自己交给他。也就意味着你没有你的意思,没有你的想法,没有你的念头,他叫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我以为我学习了分辨知识我就能分辨,可是当仇敌借着各样表面上看起来好的事情,使用表面上荣神益人的事情来做事的时候,如果你里面有跟神之间的那个关系和神的真理,你的里面就开始被神保护起来,你一定会觉察到某些事情不对劲。

特别是在末後这个时代,神会兴起这样一批人来,就是行在神的灵和神的话语当中的。你要知道我们末後会遇到一个大迷惑,我们都在圣经里面读的。那个大迷惑就是说有敌基督要来,有假先知要来,是从真先知里出来,从来没有想过的。不是他一开始就是假的,他是从真先知里出来的,所以将来我们很难去分辨预言和恩膏从神来,除非你自己跟神有那个关系,你也对神的真理认识。

基督徒对於欺骗常常有三个错误的假设。第一个,上帝一定会使我们免於受骗,听起来这个话好像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当有特会开始的时候,这麽多人去,那一定就是对的。当你愿意被神保护的时候,神是一定保护你,但是前提是你真的愿意被神保护吗?你信任他的程度吗?其实我们人喜欢走在神的保护之外。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怎麽能期待人神来保护一个正在使用自由意志的人。什麽叫正在使用你的自由意志,什麽是走在神的保护之外呢,其实就是行在神旨意之外的人。

做一点点解释,我们目前的这个空间叫物质界,我看得见你,你看得见我,我摸得着你,你摸得着我。可是神的国和黑暗的国度,是在我们现在的领域之外的一个属灵的空间,我们现在讲灵界和物质界的区别。有些异端在灵界里的运作看起来比教会更加成功,如果你们在外面接触过异端,接触过其他那些拜偶像的人,或者是接触过撒但教,或接触骷髅教这些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在灵界里的运作比较更成功,因为他们比我们更了解这个看不见的领域的运作。那我们都知道神的国和黑暗的国彼此对立,然而他们不在我们这个肉眼的世界里运作,他们在我们看不见的另外一个领域之外而运作。

但是这个领域里面发生的事情影响到我们现在所处的领域。这就是为什麽很多人说我们有属灵争战。我们除了受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物质界的影响之外,我们还受这个领域之外,属灵的领域的影响,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当然教会还在争执是否存在这样领域的时候,新世纪和异端早在这个领域里面运作很久了。可是他们用非法的手段,踏进本来属於教会的这个领域里。你要进到这样子一个领域的关键和权柄是什麽,我们都很想进到这个领域去。可是他有一个关键和权柄,就是你要首先第一个,我们知道在看不见的领域里面,刚才提到两国在里面,一个是神的国,一个是黑暗的国度。

所以你进去的时候,只有两个军队,一个是天使军团一个是撒但的军团,你以为有第三方吗,没有。所以只有黑和白。那你作为人要进到这个领域去的时候,关键是你得有圣旨,就是你要明白和知道神的旨意是什麽,你要拿着神的圣旨进去。你没有这个东西,你进去以後你会怎样,天使会看到说你有神的旨意吗?仇敌会说来了一只肥羊,他没有在神保护之下的肥羊。当我们拿着神的旨意进到这个属灵的空间里面去,第一个我们进去之前,我们先要知道神要我做什麽,然後我就能同意他要我做的事。当神将他的心意和旨意向我开啓以後,或者是透过我的领受,或者是通过异象或者是透过异梦,或者透过先知性的预言知道他要我在这个领域里做什麽,就才能同意神的作为,我就愿意同意,愿意和神对焦和同意。那麽因着这个啓示性的显明,一个合约在属灵里就产生了,那个叫做同意的合约。因着这个合约,我们才有能力和权柄的进入到这个看不见的领域里面去,而且可以将这个领域里面的世界带动现实的世界来。这就是圣经讲的【来11: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意思是说我还没有看见,我就知道有。所以我是把未来带到现实里来,我把神的旨意带进来的时候,我是透过这样子的方式来将那个事件从属灵的领域带到现今的环境来的。

第二个进入这个领域另外一个关键,就是我们一直在讲的,你跟神之间的关系。如果你跟神的关系不是在成长当中,你根本不可能很清楚的从神得着领受。如果我不知道神要我做什麽,你会带着什麽东西进去,第一个你会带着无知,第二个你会带着你想要的结果进入到属灵的领域。我没有听清楚神的声音,而且我想要的又和神想要的相互违背的时候,也就是说我带着我自己的渴望,甚至带着我的自己的祷告和代求,把我想要的东西从看不见的那个领域,硬要到我现在的这个物质的领域里面,其实你跟神在对抗。所以我们常常看到有一些人,尽管在祷告,我求这个我求那个,他把他想要的渴望的东西,或者他想要的东西抓在手里,可是结果,他会什麽也发生不了,就是因为我们任意让你自己先祷告,而不是任意让自己先和神有那个关系。所以与神的关系是带来神的开啓的关键,透过这样的开啓,神就会将他的策略显给我们。

我刚才讲的事件我可以举个例子,打个比方,我想要成为钢琴家,这是我想要的,我想要成为钢琴家好不好,好,我可能将来很出名,然後我赚很的多钱,我可能将来因为我赚钱,我奉献给教会我还可以建堂,多好啊。可是假设神在你旨意你的心意里面的是要你成为医生,你知道会出现什麽状况吗,从此你的拉锯战就开始了,神会想办法把你带入到他要给你的命定里去,可是你自己却要把你自己带到你想要的环境里去,所以那个拉锯战就开始。所以几十年以後,很多人都後悔说,我当时要知道神让我嫁给这个人,我顺服不就完事了,我何必还拖了那麽多年的时间。我们常常事工里面有很多人来找我们祷告,说要找男朋友。我记得有一个政府公务员,她跟我讲说她10年了,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我就问她,你想要什麽样子男朋友,她就告诉我她的条件。那我说你知道神会配给你谁吗?那我说你还想等候20年,之後你才找到那个配偶吗?所以我们看到说回顾我们的一生,我们有多少是行走在神的旨意之外的事情。我们考思考一下我们这一生到底有多少行走在神的旨意之外。

那当你知道什麽是从神来的那种领受,你常常在那个的部分操练的时候,当仇敌来的时候你就能分辨什麽是假的,否则你很难分辨。 我们之前分享我真钞和假钞的区别,那如果我们一辈子都在研究那个假的钞票,我从来没有见过真的,如果我们一辈子都在研究仇敌的那个谎言,一辈子停留在仇敌的工作上,那你永远不知道什麽是真的。尽管当仇敌来的时候,你依然没有办法来分辨,因为你手里那个范本就是假的。我们常常看见有许多人,把自己的眼目定焦在仇敌的谎言里,我们许多人把那个眼目常常定睛在仇敌给他的谎言里。所以如果你常常是如此的话,你就会很难来分辨,因为你已经熟悉那个谎言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个人如果有许多的负面思想,负面的话语的,你要教导他把眼目定睛在神的身上,因为他需要这里,因为他需要什麽是真的,他需要的不是常常听到什麽是假的。

那真的范本又透过什麽得来呢?我们都知道透过,依靠跟神的关系和神的真理,就是神的话语。我举个例子,我记得有一次有个人来,他做了一个梦,来问我,梦见两个人怀孕,他说是什麽意思?那一个人怀孕天色明朗,那另外一个人也怀孕,可是我听完他讲以後,我就跟他讲了说,第一个人怀孕是因为神要给他一个事工或者一个小组,他会成为一个领袖。可是第二个人怀孕是因为私欲怀了胎生出罪来。大家觉得很奇怪为什麽两个人怀孕你的解释不一样。我说不是我的解释,我根本没解释。我们当中有一个同工就经历这样的事情,他说有一天他们这对夫妇给我打电话, 他告诉我说,他们知道有另外一个国家的一个姐妹,做了关於他们的梦,说看到一件事情,他们到一个教室去上课,那有一个2岁的孩子,於是他们就教那个小孩儿唱歌。那个小孩子唱不出来,原来一看这是个又聋又哑的孩子。他怎麽努力教他唱歌,因为他看不见也听不到,所以都没有用。他们就不明白,但是他又知道这个梦来自另外一个国家,所以他们心里面想知道这个是什麽意思,於是他们就过来了问我。

我听完以後直接告诉他,我说他来讲有一间教会叫做某教会,然後他们要邀请你们到这间教会去做带领敬拜团的服事。可是以前这群做敬拜的人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因为他们眼睛没有被打开,耳朵没有被打开。他们就说你怎麽知道什麽教会竟然把名字都说出来,他说你又是怎麽知道这个是讲敬拜团的事情,他说我们确实被这间教会邀请去带领他们的敬拜团,他说这个事情你是怎麽知道的?我就告诉他说我根本不知道,是因为当你们在分享的时候神直接就说话了。我并没有知道这个事,而是从神那里听他的声音,所以我们是作为一个管道而已。神透过这个管道流出去。你就知道说我自己本身没有那个能力,我们只是个器皿。所以器皿做的事情就是倒空你自己,没有你自己,你还要用好学习信任神。

还有一个问题就讲到说以赛亚书66章2-4节,2耶和华说:「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丶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虚心」原文作「贫穷」)。3假冒为善的宰牛,好像杀人,献羊羔,好像打折狗项,献供物,好像献猪血,烧乳香,好像称颂偶像。这等人拣选自己的道路,心里喜悦行可憎恶的事。4我也必拣选迷惑他们的事,使他们所惧怕的临到他们。因为我呼唤,无人答应;我说话,他们不听从,反倒行我眼中看为恶的,拣选我所不喜悦的。」你们有没有看过这个经文,你看过这个经文的时候你有没有提出疑问。说神,你为什麽会拣选使人迷惑的事情。神不是都爱我们的,神不是都保护我们的吗?可是当认为说我们一定会免於受骗的吗?可是为什麽这里面在以赛亚书讲说上帝会拣选迷惑人的事情。他说了一个原因,因为是人心里喜悦可憎恶的事。之所以上帝看假冒为善的宰牛好像杀人,为什麽?献祭不是出於对神的爱心和真诚,而是因为要做给别人看的缘故。这个事情在上帝眼中成为可憎恶的。

所以上帝就宣称说他要拣选迷惑人的事。我们就要想一想说神不是只是降下福给我们嘛,为什麽会拣选迷惑人的事呢?换句话来说就是,不义的,神仍旧叫他不义,丑陋的仍旧叫他丑陋,贪婪的仍旧叫他贪婪,妒忌的仍旧叫他妒忌,背後说人的仍旧叫他背後说人,什麽意思? 就是神不阻挡人放纵肉体情欲,而是任凭你去做,任凭你那些愿意放纵肉体情欲的人去成心理情绪性污垢的事情,任凭他们放纵可耻的事,故此,神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晃。所以当神任凭人做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就常常行在神的保护之外了。

所以神给那些不信真理喜欢不义的人受迷惑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就像浪子对他的父亲说我要走,我要离开这个家,你把财产给我。出乎意料的是父亲没有拦阻他,父亲就让他走了,没有硬把他留下来。可是後来儿子要回头的时候,父亲就欢欢喜喜的迎接他。而在儿子离家的时候还是任凭他离开。那我们刚才讲到我们如果是行走在神的保护之外,我们当然就分辨不出欺骗了。

第二个是我们认为欺骗很容易辨认的出来,如果我们里面仍旧有许多没有被神纠正过来的错误观念的时候,我们不容易分辨出是欺骗的,是说当神在十字架上被钉死的时候,两件事情成就了,第一件救赎,第二件医治,他的鞭伤使我们得医治,因着他死在十字架上,他使我们的生命因着被医治而进入到一个丰盛的境地里去。所以医治是让你的生命更丰盛,目的是要祝福你自己,祝福你周围的人。当我们越多的被医治和光照,我们里面越多的错误就要被纠正过来,才知道什麽是真的,什麽是假的。

可如果我的里面还是有错误的观念,我还是会用那个模式那个信念系统来解决问题。我遇到过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去医院服侍病人的时候,很多教会派去服侍的姐妹自己本身有很大的问题,我并不是说这样子不好,可是你们看到那个辅导的结果,因为这个姐妹有自杀的念头,她自己有很多错误的观念,生命没有被医治,所以她去服侍一个垂危的病人的时候,等我们去的时候就发现这个病人一会儿想活一会儿想死。因为服侍他的人自己本身就常常有自杀的倾向和念头,她已经开放她的门,让这些错误的观念来影响她的生命。所以当我们生命里面没有接受神的灵在我们里面的医治工作的时候,我们会讲真理拒绝在门外。你怎麽来分辨什麽是欺骗,什麽是真理?就像你们没有吃过人参果的人,他来教导你如何分辨真的或者假的人参果,你会觉得很可笑,可是我们常常就接受进来了。

如果有个人今天站在讲台上告诉你,西瓜是三角形的,而且西瓜里面的是白色,苦的,不能吃的,这个就是真理。可是我们常常就接纳了,没错,我们出去就告诉人家西瓜是三角形的,白色的,绝对不能吃。我问你们大家一个是非题,恩膏越大说明这人跟神的关系越密切,对吗?你要知道我们现在这个世代里面,越来越靠近末了的时候,越来越多有恩膏的彰显在教会里面,我们会看见许多神迹奇事。神迹奇事我们的知道是代表天国存在地上的一个证据,否则你怎麽叫神的手呢?这是这个世代的记号和流行,很多人看中它可以很快出名的事,所以这个世代重视恩膏。可是仇敌也会借假的仿冒的恩膏来欺骗你。

那麽恩膏是什麽?是礼物,英文叫gift,那gift不等於跟神的亲密程度。我们是要遵容神的恩膏,因为那个恩膏从神来,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麽有些人恩膏很多很强,有些人的很少。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至少有一条圣灵随己意来分配,所以你不要看那人恩膏大这人恩膏小。我们必须要接受一个事实,就是在罗马书11章29节说,罗11:29因为 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後悔的,意思是给了就很少收回去,除非你死了。所以记得扫罗王,就算在他犯罪以後他有没有恩膏,还有。那你要不要他的恩膏,可以要,因为他人有问题,可是那个恩膏的是神给的,没有问题。

那麽我们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神的恩赐和恩召从不後悔,圣灵随己意分给个人。 我们有些人虽然努力禁食,花费比别人更多的时间祷告,可是没有。可是当你失望的时候,你就要小心要对付你里面的比较。因为你比较认为神多爱那个人,少爱那个人,所以当这种事情出现的时候,我们自己首先需要被医治。我们每一个都有gift的,你不要以为你没有,他放了不同的恩赐在我们里面。神分赐是这样的恩赐给各位,目的是使我们能够完成神在我们生命里的呼召和我们做到天国里面神给我们的那个位分。神一定给足够的礼物,足够这样的恩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

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看见恩赐运作在常有问题的人身上,这是很多人向我讨论的问题,很有恩赐的人常常也很有问题。为什麽?因为运作他们恩赐的时候不是从神来的那个啓示和理解力来运作他们的恩赐。什麽意思呢?我在这里的意思不是说更多的恩赐不是更好的事情,不是。是一个人如果花他所有的时间就是为了建立他的恩赐,那麽他在恩赐被耗尽以後,他就会变得非常疲累,所以很多代祷者是在相当疲惫的情况之下。所以你要明白的是神的策略和花时间跟神的建立关系,而不是花时间使我们越来越有恩赐。 如果你的恩赐运作是在神许可下的时候,你就带来那个能力和平安,会使你的服事,你的事业甚至你教会的运作非常有果效。

见证分享:
感谢主,刚才Elizy分享到信任神,然後讲到顺服神的旨意,行走在神的旨意里面,我来讲一下我的失败的例子,给大家一个警惕。我被呼召来到Omega一开始是在文书部,刚开始我来到Omega的时候我并不清楚我自己被呼召是什麽样的位置,我只知道神呼召我来Omega是要我来帮助Elizy,要来做成神想要做的Omega的事工。那刚开始我不清楚,就一直在做,做很多负责网站和文书方面的工作,在这个位子上面我常常觉得很闷,因为我觉得很烦闷的。我就寻求神为什麽要把我放在这个位置,我就很慎重告诉神说我不喜欢,我觉得这个位置不能走在前面,不能看到先知性恩膏和神的大能的彰显,在工作是看不见的,是一直在默默的做一些文书的paper。我经历不到特别的神迹奇事,然後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工作实在是太闷了,一直在期待说我到底被呼召到Omega到底在什麽样的位置。

直到有一天我在听一篇讲道的时候,神就透过这篇讲道问了我一个问题,就问到说,如果有两条路让你选,一条是要走在非常的风光,人都看见你,然後神的恩膏很大;另外一条路是神要拿走一切所有的恩膏,什麽都没有,你要选哪一条路?讲道里面的例子那个牧者不知道他要选择那一条路, 但是他让神去决定哪一条最适合他自己,所以神就为他选择了第二条路。他本来他是一个鞋先知,後来他所有的恩膏都被拿走了。旁边的人都觉得他的恩膏怎麽都不见了,然後就是觉得他是一个假先知,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所有同工的离他而去。但是後来当他经历到这些,他明白原来神要让他经历一些生命的问题,以至於他後来的工作要从他身上彰显更多的大能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第二条路是对他有好处的。在那个同时,我感觉到神就好像在问我同样的问题。那我就愿意说那我选了第二条路,我选择相信神。

後来Elizy跑来说神要她问我一个问题,我说我知道你要问我什麽了,她说你怎麽知道,我说神也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决定选第二条路。当我回应的时候,我就开始做文书工作。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虽然脑袋知道我必须要选择第二条路来顺服,但是在去年一直到最近的时间,我一直在被神对付里面很深的一个不顺服和骄傲,很痛。因为你要信任神,你才可以顺服他,才可以走在神的心意里面。但是如果心里面没有谦卑的话,这些你就完全做不到。所以我在这段过程当中就一直在被神对付里面的骄傲,我才发现我真的很不顺服。那神是通过各样的环境让我看到我里面的软弱,首先让我发现我很在乎人的眼光和评价,特别对权柄人物的眼光丶态度和反应,常常会影响我。我没有办法控制对权柄有期待,我里面有个谎言就是我常常用工作表现来定义我的价值。当权力人物没有这样正面反应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受伤,我心里的期待没有被满足,特别是在这个位置上是和Elizy很接近的一个角色,从服事上是有碰撞的,对我来说很痛。

在碰撞过程中日积月累里面就会因为期待没有被满足,所以里面就会累计了一种愤怒,埋藏在里面,我自己都知道,一而再再而三。心里面又怕受伤,自我防卫机制就常常会啓动,这个就是一个骄傲。 因为会抵挡丶会不顺服丶会远离丶会退缩,会不想去行在神要我去做的事情里面。然後甚至我里面发出很多的控诉,就是说那些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就从我里面全部释放出来,我心里面就会很多受害者的情节。我为什麽都是这样子挨打的,觉得自己很委屈,事实上里面是有骄傲,是我自己里面已经形成了一个自我防卫机制的标准,我是对的,别人是错的。後来神通过一个姐妹的梦,让你看到我原来是多麽的不顺服。

梦里面就讲到我自己想成为一个女王,穿了一个自己设计的透明的婚纱,当我听到这个梦我很痛,我三四天起不来,我才知道原来神是这样看我的,那个时候我真的是跌倒谷里,权柄人物怎麽看我都没有这麽痛,神怎麽看我真的让我痛到不行。神就一直这样来对付我里面的骄傲,直到後来我悔改,但是事实上我还没有完全走出来。可是就一直在发生一件事情让我看到, 我还记得最近犯的错误就是,权力导致的一个错误,就是在一个很普通的祷告会里面,在分完两组了以後我就开始心里就觉得不好,我里面分别善恶树的东西又跑出来了,没想到这个事情让神的管教就出现了,但是神怜悯,那个管教是给领袖的。那重点是神要让我学习顺服这个功课,让我看到。

後来在 2月12号那一次领袖会议的前一晚,Elizy她们要去一个小组,问我要不要去,那我说ok,要就要吧,我也搞不清状况。後来她们找到同工一起去,我就留在家里敬拜。我的心里面就回想我过去一年来,我这样走过的正在,我说神啊,我真的不想要再这样子,在这样的生命的光景里一直走不出来。我很想要一个突破,我很想要再次建立跟神的关系,我想要回到当初跟神很亲密走在一起的那个过程,那因为我的不顺服和骄傲,感觉我跟神的关系已经离得很远了。然後我就跟神说,我真的想悔改,我真的很想要神。

然後在第二天,在2月12号的聚会,圣灵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又再一次让我有一阵很深的冲击,我里面分别善恶树的生命东西又开始跑出来了,我心里面很不高兴。後来再隔一天的通宵祷告会,就分享到神的啓示是说若心里面有埋怨的,他就不使用。那我心里就想,如果那次到那个小组我没有去的事情,我也没有完全不想去,当我心里面还没有完全觉得不舒服的时候,有一个圣灵的啓示就下来了,他就跟我说,在我这一年来的挣扎里面,我心里面有对神发出了一个很神的声音,我一直没有来悔改,那个声音是「我不要在这个位置上,我不喜欢在这个位置上,这个位置一点都不好,只有给丶只有碰撞丶只有工作,我要逃。旁边的弟兄姐妹常常被关心多好啊」。我那个时候跟神埋怨的是这一点,神光照我。

当我听到的时候,我很感谢神,我没有跌倒,神把我扶着,我突然觉得我好感谢他,他听了我的祷告。我跟他说我要突破我要改变,我也不知道怎麽突破怎麽改变,我也不知道我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但是他一下子光照我的根本问题,是我没有顺服他呼召我的位置上面。神通过很多的人来说话,他说不要让别人夺去了本来应该给你的冠冕。我那时候还没有听明白,後来我回想过来神一直在提醒我,我突然在那场通宵祷告会上我很感动,我很感谢神,谢谢神告诉我这一点,我就当下悔改说不是因为我没有去那个小组,我没有说我不想去,但是埋藏最深,神最不喜悦这个部分他点出来了,我就很感谢他。後来我就从这些错误的例子知道,当我一悔改以後,整个都大大的改变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天天在经历神的爱,经常感受到神的爱浇灌下来,我就知道原来顺服是最蒙福的事情,谦卑也是最蒙福的事情。嗯,那这就是我分享我自己的一个失败的重新站起来的见证,希望分享给大家,让大家有个借鉴,也让我们明白顺服是最蒙福的。信任神在你所被呼召的位置上,相信任何一个环境都是为了成就神在你身上的美意。

感谢神,Juliane的分享非常的好。我认识Juliane的时候她已经是个牧师,神却呼召她到背後作为一个文书部的工作,当时我是觉得说我很难,我说我焉可以叫一个牧者来做文书部的工作。可是神却说我会对她讲话,所以就是有了她前面的见证。当那一天她谈到了个见证说,神那天跟我说你去问她,两个位置她要选什麽,我当时我心里很难去做这样一个决定。但是我们那时候我还是决定顺服神,我说管她的我就说出来,然後她接不接受就看神吧。结果我没有想到在前一天晚上神已经自己跟她讲话。那我在事工里面常常会发这样的事情,神不单单对一个人说话,他对於整个团体来讲话,就使得圣灵的工作在那个团体里面有运行。所以我们感谢赞美主。

问答部分:

Q1: 进入灵界的第一个是合约,那个合约是不是就是相信神的话语和真理?
A: 是明白神在那件事情上的心意。如果没有那个许可的话,那实际上是你自己想要进去。你要明白在那件事情上你的角色和位置是什麽。然後你在那个事情上神对你个人的说话是什麽。在那件事情上对你的那个部分是什麽。

Q2:那如果神没有让参与,自己热心的去参与,这个结果是什麽?
A:我们领受神的心意有很多种方式,包括我心里对这个事情有没有负担。如果我有负担,就说明神在这个事情上对你有呼召。那当你有呼召的时候,我们通常都会训练同工说,你要询问神我的角色在这个事情里是什麽。通常当你相信的时候,神一定给你,只是用你听得懂的方式来告诉你,不是用我们自己想要的方法。我们常常有一些同工说,刚开始听神的声音,我就要听到他像讲人的说话的声音,不对。只是说按照神给你的才干恩赐的方式来运作,但是一定要找到那个方式,找到神与你交流的方式,你就知道原来神通过这个方法来告诉我。那有些人是通过感动,我对这个事情就是有负担有感动,那这个也是神对人说话的方式。那当你知道这个部分,其实就拿到了神同意的旨意。

Q3:我经常会有我魂的部分进去,我的热情,我一般是要跟神有3个以上的印证,也有感动在里面,神也会给3个以上的印证。那後来我发现这样下来就得到他的真的旨意。
A:你要知道每个人方式不一样,不是所有方式都一样的。如果你有那种固定的模式,其实是你限制了神的工作。

Q4:神在某地方有复兴,为这个地方代祷,让我们每一人都知道神在每一个人身上的带领,每个人都知道在神的复兴里面,我要做什麽。
A:每个人都应该到神的面前去问这个问题,主,我属於这个教会,那神你呼召我在什麽位置上?我们每个人都在神国里面有一个位子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把你救拔出来,我们亦或是做手的,亦或是做脚的,亦或是做眼睛的,每个位置都是重要。那天我们有个同工打了一个比方,我觉得很好。他说过一个手指头被割伤了,他说请问我们是打算把这个指头就切掉了,还是说我们要保护它,变成是肢体越荣美的就越让他荣美,越没有修饰的,我们要给他们加上了装饰,让他越发的美好。所以在团体里面,如果有一两个人,三四个人特别令我们有刺的,是神故意安排他在我们当中,因为神要我们学习肢体如何搭配。如果你觉得他不重要,很多人是砍掉他的,但是当你要砍掉他的时候,其他的指头运作就不灵活了,因为神要使用个人对付其他的人,对付你那个团队。所以我们事工里面有这样的人出现的时候,我记得第一个反应是所有的人全部跑过来跟我complain抱怨,怕和他一起祷告会被沾染。为什麽大家会怎麽想,因为这个人在属灵里面,以前他通灵的时候,很多东西是别人没办法理解的。但是经过一年以後,大家都看到了这个人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却发现原来他这麽重要。 他在整个事工当中已经起到非常重要的定位和作用,因为他乐意做神给他的所有的位置,他也专心寻求神。当我们处理这样的一个位置的时候,我们也发现整个事工许多人的属灵层面开始提升了,因为其他人因着跟这些人是碰撞,生命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然後就对付生命,大部分的人都想逃跑,反应的一种是逃跑,一种是生气暴怒,各种各样的反应都有, 有一些人乾脆把自己锁起来关起来。可是因着这个暴露就使得我们知道原来我们都问题。我们以为我们已经好了,我已经完全得着医治,可是我们发现原来医治是要行在这一生当中,直到见神的面。神会因着那个恢复和医治让我们慢慢对付我们的生命,一直到我们的生命进入到神儿子的地位里面去,以至於进入神新妇的地位里面去。所以这种对付是对我们对生命非常有好处的。所以现在当我们跟同工讲说,我们又来接纳一个什麽样子背景的人,他们不再有意见了,他们说好,那我一起来祷告,争战,知道神要提升我们了。不是说,天啊,太可怕了,我赶快逃啊,当我们对付完这个层面的时候,增加能力就进来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