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传奇 欧洲走dao(一)下

分享:名

回顾👉 你是我的传奇 欧洲走dao(一)上

如何与灵界紧密联合?

这在20世纪,已经成为各国zheng府的重点研究项目。基本上每个国jia的情报机构里,都公开和隐藏着同样的“通灵部队”。目标只有一个:培养有超能力的Jun队。

美国zheng府解密档案显示:越战后,美国五角大楼就发起过绝密的“绝地计划”和星门计划。招募各种“通灵者”,研究的重点是穿墙术、隐形术、千里遥感术等等。

后来美国海军1943年 在 Zeta星小灰人的帮助下,开展过费城实验,诱导美国海军打开了Zeta星同地球间的一个时空虫洞,于是从1943年起,全球UFO的目击事件也开始大量增加。

当然后来还有1948年 在纽约长岛进行的凤凰计划、在猎户座外星人帮助下,1970年代还有蒙淘克计划也是由Jun方主导,后期的试验除了隐形传输,还涉及到了心智控制、时间旅行、外星人混种等。

到1969年,除了意识控制项目,蒙淘克工程还有其他一些项目,如气象操控(涉及气象武qi:HAARP—HAARP的作用在于它的高频有源极光装置不仅可以用来干扰无线电通信和无线电定位系统,造成卫星、宇宙飞行器、导dan、飞机、地面雷达、指挥控制通信系统和计算机网路的瘫痪,而且能使输电网络、石油和天然气管道、隧道等设施遭到毁灭性破坏。

应用便携式设备使人隐形、基因改造、抗衰老(使生理年龄逆转)、时空隧道等。甚至能够通过调整雷达的频率和脉冲持续时间,来改变人们的心情。这些都是新一轮全球Jun备竞赛的产物。我们生活在一个随时只需要几天就能被高科技毁灭的地球。

而苏联在20世纪80年代末,成立的是代号10003绝密的精神部队,协助Jun队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诸如:搜寻失踪舰船和飞机、预防各类非常事件,恐袭事件等等。

而英国的军情六处,以色列的摩萨德作为世界四大情报单位自然也不会落后。当然还有许多国jia。

各国为研究灵界,与二重天势力相勾结,研制出来的设备,武qi数不胜数。

例如:全球的6大宇宙线观测基地:用于观测暗物质,黑洞,和捕捉 到达地球的宇宙线高能低能粒子。(备注:宇宙线是超新星爆发、黑洞爆发、巨大星系碰撞的产物,伽马射线是宇宙线的一种。)

有些观测站的射电望远镜有的主攻:宇宙线中的超高能伽玛射线,X射线;γ射线–是继α、β射线后发现的第三种原子核子射线;γ射线爆发似乎是排成队列的巨型黑洞;

国与国之间联合探测宇宙线

这些合作卷入的国jia就包括中guo、美国、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e罗斯、瑞士等,“只有合作,才能让宇宙线研究取得最快进展”。

从亚伯拉汗的石头祭坛到雅各布的天梯;从金字塔到埃及邪神奥里西斯,伊西斯到猎户座星云;从黑门山到苏美尔王表到中东的神庙。

这些古老的建筑群,已经告知后人:

堕落天使是如何利用地面建筑和地形来建立天与地的连结;从而开启二重天与地球直接的属灵通道口。

从 CERN 到 阿波罗神 到 湿婆,从宇宙线观测站到射电望远镜到 HARRP 再到UFO,作为新时期的效率更高的祭坛接收器;它们是灵界与物质界 的对界面,是二重天堕落天使在地球上试图打开的第二大属灵通道。

透过能量传播,接收电磁波的波频,暗物质等,终于让人类观测到看不见领域里的奥秘,当然也开启了一扇潘朵拉的大门。

当你被告知这些奥秘的时候,有何感觉?

我当下的感觉就是蚂蚁正在妄想撼动大树。一支成立不到10年的Ye和华的Jun队,要来撼动这千万根基的撒旦帝国。好像确实有点自不量力。就像神对摩西对约书亚说的“我要把你(们)带出埃及。我要将迦南地赐福给你成为产业” 。

然而你现在面临的敌人,是比你们强盛许多的,而且是凭你们自己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打败他们的。然后,神紧接着说,我要你的Jun队把它们统统征服。

之后的某天,圣灵告诉我一个寓言:蚂蚁和大象的故事:森林里开运动会,大象成了全场的摔跤能手,它正等着新来的对手。等了老半天,也没有谁上来。忽然,一个小小的声音从脚底下响起,大象低头一看,竟是一只小蚂蚁。众动物都哈哈大笑。。。。。嘲笑它不自量力。结局是:蚂蚁最终赢得胜利,因为它钻入了大象的耳朵里。

摧毁灵界祭坛

CERN 的故事:

通往27公里的小型的加速器坐落于梅汉实验地点(又名西区),沿着法国边境的瑞士境内。那里有六个入口通往(此处)西区,然而它只对拥有Jun方通行证的CERN人员开放,并且设置关卡统一由海关和驻Jun管理。总之外人是不可能进入的。

我们10月16日这天出击,需要横跨法国境内Crét de la Neige 绵延的侏罗山脉,到达内日峰1720米的主峰,山顶有处私人度假地,那是我们的目标地点之一。

然而,就在其中一处山脉必经路口上,我们被拦住了,严禁我们向上行进,可是GOOGLE MAP 显示,还需要将近1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目标啊?刚才我们在前往这里的路上,我们同伴三人的手机,发送信息的时候,同一条信息显示出不同的三个时间段,我的手机显示是11点,另一个是10:46,另一个是中午 13:00.

很明显这里有不同的磁场和时空,我们找到了磁力和引力的异常处,刚刚发现的新大陆,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从山上下来一位老人,我们和他聊天,询问如何才能 驾车入山,这法国老人说需要特殊的申请,拿到 PERMIT,才允许进入,我问他,你是如何拿到特殊的许可证呢?他说,他是山顶唯一一间度假屋的所有者,明年才有可能透过订购他的度假屋上山。

我突然意识到他是神派来的神迹之人,是神安排我们恰好遇见他,在这人烟罕至的山脉,怎么会碰巧遇到这山脉唯一一处度假屋的主人。神今日必有预备,于是我问他是否可以指示我们去同一条山脉的另一处1260米高巴里山高峰。

这老人不但带我们前往我们的目标地点,而且还带我们走近路,缩短了几十分钟的路途,顺利登上山峰。我们找到祭坛所在地,结束后,我们下山,

我想往回到内日峰,因为我发现这里的地磁场和引力与其他地区不一样(磁力和引力的异常点),身体状况会发生头晕,恶心,呕吐,胸闷和飞机上强烈的耳鸣耳压症状,甚至会剧痛,通常这种情况,我只有在靠近辐射的区域,才会出现非人力而为的灵里的呕吐和头晕,这里确实不平凡。

另外一个情况是,一旦我们忘记给后面代dao发送准确的线路图,不在后方代dao的范畴内,我们立刻就会遇到迷惑的事情,本来要开回内日峰的路程,莫名其妙地朝旅馆往回开,导航系统像被干扰过一样,就是无法到达目标地。。。。。。我们多花了3个小时,才处理完内日峰祭坛。

先知预言和物质界的反应

处理完祭坛后我们拐到一处观景台,我有感动请同伴们将这里的道路封锁。就在一抬头观望远处,没想到这里是一个绝佳的观看内日峰下 CERN的全景图。

先是看见远处群山底下,有一圈突然着火的圆环。我还以为摩西遇见火中荆棘的故事临到了我。接下来就是着火的圆环越来越亮,突然从地面升腾到了半空; 这时我以为是某个飞碟要起飞;没想到上下都形成火圈;变成白炙光圈。

2021 年 11 月 21 日,一个由”罗宾·D·布罗克“ 带领的先知团队, 对 CERN 发了一个预言:在这样一个时代,争zhan者清晨早起,全副wu装,预备争zhan。

兴起——在灵里兴起你们争zhan者们!兴起,在灵里争战!你们争zhan者!兴起来争zhan !。。。。。。“CERN(欧洲核子研究组织)内部将发生一场震动。他们将需要多年才能重建那个地方(LHC,大型强子对撞机)。

你曾否听过【耶洗别】被扔下城墙时的尖叫?预见(即将摔到)地面,预见倾倒与衰落。我听见群犬的狗吠;我听见耶洗别被摔落的声音。”哈利路亚归于羔羊—— 一位(耶洗别)倾倒,众人得救。

这是羔羊说的,这是战士的赞美歌,一首末日的歌。看哪,审判者来了!为他修直道路。看哪,审判者来了!世界,请看:审判者来了!”

没有外人知道有一支Ye和华的Jun队被差遣在最不可能的时候和最不可思议的方式,来到CERN的所在地,给了仇敌全球祭坛,狠烈的一击,震动就此蔓延开来。

争战得胜的背后却有多少的心酸和困难

虽然这次处理欧洲心脏这个祭坛后,灵里的压力减轻了许多,然而,还是会状况频发。我们当中的大部分家人,有些人是第一次外出,独自旅行;有些惧高,有些惧怕黑夜。

面临的许多挑战都是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在蜿蜒的山脉中穿行,下面就是万丈悬崖;第一次在欧洲开右舵车;第一次在急难中脱险;第一次亲眼看到外星飞碟;第一次在泥石流和风暴的黑夜中赶路等等;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

这里面的许多挑战令我们终身难忘:在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晚找不到出路; 在冰雨和风暴的暗夜中独自等候同伴的救援;因为赶不上飞机被孤独地留在机场;为了不打疫苗,每隔2,3天就要进行一次核酸体检;还有面临语言的挑战,陌生国度中孤立无援的寂寞;

许多家人时不时在我面前提我们想回家了; 在我们中的许多前线家人都有过无法承受过重压力,以至于崩溃大哭的情形,到现在我都还历历在目。然而感恩的是,我们最终大多数人走完了这个旅程。

状况频发,节节失利,是什么在背后做搅动的工作?

第一天我们飞抵日内瓦,这里是联合国和各种国际机构的汇集处,我们在这过程中并不顺利,租车第一天自己人就(追尾)撞了自己人的车;开车开到半路,车子的钥匙就失灵了,又不得不重新返回机场换车。

一出门就莫名其妙地迷路,不是错过路口,就是找不到彼此;出个停车场,也可以引发后面的车子连环撞车。10月19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做十字交叉口的路线时,又碰到车子被路过的施工建筑工地的石桩扎爆了轮胎,结果又输掉了这场战役等等。

这些事情使得我意识到某种迷惑势力在不停地干扰我们,并且它在我们当中拥有合法的地位。我们的大部分时间全浪费在了处理这些诡异的事件上。

然而诸多的麻烦和不顺利并没有因此结束。从一开始的战役直到法国巴黎凯旋门那场平局,我们一直都感觉是在被黑暗势力追着打,被压制着。

所以一定是我们自己的生命出了问题。于是我们在夜间都来寻找自己生命中的各种破口,检讨彼此,道歉和饶恕,可是各种拦阻,突发状况都没有停止过。尽管我们有如此强有力的后方代dao,可是状况比以前频发。

到底是什么在我们团队中做搅动的工作?

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惑我,直到我们抵达法国,来到一间泰式餐馆,在一处 棕榈树环绕的树屋中,当着矗立在我们周围的偶像的面,我们开始了彼此揭露生命问题,纠正不当态度,撕毁自己面具的悔改工作。

各自的面子被撕碎了一地,各人的伪善被揭发出来,当然我自己也不例外。让我想起利未记1:4中的献燔祭的经过:将那只没有瑕疵的祭物放血,剥皮,切块,然后包括内脏一同被火烧在祭坛上;

象征将面子与里子都分离,把自己里里外外都敞开给神,除去污秽垃圾,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他。这个过程带着痛苦和着眼泪,羞愧等血淋淋的流淌下来。

我感觉如果今天过后,不能接受这些秒速悔改和认罪过程的家人,将恼羞成怒。再也不会呆在我们团队当中了。我做好了这个准备。

到底我们哪里得罪了神?或是哪里还没有预备好呢?

  • 我们忙于处理事务上的事情。忘记了首先我们是Ye和华Jun队这项托付,我们开会就迟到,结束就跑得飞快;不乐意牺牲睡眠和付上那个代价。
  • 心态必需要调整。我们当中许多人依然以为依靠自己过往的经验,就想打赢这场战役,不就是洁净河流、土地吗?不就是下钉子命令天使吗?

殊不知仇敌是需要被揭露的,无法读懂属灵地图,星座对应的祭坛方位和 了解黑暗祭坛背后的属灵层级和分布,你就是个瞎子,你的举动在灵界里无法调度天使,权柄也无法运作。在灵界里,你所有的属灵举动,将毫无意义,不过就是围着建筑物走了一圈而已。

这是短兵相接的战场,需要描述揭发自己的生命问题,并且愿意秒速悔改,不然将拖累整个属灵争战队伍,甚至成为敌人的俘虏,和我方的阻力。

领袖的生命没有好的榜样,轻看自己的托付和位份,无法让人跟随。

感恩的是,痛定思痛了两三天。大家还是一同降伏下来。这时,除了上述的检讨外,圣灵才好心提醒我,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我们住的地方离祭坛点太近了。我们住宿的地点距离要处理的黑暗祭坛只有1.3 公里,基本就是在敌人的包围之下。

这时我才仔细回想我们开始在日内瓦订的酒店,恰好坐落在罗纳河附近,不到2公里-3公里处,离黑暗祭坛太近了,这会导致我们出状况的。

因为这是个属灵的律,破坏属灵的律必然会承受结果,每个人都会如此的。所以当下,每个前线家人都在承受这个果子。

得胜生命中的恐惧

学会赶逐妖魔鬼怪,也是我们日常的功课。我给大家讲个见证,这又是一个住在祭坛附近遭罪的故事。

我们一行人来到德国的一家酒店,我们是10点多,我和平两人单独乘坐出租车入驻的。其他几位家人他们大约11点随后才到。刚靠近酒店 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身体的雷达自动开启,疼痛感有好几个方位。

不算很晚啊,可是进入大堂,没有一个客人,整个酒店空荡荡地,上电梯,电梯门开了又关,却没人上来,电梯里的灯光还突然熄灭又亮了起来,等我到达所住的房间楼层,是一条长长的走道,大约有将近20米长。

这可不是个小酒店,后来才知道这里是商务招待所。几栋楼房连成一片,有意思的是在走廊尽头处,站着许多彰显了外形的邪灵,这里真有意思。我笑了笑,注定今夜不平静啊。

进入房间,都是霉味,桌面上厚厚地积攒了一层灰,这里多久没有人烟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司天家人们从被窝里挖起来,查清楚方圆10公里的属灵地图。

地图出来了,原来我们宾馆的后面是个大型的墓地,关键是我们订房的同伴还是没有经历教训,又将我们安置在了德国施普雷河的上游,这条河可是德国著名别迦摩祭坛赖以生存的河流,从窗户处就能看见那条河流了,那是我们要处理的黑暗祭坛之一啊。住在人家敌人的祭坛上,对方一定是要作妖的。今晚会是不眠之夜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两位同伴上来汇报她们的遭遇,一个在电梯里莫名阴风阵阵,另几位是在走廊里走路的时候,突然旁边有位男士的声音问候她们。结果就有同伴不敢独自一人住自己的房间了。

后来半夜1点,所有人都像约好似的跑到我的房间,不回去了,说是要和老师共同对抗邪恶势力。后来我给大家分析了一遍旅馆周围的属灵地图,和她们一起dao告过后,好说歹说总算在将近3点钟,劝阻回房睡觉。

我以为我可以放松休息了,等明天再搬家吧。我还没从dao告的毯子上站起来,放在我窗户前桌子上的烧水壶,自动滴答一声响,我看着它被某种力量 按着了开关键,因为那个开关就正面对着我,我看得清清楚楚得。

红色的灯着了,烧水呢,一会水就咕咕地冒泡开了。我们一定在想,哎呀,赶紧地捆绑邪灵啊!其实使用权柄有时不需要这样费劲,和这样大的动作。所以我的赶鬼方式是:小样的,还给我烧开水呢?听好了,明天我就炸了你的源头,揭了你的老窝,让你知道我是谁?今晚你给我烧开水,你们现在不滚蛋,我今晚就逮着你们几个给我洗这几个星期的脏衣服。

于是房里的开关滴答一声,立刻安静下来,邪灵一溜烟赶紧逃之夭夭,不但如此,连走廊里的鬼怪邪魔即刻散得干干净净,我这样才迎来一夜好眠。

那天晚上的dao告其实是有果效的,第二天6点,我下到旅馆大厅,旅馆就迎来几批开商务会议的客人,冷清的旅馆突然因为黑暗祭坛被打破,而迎来曙光。当然我后来也没有饶过那条河流,我们一共灌了它好几瓶属灵炸yao,下了好几把宝剑(十字架)已报当天受搅扰的仇。


Email: services@omegaministryorg.com
Tel: 647.800.7881
The meeting location of our fellowship and Bible study:
158 Limestone Cres.,
North York ON M3J 2S4, Canada

© 末后事工 Omega Ministry Service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 website design : cheeride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