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传奇 欧洲走Dao(三)上

灵界剧烈的祭坛之争

上次我们分享Shen的作为,而这次的内容是关于灵界争战和Shen在这世代的旨意。

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世人分开,就照Shen儿子们的数目(the sons of god是诸Shen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申命记32:8)

巴别塔事件之后,除了雅各—就是以色列以外;当时Shen至高者已经把列邦分给了Shen的众子们,堕落和罪就将列邦分割了,灵界透过祭坛来掌管地界和领域。

任何一处疆界或是城市和国家的背后总是层层叠叠地布满了各种层级的祭坛,它们由不同的属灵界的灵体势力在掌控着。因此谁夺得先机,谁就可以得着堕落众子的青睐,谁就会控制这个世界的权力。而在地上,总有人能窥探到这其中的奥秘,这样祭坛之争就是天上最激烈的战斗之一。黑暗与光明的战斗,从天上有堕落天使后就开始了,战争直到如今。

透过国度祭坛控制国家

希特勒可以说以说是欧洲早期研究透过黑暗祭坛带领国家崛起的领军人物-先驱者。

最典型的欧洲黑暗祭坛就是坐落在柏林博物馆岛上的别迦摩宙斯撒旦宝座(就是:当年希腊亚斯他录所谓众Shen之Shen的大祭台),从1864年到1930年间,希腊的别迦摩祭坛被德国工程师 Carl Humann整体迁移到柏林。别迦摩祭坛就成为德国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

纳粹党新首席建筑师Albert Speer按照这个祭坛模型建立了纽伦堡的纳粹总部建筑体和阅兵场—称为纽伦堡祭坛,翌年,逾 100万德国人到纽伦堡听希特勒讲话,之后屠杀600 万犹太人成为这血祭坛的祭物。

希特勒在二战后期还派遣过德军重要头目,远赴南极和西藏寻找扭转时空的祭坛门户。

除了柏林纽伦堡集会的别迦摩祭坛之外; 德国在二战期间还占有了捷克位于卢萨迪安山脉和伊泽拉山脉之间的利贝雷兹镇,在 1920 年代和 1930 年代,利贝雷茨成为德国人在捷克的非官方首都。德军 对其他地区是占领,而利贝雷兹镇是它直接划归成为德国的领土。

这里不仅这里不仅可以观望波兰,德国和捷克三国的风光;更重要的是伊泽拉山脉的石英水晶脉矿能够产生特殊波频,是开启灵界通道和建立祭坛的最佳媒介物质。这里的矿石被开采和运到德国目的之一就是建立 祭坛。德国自此因别迦摩撒旦祭坛崛起,黑暗祭坛在德国崛起上发挥着重要的功能;

(建筑格局以市Zheng厅广场为中心的太阳形祭坛布局,城区南面有太阳圆环路口,太阳形圆环点岔出6条道路。周边的建筑布局走向大部分都对准中心海王喷泉的位置。天主教堂依西而建。城区东侧有大片水域。)

(利贝雷兹镇–水晶谷矿脉地–伊泽拉山脉祭坛)(利贝雷茨艺术中心和城堡)

德军大量挖掘 伊泽拉山脉的水晶石英脉矿,兴建德军的黑暗祭坛。

下午3点我们到达伊泽拉山脉,天气明明晴朗,可是当我们到达时,山谷的浓雾就凭空出现,将整座山脉和山谷包围,能见度不到 2米,这种有“智力”的雾,好像故意遮盖这里,就是为了不让我观测山脉和山谷的布局。我们艰难的爬到山顶,天气就骤冷,气温急剧下降,冻得几个手指都不听使唤了,加上突然来临的狂风,暴雨遮住了眼睛。

10分钟不到,祭坛做完后,突然浓雾就自己退去,快速撤退,不到几秒钟,全速不见,整片山脉和山谷夸张地全晴朗。那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天已经暗黑下来。可是就在这时,天边突然亮起来,就在暗黑的天际处撕开一道裂缝,阳光照射下来。这一天就这样充满了奇迹,包括回程,我们用剩下3小袋总和不到一公斤SShen迹般的走完了3个小时行车路程。

圣殿骑士团和共济会利用祭坛掌控欧洲和全球金融业

另一个窥探到国度祭坛奥秘运作的典型团体就是欧洲的圣殿骑士团和共济会。中世纪的法国兴起,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和我们当前所知的西方文明起源,就是由当年九位圣殿骑士从耶路撒冷归来法国时发起的。据说他们在所罗门圣殿下方地下室中发现了爱希斯秘传古籍,这也是共济会的起源知识。骑士团挖掘出不是黄金而是某种Shen秘的知识知识带来力量,这些卷轴上的秘传古籍资料让古埃及的星相秘术重现人间,也使得圣殿骑士团的权力迅速崛起。

他们掌他们掌握的Shen秘知识,让圣殿骑士团在1129 年的特鲁瓦议会上,得到天主教会的正式特许和认可。之后他们开始在多个国家开设银行,很快就拥有了丰富的黄金和军事力量。13世纪,骑士团从耶路撒冷返回后不久,包含星象学,Shen圣几何学,特殊的音乐音讯和数字论知识的哥特式建筑爆炸就在欧洲开始了。

而维持他们权力和统治的方式是通过将这些Shen秘知识真相隐藏在祭坛建筑群里,以获得或维持灵界带来的某种巨大力量。其代表性的祭坛:例如沙特尔圣母大教堂被建成,成为致力于欧洲大陆朝圣的朝圣中心,(沙特尔皇家门户中央前门上方的鼓室编码了整个天文和宇宙学);而位于伦敦金融城的英格兰银行和那一条街道的金字塔建筑群,表明了这座祭坛牢牢控制着欧洲的金融业。

当然,现在这个小小的伦敦金融城已成为全球金融的主要中心。而这整套祭坛是沿着从白金汉宫开始的轴线,经过维多利亚纪念馆,旅行者沿着购物中心,穿过金钟拱门,斯特兰德的建筑物,该轴正好到达圣殿酒吧,它就在圣殿骑士大院的正前方。

圣殿骑士团的陨落也始于它主要祭坛被毁坏:在1194年6月10日的晚上,一场大火摧残了骑士团建立的祭坛沙特尔主教座堂的大部分。关联的结果是圣殿骑士团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后两年,骑士团遭遇重创。1291年,圣地陷落,他们失去根据地。1307 年圣殿骑士被驱逐后,圣殿被法院接管。历时97年的圣殿骑士终于被打倒。然而苏格兰共济会今天仍然活跃,那些从所罗门圣殿中挖掘出的知识散布步在玫瑰十字会,共济会,天主教其他秘密社团中。

这个事实跟犹太Shen秘主义里流传的或是希腊的一个传说有异曲同工之妙,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出生在提洛岛上。传说中,提洛的市民咨询了德尔福的Shen谕,询问和学习如何打败阿波罗送来的瘟疫(你现在听到这词一定很敏感)。Shen谕回应说,他们必须将阿波罗的立方祭坛的体积增加一倍,意思是将祭坛体积扩建一倍。

而这个阿波罗的立方祭坛指向的是所罗门圣殿内的至圣所,就是现在Mu斯林每年都来朝拜的麦加内天房。这里再度呈现祭坛对抗瘟疫的作用。我举这个例子,是想从反面来例证,如果我们摧毁这些祭坛,而建立的是Ye和华的祭坛,难道不是更能对抗瘟疫,黑暗权势吗?

这里我插播一下,我们在欧洲各国的射电望远镜,海底祭坛,巨石阵和麦田圈的处理,其实还涉及我们出行欧洲的任务之一:摧毁和拔除引发2019年全球瘟疫病毒爆发在欧洲的联动祭坛;出行前我已经被Shen告知,祭坛摧毁后,这种类型的病毒今年不再威胁人类性命。当时我无法想象会产生何种明显的剧变。

回来后的2个月内,首先2022年1月23日全球出现了反对强制打疫苗大游行,又陆续传出各国解封疫苗护照的信息;并认为新冠病毒只是一种季节性流感。欧盟27国全面解封。(其实这很反常,因为通常反对声音的大游行应该发生在打疫苗前期,而不是在执行了 2年后, 这里明显能看见Shen的工作)

欧洲之旅走Dao期间就发生过几次重要的祭坛抢夺战:

我观看,见这角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直到亘古常在者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圣民得国的时候就到了。

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以理7:21-22 节)

在这两段经文说:末日世道邪恶,敌人将会改变节期和律法,逼迫和迫害圣徒。而属灵争战会成为圣民与敌Ji督Zheng权敌对的常态,有时仇敌会胜过圣民。然而却在那时,亘古常在者却施恩给他的余民,而圣徒拥有Shen国度的曰子必将来临。这意味着我们会执掌王权、统管和治理万有,胜过世界权势。

如今的环境,仇敌并不掩饰它们对地面祭坛的野心:

(伏尔塔瓦河畔的布拉格城区)

(莱特纳山LetnáMOUNTAIN 节拍器高75英尺(23米),由国际艺术家弗罗茨瓦夫(Vartislav Novak)设计。布拉格曾是中欧最大的城市,整个城市入选世界首座“世界文化遗产”城市)

莱特纳山作为可以俯瞰布拉格中心,布拉格城堡和它旁边的伏尔塔瓦河;是布拉格城市主要祭坛的组成部分,迈克尔•杰克逊和滚石乐队分别于1996年和2003年将这里作为世界巡演之地,成为当年超过拥有 120,000 名观众参与的音乐祭坛。我们在那里有趣的经历了与异端异教的祭坛争夺战。莱特纳山是个典型的巴比伦体系的太阳Shen祭坛;在它周围能找到 6大与太阳Shen祭坛相关联的祭坛布局,就靠近伏尔塔瓦河附近(如下图所示意)。

你在图上看到有11座祭坛,在历史发展上,它还受希腊罗马Shen话体系下文艺复兴的影响,还有五星祭坛的身影在它上面。因此,在它附近就能找到另外五座这体系下的祭坛。一共11座(如下图所示意)。

双重对应:五星祭坛:1,2,3,4,5,另一处:高堡五角祭坛; 太阳Shen祭坛:1,6,7, 9, 8,10;另一处:莱特纳山上太阳Shen祭坛)

其实并非只是这麽简单; 仔细探查后,我还发现布拉格除了对应太阳Shen祭坛,五星祭坛,天鹅座M29星云、天蝎座房宿四之外; 它在整个欧洲的布局中,还对应了欧洲朱雀祭坛;春季大钻石祭坛和后发座的阿尔法星,上面分布一共7重祭坛;超越几千年人类历史而建立的层层叠叠地祭坛上,显明了不同阶层的堕落天使在中欧抢夺物质界与灵界属灵通道口的剧烈程度。而这里祭坛的重点在于: 布拉格城堡区内的-1 (圣维特大教堂);4-佩特任了望塔;和 9-莱特纳山;

前面两处都是不容易进入的祭坛位置,那里常年在军队的保护下,记得我和同工 TONY 弟兄,进入布拉格城堡区的时候,是要经过武装人员安检的,安检警卫搜身过后,问我:“你身上有带O,S和N吗?不允许带这些进来。”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从来安检问的都是你有带刀子或是摄影器材吗?很明显,连安检人员都知道布拉格城堡本身是个祭坛。所以剩下的,只有祭坛9-莱特纳山没有安检人员,可以自由出入。

祭坛之争,光明与黑暗的角逐

我上莱特纳山后,发现这里的布局简直是个建立完美光波祭坛的建筑群。短短的3-4个小时处理祭坛的时间里,就发现 3 批异教人士来抢夺,啊哈,很显然都了解祭坛的作用啊。第一批是在这里常年搭建帐篷的,守护他们在那里的灵性知觉运动祭坛。他将他们的祭坛建在了最高处。

第二批是 一群我看不明白的东方人士,他们用的是奇怪的黑色白色石头,将他们的祭坛建在节拍器那个圆形广场上。 异教第三批是与藏传佛教秘术相关的人士,他们用的是酥油,盐巴也选择了同样的地形来建立祭坛。

我们彼此都默默观看和研读对方建立祭坛的手段和方法,默记对方的次序,图形,好能在现场或是盼望对方走后破解。这场战役,还是一场雨天和晴天的争夺战。因为那天出门,Shen说:太阳出,你们就获胜,太阳落,你们就失败。就像当年Shen与摩西说的:摩西举手就得胜,手落下就战败。其实那天我们应该要在布拉格其他地区处理5处祭坛位置的。

然而我和后方代Dao团花了一早上守在了莱特纳山上。因为这里争战最剧烈。从一大早祭坛处下雨就开始抢夺,最终赶走两批异教人士,直到同工中午赶来支援,太阳冲破乌云,艳阳高照我们才离开。

当然还有一处惊险的争夺发生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琴图里佩,那个地处群山山脉里深处的一个小镇。当时查出该地区的属灵地图是个人形,前线走Dao队伍的任务是去扎心脏—心脏处是一个古建筑,那天这个黑暗祭坛点正好聚集几个黑帮在开帮派集会,人家几个帮派聚在这里是准备火并的。

Shen却在这时间点上,推我们进去,在我还在疑惑到底Shen差我们来是破坏人家黑帮集会的,还是来处理灵界黑暗祭坛的?火并就夹着闪电,暴雨和雷声响彻琴图里佩。重点是我们的小命差点交代在那里,不久,大量的警车,救护车,呼啸着向琴图里佩奔来。

恶略气候下惊险逃生

而离开琴图里佩的那晚,感觉真像摩西过红海般的壮观,那时天地全漆黑,电闪雷鸣,耳边炸雷不停,乌云压过来,狂风怒吼;路两旁,桥下面和山脉间泥石流彤彤地穿越过河床,山岩,撞击岩石和河岸的声音,就象是万兽咆哮着冲出栅栏般,那真是个让人颤抖的夜晚。

这一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在群山山脉中飞奔穿行,经过了大风暴,闪电,冰雨,炸雷和泥石流的历险。还好我们当晚 赶回了FEDERICO 2 PALACE恩纳费德里克二世酒店。第二天一早,新闻报导,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当地时间16日夜间,两场龙卷风袭击了拉古萨省。接下的连日来,22条龙卷风再次来临,意大利南部遭遇暴风雨天气,恶劣天气引发了泥石流、洪水等灾害。

第二天离开西西里岛,在路上才看清了大面积坍塌的高速路,路面和桥梁,众人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才得知我们是有多么蒙恩宠,如果不是昨晚跑得快,我们要么是被大暴雨,洪水和冰雹堵塞在路上; 要么就会被塌方的路面,泥石流和 桥梁隔阻在琴图里佩的山脉里。

其实11月初在代Dao者的异梦中,已经提醒我,意大利西西里的山脉和贝尔帕索山洪会暴发,路面桥梁塌陷:我们这队车辆在黑夜中会掉下断桥,被山洪泥石流卷走,牺牲在意大利。异梦的作用是提前预警,让我们有时间来翻转灵界中预定的灾祸。代Dao真实地改变了原来的结局。

这里有个功课,我们需要容许自己被主“训练”,并且这训练不是在环境当下刻意做出的反应。

而是在这之前,因为任何导致人性轻易妥协的软弱,在压力和危机下,会被一一暴露出来,一不小心,就会要了你的命。唯有平日生命对付的训练,会塑造人稳定的内住坚韧和不惧艰难牺牲的性格并且能勇敢面对任何处境。

  • 原标题:你是我的传奇 环三(三)上

(未完待續。。。)

你是我的傳奇 環三(三)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