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澳大利亚原住民Dao告

背景:

澳大利亚原住民是包含澳大利亚土著人和托雷斯海峡(Torres Strait)岛民的统称,由大约500-600个部落和部族组成。各部落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每个社群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习俗和语言。

第一批英国移民到来后,原住民大量死亡于流行病及武力冲突:第一批英国船只在1788年与许多被定罪的罪犯一起来到现在的悉尼。在150年之内,估计只剩下欧洲到来之前10%原有的人口,原住民大量死亡于流行病及武力冲突。

澳大利亚的入侵,不合圣经上道德,也违反了英国和国际法。相比之下,尽管英国对马来亚和香港的占领尽管涉及恐吓,操纵及欺骗的行为,但确实承认了原住民现有的Zheng府权势并签订了合同协议。但澳大利亚并没有给予原住民领导人这样的尊重。

事实上,在船长的日志中记录了库克船长在他看到Botany Bay(今悉尼)海滩时,竟下令他的士兵枪杀原住民且宣称这整个东岸是一片无人居住的空地而将其抢夺为属于英国王室。而在塔斯马尼亚(Tasmania)岛国的土著居民,被刻意地消灭掉,仅留下最后几个象徽性的保护种族,再加上他们住宿很差的环境,很多也死于疾病。

为原住民辩护人士被Po害:

有一些澳大利亚人和移民试着和原住民成为朋友,并为他们辩护。那些为原住民争取能被公平对待的白人,往往遭到欧洲同胞的拒绝甚至暴力Po害。像英格伦教会传教士乔治·格里布尔这样的真诚的Ji督徒被愤怒的白人们所束缚,并在街头遭到殴打,只因为他们为澳大利亚原住民争取正义或对他们表示怜悯之心。

Ji督教传教士传不纯正福音:

许多在澳大利亚原住民中传教的事工是受Zheng府资助的Ji督教;因此,这些传教士反成为Zheng府“文明”和“同化”政策的代理人,而不是Ji督国度的大使。他们的双重角色,使得他们为Ji督做的见证不纯正。本应该是Ji督的爱,恩典和正义的资讯,因为他们受殖民统治者的支助,成为混杂的资讯。

澳大利亚原住民的自杀率高:

大多数的澳大利亚原住民并不覮得他们有活的价值,和美洲原住民的自杀率不相上下。撒但持续不断地借着无知和文化上的误解,来压迫原住民。许多原住民部落都是游牧民族,没有永久性的住所,却因此被认为原住民只是从某处经过到他处而己。那些从”皇室”给予或购买土地定居耕种者对原住民有恐惧之心,也把原住民当成入侵者。

对原住民观点稍有改善:

如今,由于主流澳大利亚人不再受到原住民生存的威胁,反而对他们的事业有着广泛的同情,至少公开表现不关心会被认为是不礼貌的。然而,澳大利亚”国庆日”是个持久的无知例子。这个节日是在庆祝第一艘船载着英国罪犯和士兵上岸后,开始剥夺原住民的土地,产业,最终还夺取了他们的生命。

对于大多数土著澳大利亚人来说,这一天是他们失掉最多,最悲伤和哀悼的日子。尽管要改掉澳大利亚全国庆典日期的举措越来越多,但反而是保守派Ji督徒似乎对澳大利亚原住民的悲痛最不敏感。一些原住民已经尽力称之为“生存日”来为这个阴郁的场合,作出一些积极的转化,因为至少他们的种族没被灭绝。

虽然原住民并非不清楚自己悲伤的历史,但他们选择专注于Shang帝的恩典,借着第一支抵达澳大利亚的舰队带来的第一部英国圣经感谢Shang帝,因他赐下了Shang帝的话语和赐生命的福音。这是种非常积极的看法,连Ji督徒都很少做得到的。

20世纪晚期联邦Zheng府倡议与原住民和解,2012年向原住民道歉:在20世纪晚期,和原住民和解成为了澳大利亚的重要政治议题。1991年,联邦Zheng府设立了原住民和解理事会,以促成和解。1998年,澳大利亚召开宪政大会讨论付诸公投的共和模式,连同在宪法中加入对澳洲土著及托雷斯岛人“致敬”的前言的提议,在1999年付诸公投但未通过。

2001年,联邦Zheng府题献坎培拉的和解广场(Reconciliation Place)。2008年2月13日,总理陆克文代表澳大利亚Zheng府向被偷走的一代的人士道歉。2010年,联邦Zheng府任命了以原住民领袖、法律专家和议员组成的小组,咨询如何在联邦宪法中对土著和托雷斯岛民做出承认。2012年1月小组提出的建议包括删除提到种族的宪法条文。

扶助原住民的政策效果不彰:

在过去十年里,虽然澳大利亚Zheng府对原住民事务的政策口号一直是“缩小差距”。这是指生活水准,教育成果,就业,健康期望,寿命等等。但在上瘾和自杀率以及几乎所有社会生活品质的统计指标中都反映了统计的差距-澳大利亚原住民并无享有同样的繁荣的悲剧。

事实上,据说统计数据只能与战区的开发中的国家相比,而非是在和平中的所谓“第一世界”的国家。尽管在许多领域己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Zheng府补救计画,但进展甚微。纵使大部分报导的进展,都可以归结为数据的操纵和Zheng府工作人员借统计数据收集方法,而做出良好的结果去发表。

澳大利亚Ji督徒与原住民建立实质关系:

Ji督徒一直站在“和解运动”的前端,去处理社会的深刻分裂,恐惧,伤害和不信任。想借着这政治行动和社区教育,以及对原住民和非原住民Ji督徒之间的忏悔和宽恕努力着。许多土著澳大利亚人感到他们被勉强去原谅,并且Ji督徒一般都把道歉与真正的忏悔混为一谈。

他们觉得一些象征性的仪式说抱歉,并没有产生真正悔改的果实,这种果实应该是可以通过改变的关系看得到的。纵然有些进展,但对一个被深度伤害的国家,在个人,百姓及国家仍需要很多的医治。

澳大利亚原住民开始在政治体育领域兴起:

从20世纪70年代起,澳大利亚原住民开始担任政治职位,1976年,道格拉斯·尼克斯爵士获任命为南澳大利亚第28任州督,自由党的肯·怀耶特成为第一个入选澳大利亚众议院的原住民议员。

在体育运动方面伊冯·古拉贡·考利在1971年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网球运动员,在运动生涯中赢得14个大满贯冠军。土著短跑运动员凯茜·弗里曼在悉尼2000年夏季奥运会开幕式上点燃圣火,并在接下去的比赛中赢得400米短跑专案,为原住民发光。

我因Ye和华大大欢喜;我的心靠Shen快乐。因他以拯救为衣给我穿上,以公义为袍给我披上,好像新郎戴上华冠,又像新妇佩戴妆饰。(以赛亚书61:10)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Shen的儿子。(马太福音5:9)

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4)

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

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好叫我的灵(原文是荣耀)歌颂你,并不住声。Ye和华─我的Shen啊,我要称谢你,直到永远!(诗篇30:11-12)

这些人要高声欢呼;他们为Ye和华的威严,从海那里扬起声来。因此,你们要在东方荣耀Ye和华;在众海岛荣耀Ye和华─以色列Shen的名。(以赛亚24:14-15)

【Dao告】

为英国殖民及澳大利亚Zheng府作认同性认罪悔改:

天父,我们来到祢施恩宝座前代替英国殖民Zheng府向祢认罪,我们对澳大利亚原住民不仁道的对待,抢夺他们的土地并且杀害他们,还把他们看为入侵者,刻意歼灭他们,加上英国殖民所带来的流行病,使得澳大利亚原住民大量死亡。如今许多部落语濒临灭亡。求祢赦免我们大量杀害澳大利亚原住民以及Po害那些为原住民辩护的人的罪。

谢谢祢已经使澳大利亚Zheng府为过去所犯的罪向原住民公开道歉,并且尝试修补与原住民的关系。求祢赐下真正悔改的灵以及智慧和策略给澳大利亚Zheng府,能真诚地全面性地尊荣原住民,帮助他们从无望无助中站起来,恢复他们土地原住民应有的地位及产业,使他们能走进命定,带来澳大利亚的复兴!

为Ji督教㑹做认同性认罪悔改:

天父,我们代替当年澳大利亚宣教机构向祢认罪,求祢赦免我们信靠Zheng府多过于对你的信任,没有向澳大利亚原住民传恩典和正义的资讯,也没有以Ji督的爱来对待他们,反倒成为Zheng府“文明”和“同化”政策的代理人,而不是Shen国度的大使。这样混杂的资讯对他们造成负面的影响,使他们沮丧、退缩、自卑和无望,不觉得生命有价值,导致族群高自杀率。

我们为澳大利亚Ji督肢体Dao告,求祢赐给他们爱原住民的心,明白祢对原住民在Shen国的计画及及末世争战的策略,再次点燃他们心中的热火,为他们Dao告并给予原住民实质上的扶持,与原住民建立关系,与他们同站立,同心合意,带下澳大利亚的转化,使Shen的国度降临在澳大利亚!

恢复他们属地长子的身份地位:

天父,求祢帮助原住民醒过来,在各个领域中,为自己发声。为他们所面临的贫穷、落后、卫生、教育和人权等问题,从历史上的被欺压、不公义走出来,为他们应有的权利发声。求祢释放智慧启示的灵,使他们真认识祢,知道祢对他们的爱,呼召和命定,在各个领域兴起。

奉主Ye稣Ji督的名宣告:压在他们身上的轭要因圣灵恩膏的缘故被折断。属于原住民的权利、地位、产业要被恢复。他们属地长子的身份地位也要被恢复。原住民要兴起发光,进入到Shen呼召他们的命定中!

祝福原住民:

啊爸父,感谢祢是创造原住民肺腑的Shen。他们的受造是奇妙可畏的。在母腹中,祢已复庇他们。虽然经历这么多灾害、逼迫、杀害、敌对和歧视,他们仍然要歌颂称谢祢是伟大的Shen,深深认识祢,如大卫王在Shen的施恩宝座前,歌颂跳舞敬拜Shen。

奉主Ye稣Ji督的圣名宣告:澳大利亚原住民是尊贵的Shen儿女,是Ye和华Shen所喜悦,Shen必恢复他们受造时的荣美。他们必要在七座山头为Shen发光,他们要起来,居上不居下,做首不做尾,他们的哀哭必变为跳舞,脱去麻衣,披上喜乐的赞美衣(诗30:11-12),他们要高声欢呼,为Ye和华的威严,从海那里扬起声来,在东方海岛荣耀Ye和华以色列Shen的名(以赛亚24:15)!


Email: services@omegaministryorg.com
Tel: 647.800.7881
The meeting location of our fellowship and Bible study:
158 Limestone Cres.,
North York ON M3J 2S4, Canada

©末后事工Omega Ministry Service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 website design : cheeride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