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赋予女性的尊荣

分享人:瑞格威

最近主吩咐我關鎖寫書。在聖靈帶領下,我做了大量研究,以聖經中關於女性的經文為重心,隨即有了驚人發現。這些發現與我多年以來靈里的感受一致,只是最近才找到經文依據。這些發現將給千萬女性帶來巨大釋放,也促使男性反省對女性的態度。

主耶穌說過,我們只有一位老師(就是聖靈),而聖經有許多不同的譯本,當不同版本之間有衝突的時候,想一想:神的思想是一的,不是像瘋子一樣分裂的。因此,對於任何經文,我們都必須倚重聖靈的闡釋。

(今天我們會提到)幾處關鍵的、常被引用的經文:

創世紀3:16 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腳跟,你的後裔要傷他的頭。

這句話,是神告訴撒但:祂已賦予女人一個崇高的使命,這使命就是女人將生出 將要毀滅撒但的那一位。這個應許非常美妙。因此,在女人的存在中,有著對於仇敵撒但的真正威脅。繼而,惡者會對女人作何反應呢?又會對那將要傷其頭的那一位作何反應呢?惡者想要加給她巨大的痛苦,以妨礙她實現她的至高呼召,於是女人被撒但視為將要摧毀其能力的眼中釘……還有什麼比透過她的丈夫來壓制她更好的辦法呢?儘管她的丈夫本該保護她、遮蓋她。於是,撒但開始勾引男人去壓製作為母親、作為妻子的女人,正如主耶穌在 約翰福音10:10所說的「盜賊來,無非是偷竊、殺害、毀壞。」於是撒但借著男人向女人行各種可怕的事。

然而,儘管這些事是撒但的意圖,但多數解經學家、聖經注釋學者 卻將其說成神的意圖。

所以,夏娃受了迷惑而在伊甸園犯罪,因而,明知故犯的亞當 收穫了權柄(作為獎賞),是真的嗎——為他的悖逆而受獎賞?因為《聖經》明說,亞當沒有受迷惑;夏娃卻是徹徹底底地被迷惑了。怎麼解釋《羅馬書》第五章呢?主明確說,罪是從一人進了世界。為防止你不清楚這「一人」是誰,聖經明確地說:是亞當,不是夏娃。你幾乎要以為這不在聖經中了,是不是?那不妨重讀聖經。

人們將其解讀成:那是在肯定亞當,否定夏娃。然而,當一個人未受迷惑的時候,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當一個人被迷惑的時候,他的意志並不能算數,因為他會把A當成B。聖經很明確地說,亞當沒有被迷惑。你會驚訝,我們在多少地方受了迷惑。

多數聖經注釋者似乎認為 《創世紀》3:16是對所有女人所發出的嚴重咒詛。這是真的嗎?

神咒詛了地,咒詛了蛇,但從沒有咒詛過夏娃。

那麼這會不會是針對夏娃及其之後的女人們發出的咒詛?

人們設想,《創世紀》3:16 「神的咒詛」的結果:女人將對丈夫有強烈的肉慾和依賴。甚至,加爾文——就彷彿他是神——教導說:「女人啊,你只該渴望你丈夫所渴望的(在生活的各個方面)。」 Adam Clark (一位我曾敬重的博士) 說:「女人啊,你當因懷孕、生養而承受巨大的痛苦。」 ——這是許多的《聖經》學者所教導的兩個方面。問題是,神從沒有咒詛過女人。祂咒詛過蛇,咒詛過地,但從沒有咒詛過女人(女性)。

我研究過所有的希伯來語聖經古卷(手抄本),手抄本有很多,但沒有一本使用了希伯來語中能表示「慾望」的單詞,換句話說,聖經在《創世紀》3:16那節中根本沒有用到表示「慾望」的那個詞,而被解經學家解讀為「懷孕」的那個詞,此前從沒有被用於表達「懷孕」。

所以,上帝絕沒有說到「慾望」,也沒有說到「懷孕」。這是確定的。

而那些扭曲原意的解經學家是受到了什麼影響,問題是,他們受了什麼影響?《聖經》說:將事隱秘是神的榮耀,將事查清是義人的榮耀。

令人瞠目結舌的是,當他們聚焦於咒詛、聚焦於咒詛所帶來的憂愁痛苦時,卻沒有想到,當妻子在殘忍的樂意如此待妻的丈夫手下時,他們所教導的恰恰迎合了這些殘忍的丈夫的喜好。

我百分之百確定:這個教導不在聖經中,而且是致命的。因為億萬女性因其受到了難以計數的傷害。

如果這個教導是正確的,那麼,有哪個女人會願意照顧嬰孩、會嚮往婚姻愛情等等這一切呢?因為(若這個教導正確的話)神咒詛了一切有丈夫的女人啊!

這樣的錯誤教導,將丈夫從誡命(你當愛人如己)中釋放出來,因為只要他所不愛且傷害得罪的人恰好是他的妻子就可以了,而他的妻子卻是他以珍愛、珍惜的婚誓所立下盟約的。因此,這很荒唐,因為經文被扭曲了。

四十年前,當我讀福音書的時候,我會想象耶穌是非常地生氣、向法利賽人吼叫、責備,那畫面不是很美——但那不是真實的耶穌,那只是因我裡面的污染而產生的想象。提多書 1:15 在純潔的,一切都是純潔的;但在污穢的,一切都是污穢的,連天地和良心都污穢了。

例如,如果我在一個所有人——尤其是母親——完全由父親掌控和主宰的家庭中長大,然後我去到教會,而教會中所教的又是這一套,那麼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嗎?我裡面會被徹底地玷污,隨即當我在讀《聖經》的時候,什麼都不純(我從經文所領受的,都將經文的原意扭曲了)。

這一周,我在你們中間看見了嚴重的玷污。

神只有一個誡命:你們應當彼此相愛,以純潔的愛彼此相愛。但如果你在一個從未有過純潔的愛的家庭裡面長大,看見的都是憎恨、吼叫、操縱、蹂躪,那麼你是帶著玷污成長的;而對已玷污的(污穢的),什麼都是不純的。

有一些人,他們從不傳講某些經文,因為他們無法理解那些經文(陳所的方式,或解讀的方式),因為他們察覺那些方式並不像 神的方式。但另一些人,卻會充滿喜悅地去傳講那些經文,他們會在教會將,又在家講,而且用在生活中,並且主宰、操縱、傷害、虐待。兩類人之間的區別在哪?

過去40年我從未研究過這個,所以,我向世界上每一個女人道歉。我被神所賜的啓示震驚。

(另一處經文)
「女人,你要在教堂(教會)中閉嘴。」 發生了什麼?那個單詞本是ecclesia(指 教會,信徒群體),但他們把那單詞改成了church(有 教堂的含義),一類建築物。耶穌從沒有說過「教堂」,你去查任何的聖經,所說的都是 教會、會眾、聚集。每一個希臘城市都有ecclesia,是人們聚集做出公告決策的集會。羅馬也是。

所以,「讓女人閉嘴」?這不是在教堂里,而是在教會里,這是不可思議的,而其背後的邪惡(所牽涉的虐待和操縱)是更加地令人難以置信。在教會里,也就是在聚會中,也就是,如果這個女人身邊的親人們也是基督徒,那麼她幾乎只要是在基督徒中間就都不可開口了!

我們知道,教會(基督的身體)超過一半都是女人,但如果你刻意砍掉一個身體的一半,這身體必受劇痛。

《創世紀》3:16——很多人所教導的——她應因懷孕而承受劇痛,並且她丈夫應徹底主宰她,這是否合乎道德?聽起來屬靈嗎?一點也不。亞伯拉罕,當撒拉棄絕夏甲要求將其趕走的時候,神對亞伯拉罕怎麼說的?神說「你要記得夏娃,記得我怎樣咒詛夏娃的,妻子的慾望是在丈夫身上嗎?」不!相反,神說:「亞伯拉罕,你是一家之主——撒拉告訴你的一切,你都要聽從。」 有意思,因為這裡「聽從」(英文hearken to)在每一個版本里都是譯為「順服」。

「我會將敵意放在你和女人之間,女人的種子(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這是關乎女性的多麼強有力的拯救的應許!難道,神剛說了這偉大的祝福,就轉而為女性加上咒詛嗎?

在《創世紀》中這節經文比希伯來語中對應的經文少兩個詞。所有的學者都知道這一點,卻輕鬆地解釋說:「我們最權威的詞源學家說 這裡是抄錯了。」

真的,難道人類家庭中的一半是任由另一半的處置嗎?

我們的主說,你當愛你的妻子,如同基督愛教會。千萬億萬的男性,離這個差的遠。他們甚至沒有在努力要遵行這吩咐,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源於對聖經的錯誤解讀。這真的關係重大。直到主吩咐我為此寫書,我從未真正意識到它有多嚴重,玷污之多。

這方面我還做了很多研究,不過那都在書中。

暫且我只說《創世紀》3:16…… 「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

這真的是一句嚴厲的話,其中有很多的「硬」。

在注目天父的眼睛、依隨聖靈的帶領、對聖經原文進行許多的研究之後,才發現:這句話本來是:A snare has increased thy sorrow and thy sighing, thou r turning to thy husband, and he will rule over you.’ (一個網羅增加了你的苦楚和呻吟,你正轉向你的丈夫,而他會治理你。)那聽起來就像一位父親的話語了。那是個聲明,而不是一個咒詛。為什麼人們把它轉變成了一個咒詛,背後有很深的東西在運作。在此我們不是僅僅與人類打交道了,我們是在與宇宙的黑暗勢力——邪惡交手。

所以,不是他們所強加的「慾望」等
含義,而是「轉向」丈夫,所以他會治理你。這是很珍貴的良善的話語(創3:16)。
這雖然是經過許多的研究所得出的結論,但是,如果你單單領受從聖靈來的引導和啓示,已經就可以看出祂所要表達的是什麼。為這個原因,我從來沒有研究過。我裡面一直都很清楚:那一類的解讀,並不是出於神的。但過去我並不瞭解——其邪惡是如此嚴重。

神並沒有咒詛男人或女人,祂咒詛的是,地和蛇。

林前10:31 無論或吃或喝,無論你做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做。保羅有一份熱情,這熱情就是讓神得榮耀。那是他的著重點——一切事情,都要為榮耀神為出發點,我們整個的聖會都當 歸榮耀給神。

林前11:3 我願意你們知道,女人的頭是男人,男人的頭是神。很重要的是:

在希臘語中,有兩個不同的表示「頭」的詞。保羅對二者都很瞭解。其中一個詞讀作「R-K」 表示「統治者、老闆、主宰」,另一個讀作「Pefali」. 當保羅在 《哥林多前書》11:3 使用「頭」這個詞的時候,他本可以使用「R-Kay」 (儘管R-Kay的含義,是我們對於 這節經文中‘頭’這個詞的解讀),卻用了「Pefali」,因為他拒絕在夫妻關係中使用R-Kay這個詞。Pefali的一個主要含義是 領先進入戰役。那正是耶穌所做的,我們領先進入戰役,我們保護家庭,我們不總是要「告訴」人們該怎麼做,而是要以身作則,身體力行,展示給他們該怎麼做,這很重要。

關於女性,被曲解的經文,還有很多:例如,關於「遮蓋」的經文。

保羅並沒有使用 表示 「加在頭上的一塊布」 這樣的單詞,但人們加在了經文中。

保羅所說的是 女人披戴著這樣一種權柄、一種能力,是ECSOUSIA,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希臘語單詞,這個單詞不是指蓋在頭上的一塊布!根本不是!任何一個研究經文的人都能發現這一點。保羅強調得很清楚,但他們(人們)嚴重地串改了《聖經》。

如果主想要寫下一個問題,他會寫出一個疑問句,如果主想要表達一個觀點,就會寫出一個陳述。例如,「我很年輕」,與「我年輕嗎?」完全不同。而人們對《聖經》做了至少兩次這樣的切換(串改),容我為你們指出:
第一處:《哥林多前書》11:13 你們自己判斷吧:女人祈禱而不蓋著頭,是不是很美?

14 本性難道不是告訴你們,男性留著長髮,是羞辱?——我們的本性並不認為長髮是羞辱,因為,想象一下耶穌,長髮,——根本不難看(不羞辱)啊!保羅真正在說的是「我們的本性不認為長髮是羞辱。」但如果這裡是一個反問句的話,那麼整個的古代中國男人全都留著長髮,都是違背本性的了?那麼,主耶穌留長髮,也是羞辱了?(教導說男人留長髮是羞辱)真是荒謬,但我們卻曾當作真理接受下來。看看它所結的果子吧……

頭上有什麼,真的能在天使看來很有能力嗎?超過四十年,主不斷告訴我:重要的只有心。而天使知道人們心中的一切。
「保羅我們認識,耶穌我們也知道,你卻是誰?」

保羅說,女人的頭上有著Ecsousia。他們把這個詞Ecsousia(表示:權柄)換成了 「頭髮」。我越是研究這真相,越是感到(他們的做法讓人)惡心。

第15節,「女人有長頭髮,是她的榮耀,因為這頭髮是給她做蓋頭的。」什麼是蓋頭的?是頭髮,不是一塊布。

然後,保羅說:16節 「若有人想要辯駁,我們這裡卻沒有這風俗,我們的各種聚會中也是沒有的。」(其中並沒有表示「教堂」的詞。)

他談論遮蓋,重點在於 男人不該穿那遮蓋。換句話說,保羅在這裡的重點是,當進入悲痛懊悔的狀態時,你不需要在頭上穿戴什麼,因為你有神的榮耀,你已經重生了,你是新造的人了。因為當時人們在戴那些東西,稱為tallit(猶太祈禱巾)。

然後他說,剃掉頭髮是個恥辱,因為那是淫亂中的人所做的,淫亂中的人會剃頭。

人們會以玷污了的眼睛 曲解了這些經文。所以在解讀經文的過程中,他們看到的是咒詛,看到的是操縱(控制他人)的需要。經文被一改再改,背後有靈界的勢力。被串改的經文如此之多。

《提摩太書》2:3 我願意男人舉起聖潔的手,處處禱告……同樣,女人……

保羅說到他願意女人怎樣祈禱,讓他們穿戴樸素,而不是鑲金帶銀——金辮銀釘是當時某個階層的特徵……保羅在這裡強調:禱告是最重要的。

聖經學校中教導中,提摩太書和提多書是教牧書信。這我不贊同。提摩太和提多是保羅看作兒子的非常親近的晚輩。這兩封書信不是寫給隨便什麼人,而是寫給親愛的「兒子」的。但人們卻在聖經學校中說,如果你想做牧師,就得讀教牧書信,——提莫太書和提多書。

這是扯淡。因為這兩封書信是給親愛的兒子的,是私人的叮嚀,例如;「提摩太啊,因你胃口不清,屢次患病,可以稍微用點酒。」 但如果是教牧書信,就成了規定:每當有人胃不舒服,就該給他酒了!

提摩太和提多是保羅所親愛的兒子,他說的是「我親愛的兒子啊」,人們卻切換了本意。

然後保羅又說:「不要忘了帶來我那些書卷。」這是保羅對他「親愛的兒子」特別的叮囑。但人們卻扭曲了,說這是一個牧師必須為其會眾中(的婦女兒童)一直做下去的。絕對是荒謬的。

聽聽這個,你再多聽幾次我上面說到的,看看會發生什麼。

第十節,but which becomes woman professing godliness with good works…

professing那個詞是談論、宣告、宣講福音、開口傳講,那個詞很清晰,這女人在宣講福音。

保羅寫道:「讓那女人沈靜順服地學習。」注意,保羅在此用的是單數詞女人,不是複數。如果他想指的是女人們,而不是某一個女人,那他一定會用複數詞。當時保羅在雅典待了三年,導致了巨大的震動。那城的偶像戴安娜失去了眾多「粉絲」,人們帶來許多的偶像和拜偶像的書,進行棄絕、焚燒,持續了三年之久。然後他讓提摩太在那裡照應,並說:「讓那女人學習」——那是個很高的褒揚,因為當時女性普遍並不能就學。所以,保羅說讓那女人學習,是非常正面的。

然而,我們過去所領受的教導卻帶著相反的意味。我感到,這是因為我們是帶著玷污了的眼睛看那些經文的。

顯然,當時另有一個女人帶來了另一種教義,認為是夏娃先被造,之後才是亞當,當時那個城市有那種理論,是因為雅典娜廟中所有的祭司都是女性,其中特別有一個女性在製造麻煩。保羅知道這一點。所以他說:「讓那個女人沈靜地學道。」 「學」這個詞也用在男性身上:「為成為拉比而學習的男性」……但我從沒有聽到這個詞用在男性身上時產生那種陰暗的效果。用在女性身上時,卻被解經學者闡釋為「閉嘴!」「壓下去!」之類的吼叫。你也許不會用那種方式去說,但那種態度正在從你裡面發出來。

我們手中有一個戰爭,是針對女性的嚴酷攻擊。現在是揭露的時候了。

聖經說,男人獨居不好,卻沒有說:「女人獨居不好。」
聖經沒有說:「女人應找到一個丈夫。」 卻表示,男人應尋得一位妻子。
很可能,男性很容易掉出神的旨意之外,是比女性有更多的掙扎。
聖經說:「那女人一生對她的丈夫有益無損。」 (箴言31)

有一個詞出現在聖經中兩百多次,只有一次是被譯成「美德的」,是在描述女性的時候,在箴言31. 其他兩百多次,這個詞的意思是 軍隊、強壯、大能,但同一個詞,用到女性身上的時候,就被翻譯成了美德,而隱藏了所有其他那些意思,不可思議的含義:她是強壯的,軍隊的,滿有能力的……

而在保羅的上下文中,是有一個女人在操縱一個男人,兩者都是單數。那是保羅單獨對提摩太囑咐時提到的一個個案。

至於,「我不許女人講道」?

提前 2:1 我兒阿、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這裡,人包括男人、女人。保羅在告訴提摩太,應當訓練起能夠教導他人的忠心的男人、女人,以便他們能教導他人。

是不是發現有什麼不對勁了呢?我所講的這一切,你都該認真查驗。

我們都排在一條線上,有一天我們——包括所有在網上收看的人——都將站在神面前。
我們最好是認識那真理!

提前2:15 女人若常存信心愛心、又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他們(串改聖經的人)漏掉了一個冠詞(把「那生產」改成了泛泛的「生產」):保羅說的「生產」,帶著一個定冠詞,意思是那應許的種子,是父向夏娃所應許的彌賽亞,接下來一句,保羅說他們——指的是眾人(男人、女人、一切的造物)——會因 那聖子的成孕而得救。這與眾女性懷孕生產之間 沒有任何關係,絕對沒有關係。這經文被扭曲成「女人借著懷孕生產得救」,是多麼大的玷污!我們必須有純淨的眼睛,才能有純淨的看見。有一天我們將站在神面前。

以弗所書5說丈夫是頭,意思是 率先出去,領路,不是說 男人是女人的頭;弗5 說的是 丈夫是妻子的頭。但在基督的身體中,只有一個頭,基督,祂在整個身體之上。我相信基督的身體只有一個頭,不是雙頭怪物。而在家中,丈夫應率先出去。但在聚會、教會中,我們只有一個頭,是基督。願神憐憫,我們該有純淨的心了,是時候了,因為仇敵行著如此多的邪惡。而主指示給我兩個原因:一個是驕傲,一個是對軟弱(柔弱,弱點)的仇恨。

林前7:1 論到你們信上所提的事——哥林多教會寫信給保羅,保羅說過你們有許多教師,但沒有許多父親,我成了你們的父親——所以他們屬靈的父親(保羅)在回答他們的問題。他們有許多教師,也包括猶太教教師,那些猶太教教師想把他們拉回猶太教。所以他們寫信給保羅,問到好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男人不碰女人是不是比較好。第二件事,7:25 談到處女,第三個問題 8:1 談到獻給偶像的物。保羅是在回答所有這些他們給他的問題。第四個問題,是12:1 關於屬靈的恩賜。這些都是保羅在回應他們的問題。

第五個問題,14:34 「讓你們的女人在聚會中安靜, 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像在聖徒的眾教會一樣.因為不准他們說話.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他們若要學什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請注意,這是哥林多教會寫給保羅的問題,並不是保羅的吩咐!!!因為,接下來一句,保羅就說了:「什麼?!難道神的話是從你們(男人)出來,或單單從你們(男人)出來嗎?」( 神的道理、豈是從你們出來麼.豈是單臨到你們麼?)若有人(男人)以為自己是先知、或是屬靈的、就該知道、我所寫給你們的是主的命令。

保羅是在斥責他們,多麼荒唐!竟然說女人應在會中閉口。多麼荒唐!那是保羅所說的。但如果你沒有領會,你就把哥林多人要問的、所希望的,當成了保羅的吩咐!而保羅卻是在斥責他們那種(不許女人講道的)觀點!

上面經文中,提到的律法,誰能告訴我那是什麼律法?律法哪裡說女人就是被咒詛的、應該閉嘴?答:當時有 巴比倫的塔木德,口頭律法,裡面有可怕的教導,充滿對女性的仇恨。

當保羅從《舊約》引用律法的時候,他總會具體地引用,尤其是對哥林多人。因此,上文(林前14:34-35)絕對不是保羅的話,而是引用哥林多人向保羅提出的(問題)。而保羅隨即責備他們,說「你們以為你們是誰?你們是先知嗎?神的話只從你們出來嗎?」保羅絕對認為女人應該在會中說話的。許多的經文,是保羅提到女人的,但從沒有表示女人不應說話。

仇敵做了很多的毀壞之工。當今有許多的女人不曉得 神是誰。因為她們看到的是一個蹂躪她們、操縱她們、要她們閉嘴的怪物,而且這怪物只要她們順從丈夫所說的。那在聖經中並不存在!
但在男性的教導中,卻存在!這不是由聖靈啓示的,卻一代又一代地流傳下來!

我注意到一個現象:在那些強調這些錯謬理解的家庭中,他們從不、從不聚焦於純愛。哪怕是一個家庭,也沒有。這些是宗教的(而不是真信仰)教導,這教導怪罪神、怪罪保羅。教導這些的家庭中,沒有一個將神的愛視為他們生命中的第一位。

若有家庭將神的愛視為第一位的時候,他們會怎樣處理子女間的相互傷害?他們必定會回應,會激憤,因為彼此傷害是邪惡的,不是相愛的。但他們中沒有一個。

我發現,凡是關注在其他那些錯誤教導的家庭,教導本身會變得越來越高(超),而人卻變得越來越低微,心裡的態度則越來越硬。我想告訴你們:這根本不是神!這使神非常地悲痛。

所以,這些哥林多人,保羅是在說:「是的,女人應該說話!」

很可能是猶太教師們在迫使他們吩咐女人閉口。多麼荒唐。魔鬼騙了我們。

我們得做些什麼。我們得把純潔帶回來。看看果子吧。我們需要主。

其中有些經文我也曾教錯,當時並不知道是在讓主傷心。既然知道了真理,我再不會那樣地教導。

當我開始研究,看到一些學者們在教什麼的時候,我感到想吐。

例如,有些很優秀的學者,他們教導女人需要有蓋頭的布,因為你是如此美麗, 以致天使想跟你發生關係。真是荒唐!這裡面很多的教導真是荒唐!但如果你尋求真理,由聖靈做你的教師,並清理掉所有的玷污,主會教導你的。

最後一節經文,提多書1:15 對純潔的,一切都純潔;但對玷污的,一切都玷污,連良心都玷污了。

我們中有許多人,在以玷污來解讀處境和他人,或許當你是孩童的時候,曾被一個權威人物(家長,等等)玷污。,透過暴怒等等。你就被玷污了。然後如今,當人們對你說一些話的時候,不管他們怎樣,你聽著他們的話,看著他們的臉,你會是帶著玷污來看的。我感到了你們有很多的恐懼,問主「出什麼事了?」那就是主給我的回答。

所以,不管你遭遇什麼,當你解讀的時候,你是否會限制那玷污的解讀方式,或是以為我想要操縱你?玷污中沒有真理。

當有人以純愛來向你說話,你卻會以玷污的眼睛來看,就錯誤地解讀了。

同樣,關於 神對於女性的態度,我認為沒有任何領域比這個領域有更多的玷污。

彼得說,若一個丈夫不以可見的方式尊榮他的妻子,神會切掉他的禱告。見《彼得前書》

我們的天父上帝有著對於女性的極端的愛。新郎對新娘說,讓我得見你的面容,得聽你的聲音。因為你的聲音美好,你的面容秀美。那是新郎對新娘的感受。

今天多少女性感到自己是特別的?你知道嗎,神造我們是平等的。多少女人相信這個?多少男人相信這個?在基督里,沒有區別。基督是一切。

在亞當里,是的,有不同的標準。

但在基督里,完全不同的——基督是一切。我們不可再按肉體來認識任何人,我們當按著靈來認識他們。

我們需要很多的醫治。

我想要以禱告結束。
來10 說  以誠懇的心來到主面前,祂會潔淨你,洗去所有邪惡的意識。

我們需要很多的潔淨。

我們這裡許多的姐妹,以及在網上收看的,

我將你們帶到主面前,

如果你是一個女孩或一個女人,你可以到前面來,沒有人會碰你。我只想你見到天父,我想祂來觸摸你。就是你和天父。祂說,勇敢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仇敵已幾乎使你變成「不存在的存在」,意思是,你並不特別,也沒有特別的東西可以給予——你在那裡,卻幾乎不存在。那是惡者做的。那不是天父。

所以天父,我邀請你,現在臨到你的每一個女兒,你知道她們所受的一切傷害、經歷的一切痛苦,一切的玷污,曾被鎖進她們的意識和記憶的——那些被權柄人物虐待、操縱、主宰而未能尊榮、珍惜、愛護的記憶。天父,我將她們高舉到你面前,求你給她們看到你的真理,她們更軟弱,但因此配得更多的尊榮,她們並不是更卑微。天父求你也給我們這些男性都看到,你曾吩咐我們給軟弱的器皿以更多的尊榮。

求你醫治她們的記憶、痛苦,將一切的玷污從她們裡面清除掉,以便她們能站對本位,在你的家中——將她們安置在你王家中,你寶貴的女兒們,在你的王家的家中。我呼喚你們中的每一個進入你的位置,在你父神的家中,來到你的位置上。盯著你的天父看,打破那說你無足輕重的謊言,以及一切試圖說你更偉大的悖逆——你們是平等的,男人需要你,男人獨居不好,男人需要一個女人,基督的身體需要你,更重要的是,世界需要你。我釋放你離開那捆綁,以及那罪疚感,我釋放你(每一個姐妹)進入父神的掌中,懷抱中。

《西番雅書》3:17提到,上帝在他的孩子以上歌唱。你相信你的天父會在對你歌唱嗎?讓他對你歌唱。

在這房間里,以及在線觀看的,你們中的許多人,你內心有一個很深很深的傷痛,或許是你從來沒有想到的,這是一個深深的痛苦——因為 你生為女人。

奉基督的名,我打破那謊言,我釋放你脫離那個謊言——我釋放你,享受你的生命——作為一個女人。天父,我釋放她們中許多無法領受愛的人,幫助她們能夠領受愛與尊榮,我釋放你們脫離一切的自我憎恨,主啊,我們選擇進入純愛。

主啊,也求你赦免我們男性,因我們未能尊榮女性,天父赦免我們,為我們的麻木不仁、並未體貼你的女兒們。
感謝你,主!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幾年中,主會在全球施行深刻的醫治,尤其是在女孩當中。

因此,出現了一個問題:有多少男性真的願意 在天父的真愛中成為祂真正的器皿?

本文轉發自 華語安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