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態在改變!猶太人昨天在聖殿山警察默許下公然禱告! 最終目標是在第三聖殿獻祭!

圖:猶太人在聖殿山警察的默許下禱告

《耶路撒冷郵報》周四在游覽聖殿山時發現,猶太信徒現在可以在聖殿山上禱告,這似乎是警方默許的。
盡管以色列警方堅持認為幾十年的政策沒有改變,但猶太人現在——完全在警察的視野下——以不顯眼和不引人注目的方式進行著禱告。

Waqf(伊斯蘭宗教基金管理機構)一名高級官員說,他不知道聖殿山的現狀有任何改變,但他警告說,任何改變都將導致新的抗議,並引發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強烈反應。

動圖:猶太人在聖殿山當著警察的面聚集

在拉比·以利亞胡·韋伯的帶領下,10名猶太男子在周四早上7點非穆斯林參觀時間開始時登上聖殿山,同時歡快地唱著”讓我們去聖殿吧”。記者在參觀聖殿山周圍時加入了這個小組。

該小組以典型的逆時針方向圍繞聖殿山開始游覽,像往常一樣,由幾名警察陪同。
(注:根據聖殿研究所資料,普通人需要逆時針圍繞聖殿游覽,而心中傷痛的人則順時針游覽,如此便使兩種人迎面相會,叫傷痛的人得他人的安慰)

他們從穆格拉比門開始,繞著東側行進,在不同地點停下來,最後從西側的鎖門離開,進入耶路撒冷老城的穆斯林區。
到達金頂寺的東門後,韋伯和猶太男子及兩名婦女停下來5至10分鐘,背誦了猶太信仰的中心,重復的阿米達禱告(Amidah prayer),包括會眾誦讀的禱告部分。

動圖:韋伯拉比團隊在聖殿山禱告

每位Kohen,祭司血脈家族的成員,會在每天早晨敬拜時為信徒們進行祝福。

他們充分地進行了禱告,並且當著護送這群人在聖殿山周圍巡邏的警察的面這樣做。警察們為這群敬拜者提供了完成禱告所需要的時間。
他們是故意以不顯眼的方式進行禱告的,沒有在阿米達禱告中通常進行的跪拜動作。韋伯還靠在石頭上,以避免引起注意。

韋伯說,他和他的崇拜者故意以”不外向”及”不對抗人們”的方式進行禱告,警察在他們這樣做時不會干預。

動圖:聖殿山警察默許韋伯拉比團隊禱告

“但如果我們面對Waqf官員這樣做,那就不會被接受,這也不是我們的目標。

這整個早晨禱告儀式的截斷版本以非常謹慎的方式進行,但敬拜者顯然參加了一個可辨認的猶太禱告儀式。

禱告結束後,團隊繼續他們的游覽,再次佇立了15或20分鐘,聽韋伯教導塔木德某頁上的一個教訓。

過去,警察會經常驅逐或拘留任何在聖地以任何方式禱告的非穆斯林,這一立場也大多得到法院的支持。
法院裁定,雖然理論上猶太人禱告在聖殿山上是合法的,但出於安全考慮,警察有權阻止。

動圖:2015年,以色列之地活動家Josh Ingber因在聖殿山禱告被警察逮捕

警方發言人米基·羅森菲爾德否認警方對聖地非穆斯林禱告的態度有任何改變。

“聖殿山的現狀完全一樣,”他周四告訴《華盛頓郵報》。”策略沒有改變。

“所有非穆斯林禁止禱告“一直都是聖殿山的現狀。警察之所以禁止禱告,是因為擔心它可能會加劇緊張局勢,並導致巴勒斯坦民眾的暴亂。
前往聖殿山的猶太游客過去受到警方的極度懷疑,而”穆拉比特”活動分子則被迫高喊和騷擾猶太游客,這使得前往該遺址的經歷極為不愉快。

動圖:2013年,聖殿山的警察逮捕了13名在聖地禱告、揮舞以色列國旗的猶太人

猶太聖殿山活動家認為,現任國內安全部長吉拉德·埃爾丹(Gilad Erdan)使該地的條件更加可接受和歡迎猶太游客。因此,猶太人的參觀人數急劇增加,從 2015 年的約 10,000 人增加到 2019 年的 29,000 人。

“我們登上聖殿山會使世界知道上帝的名字,”韋伯說。韋伯是聖殿山猶太拉比學院的院長。
韋伯幾乎每天都去山上誦讀晨禱文,並說他已經這樣做了好幾個月了。

動圖:韋伯拉比是聖殿山猶太拉比學院的院長

韋伯說:”我們在聖殿山上存在的本質表明,這個地方屬於猶太人。”
“如果我們不來,(它會看來似乎)我們不感興趣。聖殿山是我們的,我們需要知道出現在那裡的重要性。”
韋伯說,他希望最終能夠以更有序和完整的方式禱告,在聖殿山禱告時需要正確的禱告,並使用禱告披肩和Tefillin(經文匣子和手臂綁帶),所有這些都在目前是不可能的。
然而,最終目標是重建聖殿。
“最終的目標是能夠在聖殿中進行獻祭,”韋伯簡單地說。”我們現在並沒有真正處理這個問題,因為它的發展需要經過很多階段。”

關於聖殿山上的猶太禱告,宗教上尚且存在爭議,更不用說重建聖殿的工作了。

有影響力的妥拉學者邁蒙尼德斯教導說,聖殿將由彌賽亞建造。其他學者認為,在彌賽亞時代,聖殿將從天上降下來,而現代右翼則呼吁猶太人現在重建聖殿,迎接彌賽亞。
韋伯繼續說,”我們正在進行更多努力,以求在聖地恢復正常的禱告方式。我很樂意明天能這樣做,但進行獻祭現在聽起來有點遙遠。”

聖殿山活動家最近發起了一項運動,讓該聖地也向非穆斯林游客開放。

非穆斯林目前無法在星期五和星期六訪問聖殿山,盡管在2000年之前,他們可以在星期六參觀。

在阿裡爾·沙龍當年訪問聖殿山和第二次起義爆發後,聖殿山完全向非穆斯林關系。當它於2003年重新開放時,非穆斯林僅於星期六禁止訪問。

文章出處*源於Jpost,由小星星整理編譯https://mp.weixin.qq.com/s/OqjCAzWRNEovGcabcYjmI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