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透過每一次危機來預備你進入命定——John Paul Jackson

當事情並未按照你的期待來進展的時候,神在做什麼?

神在時間之外,看著時間,祂曾計劃將你放在何時,並為相應的目的而設計你,好使你完成命定。《傳道書》3:11 “……萬物各按其時……” 對於一切事物,都有其在日光之下的特別的時間、和目的。你被放在這裡、在此生活,也是有著特別的時間和目的。同樣是因為這時間、這目的,你聽聞這信息。這些時候、征兆、季節,是神的時間線。

聖經中神的時間線是怎樣運作的,也將運作在你的生命中。

我們來看聖經中的兩位:掃羅,大衛——最終我們將看到,某一天(24小時)改變了他們生命中的一切,而當時他們並未察覺。

大約在公元前1047年,撒母耳膏掃羅為王。那是在亞當後大約三千年。當時掃羅大約三十歲。當撒母耳正要膏掃羅的時候,人們到處找不到掃羅,終於找到掃羅躲在一堆器具中——躲在一堆裝滿雜物、貨物的器具、行李下面。他為何在那裡?他是比眾人都高過一頭的,他是全以色列最英俊的人之一,為什麼躲在一堆行李中?由此我們立刻看到掃羅的致命弱點——懼怕人。他覺得人們不一定想要他或願意他成為王,所以躲起來。人們找到了他,他受膏為王。

一年以後,這個弱點再次顯現。撒母耳曾告訴他等他來到,好獻燔祭,以助以色列軍隊勝過非利士人。然而,撒母耳沒有按約定的時間准時到達,掃羅眼看百姓煩躁,掃羅覺得撒母耳如果再不來人們就可能離開,因此,為了不讓人們離開,掃羅心想“我是王,我來獻祭好了”,由此,掃羅僭越了君王和祭司之間的職責界限。為這個原因,撒母耳告訴掃羅:他的王位將不能傳給他的兒子們。這是他懼怕百姓的後果。

掃羅沒有意識到他是在經歷一個測試,而以為那只是一個尋常的日子。我們很多人都有類似的情形:我們沒有想到那是一個測試,以為只是尋常的一天。隨著人們越來越煩躁,我覺得“我有一個解決辦法”。

於是,當人們的壓力使他無法承受的時候,他獻了燔祭,犯了錯誤。

九年之後,看起來一切都好,勝利連連,掃羅再次面臨一個試驗。

這一次的試驗有些不同:神借著撒母耳吩咐掃羅攻打亞瑪力人,將他們盡都殺盡,因神要因亞瑪力人在摩西時代對以色列百姓所行的惡而審判他們,因此吩咐掃羅殺盡亞瑪力人,包括亞瑪力王,並要殺盡所有的牲畜。然而,掃羅留下了亞瑪力王的性命,而且,因為懼怕百姓,他留下許多牲畜。撒上15:14 撒母耳說、我耳中聽見有羊叫、牛鳴、是從那裡來的呢。而且撒母耳看見亞瑪力王亞甲也尚未被殺。撒上15:24 掃羅對撒母耳說、我有罪了、我因懼怕百姓聽從他們的話、就違背了耶和華的命令、和你的言語。換句話說,他懼怕百姓,於是聽從了百姓的意見。

這一次,撒母耳更加直截了當:撒上15:28 撒母耳對他說、如此、今日耶和華使以色列國與你斷絕、將這國賜與比你更好的人。立刻,耶和華的靈離開掃羅、有惡魔從耶和華那裡來擾亂他。(撒上16:14)在掃羅余剩的32年人生中,這惡魔的靈一再地擾亂他。

撒母耳開始為掃羅哀痛,因為撒母耳真的愛掃羅。

與此同時,當國度從掃羅被奪去時,那同一年,一個嬰孩誕生,就是大衛。

大衛漸長,逐漸成熟,到17歲時,已經空手打死過熊和獅子。

盡管在《詩篇》中我們讀到,他的身量比兄長們都小——他們都比他強壯、高大、健康得多。

因而,他能空手殺死獅子和熊是令人驚異的。

神吩咐撒母耳去到耶西的兒子們中找到一位,是要受膏成王的。

多少事情能在17年中發生?17年中,大衛長大了,撒母耳在哀痛,掃羅變老了——某日,時候到了,神吩咐撒母耳去膏大衛為王,大衛在十七歲的時候受膏為王。

不久之後, 他殺了歌利亞。他有信心前去,因他曾空手殺了獅、熊。

與此同時,掃羅仍在發瘋,從惡魔來的靈在攪擾他。

殺了歌利亞後,人們發現大衛會彈豎琴,不單能彈豎琴,而且能做琴,不單能做琴,而且他發明了世上未有過的一些樂器。一個非常有天賦的青年。

不久之後,掃羅向大衛扔長矛,大衛不得不逃命。

三年後,撒母耳死於110歲,那時大衛28歲,掃羅69歲。
三年後,大衛30歲在希伯倫成為王,並於希伯倫作王7年。
之後他來到耶路撒冷,奪取耶路撒冷,做王33年。
大衛共作王40年,在希伯倫於70歲過世。

有時間線。在讀的時候,幾乎很容易忽略。而一個詞meanwhile反復出現:“正在那時”或“與此同時”。當這邊的事情在進展時,與此同時,那邊的事情在進展……

撒上27:1 大衛心裡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裡

哦,這是一個撒母耳曾預言說會成為王的人,這是一個曾受膏要作王的人,這是一個曾經歷了許多的艱險和生死考驗的人,而現在他卻說:“我死定了。”可見在這一刻,大衛並不是滿有信心的。很快我們會發現,跟隨他的那些人也並非滿有信心。

大衛又一次在能殺掃羅的時候沒有殺他。第一次是在山洞裡,第二次是在這裡:半夜,所有人都在沉睡,守衛和士兵都在沉睡,為何?神使他們沉睡。撒上26:12 大衛從掃羅的頭旁、拿了槍和水瓶。二人就走了、沒有人看見、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醒起、都睡著了。因為耶和華使他們沉沉的睡了。大衛悄悄潛入營中,拿起掃羅的水瓶和槍,轉身而出,大聲呼叫:“我本可以殺了你,但我沒有,看我取了你的水瓶,取了你的矛,本可以刺透你的心,我卻沒有殺你——為什麼你要追殺我?”掃羅說:“有道理。對不起。”盡管如此,大衛仍然認為掃羅想殺他。因為,同樣的話掃羅已經說過三次。所以此刻大衛並不是滿有信心。

大衛起行,掃羅回耶路撒冷,大衛轉向非利士人,投奔亞吉。亞吉是一個高貴的人,是一個將軍,在非利士人族群中屬於高層,相當於一個精英,而且他有一支軍隊,可以說應有盡有。當時大衛有許多跟從者,其中有六百男人,加上婦女兒童。大衛為亞吉效勞約一年零四個月。然後他來見亞吉說 我們人越來越多,婦女又在生孩子,我們卻沒有地方安頓顧家,您能否幫助我們?亞吉說,大衛你一直忠心跟隨我,所以我給你一個小鎮子,在加沙南邊,在加薩與死海之間——叫做洗革拉。

於是大衛帶領所有跟隨他的約六百人及所有的家庭,下到洗革拉,開始一輪又一輪對周邊地區(包括北埃及、西奈地區及整個平原)的基色人、基述人、亞瑪力人、摩押人的掠襲,得了全部的牛、綿羊、山羊、銀、銅、上好的布匹等,於是洗革拉開始成為一塊寶地。亞吉對此並不知情,因為每一次亞吉請大衛做什麼事,大衛都輕松完成,忠心又忠誠,幫助著亞吉。撒上27:12 亞吉信了大衛、心裡說、大衛使本族以色列人憎惡他.所以他必永遠作我的僕人了。於是,大衛也覺得,一切都好。

然後,日子來到,大衛與亞吉再次會面,亞吉告訴大衛說,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之間即將爆發戰爭。同一天,掃羅也在舉行會議,神早已不再與掃羅說話,掃羅吩咐人為他找到一個巫婆。

手下為他找到一個巫婆在隱多珥。為何是隱多珥?(當我讀聖經的時候,我時常問這樣的問題:為何是這裡,不是那裡?為何是北以色列,不是南以色列?)隱多珥在以薩加支派境內的一座小城。以薩加是一個懂得時候、征兆、季節的支派,但他們沒有跟隨神卻向所有的超自然事物敞開,因此,當恩賜未得發展的時候,虛假的代用品就進來——這就是發生在隱多珥的事,許多的巫婆聚在那裡,那裡巫術盛行,通靈術、靈媒等等。

於是,掃羅去到隱多珥。撒上28:7,8……臣僕說、在隱多珥有一個交鬼的婦人。於是掃羅改了裝、穿上別的衣服、帶著兩個人、夜裡去見那婦人.掃羅說、求你用交鬼的法術、將我所告訴你的死人、為我招上來。那婦人並未察覺是掃羅,問你要什麼,掃羅說請你為我召上撒母耳來。隨即,撒母耳的出現令那婦人大吃一驚。撒母耳發怒。有人說那不是撒母耳,但那真的是撒母耳,因為聖經如此說。撒上28:16 撒母耳說、耶和華已經離開你、且與你為敵、你何必問我呢(意思是,我不會給你帶來任何好消息的)這聽來不是鬼說的話,因為鬼喜歡愚弄你,讓你把壞事當成好事,但出於神的話就如實而說。撒上28:15b 掃羅回答說、我甚窘急.因為非利士人攻擊我、 神也離開我、不再借先知、或夢、回答我.因此請你上來、好指示我應當怎樣行。

注意,神不再借著夢或先知或烏陵對掃羅說話了。這很有趣。如今我們多數人已經不再認為夢有什麼意義,但在古時君王們就寢時期待著異夢帶來答案。是什麼改變了?先知約珥說,在末後日子,神將借著異夢異像賜我們先知性的話語。然而當今卻有許多人以為“這是末後日子,但神不再以那種方式對我們說話了……” 我們必須非常小心,以免對神限定祂該怎麼做、不能怎麼做——因為那正是我們(許多人)的態度。《約珥書》說神會以異夢、異像、神跡奇事對我們說話,但許多人卻說“我們不要那些,我們不相信神會透過夢或預言來說話”。——你相當於是在對神說:“你選錯對我們說話的方式了。我們不要夢,也不要預言,我們只需要《聖經》。”

我們需要《聖經》,因其真、可靠、無誤。我不認為預言比《聖經》更高。但請注意,古時、當時他們有《妥拉》(摩西五經——《創世紀》《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但他們仍在聽神(當下)的話。而神的意思是:“我會給你當下的話語,不必將其放在經文的地位之上,但我所賜當下的話語是給你糾正、給你引導,告訴你做什麼、不做什麼。”那就是夢和異像的功用。那也是當時掃羅的問題——神不再賜異夢給他,先知也不再對他說話。

順便說一句,如果你覺得神透過夢來與我們說話是怪異的,不妨試試烏陵和土明。(出28:30 又要將烏陵、和土明、放在決斷的胸牌裡.亞倫進到耶和華面前的時候、要帶在胸前、在耶和華面前常將以色列人的決斷牌帶在胸前。《以斯拉記》2:63 ……用烏陵和土明決疑的祭司……)當大祭司戴著胸牌求問神哪個支派該做什麼或做了什麼的時候,胸牌上代表不同支派的寶石會亮起來…… 所以,如果你覺得預言或夢是怪異的,不妨試試烏陵和土明。(笑)

神已經離開掃羅,不再對他說話。

在大衛與亞吉見面的同一天,撒母耳在與掃羅說話:“耶和華必將你和以色列人交在非利士人的手裡.明日你和你眾子必與我在一處了.” 那是指陰間,當時暫時收納陰魂的地方。

掃羅立刻被恐懼吞噬,撲倒,巫婆為掃羅准備食物,催促他起來吃了走了。

與此同時,大衛在與亞吉會面。

撒上29:1,2 非利士人將他們的軍旅聚到亞弗.以色列人在耶斯列的泉旁安營。 非利士人的首領、各率軍隊、或百、或千、挨次前進.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同著亞吉、跟在後邊。

那個早晨,當掃羅與巫婆對話的時候,大衛在與亞吉對話。亞吉對大衛說,你要與我們同去爭戰,大衛已同意出站。並且我們知道大衛不是在裝假,因為 代上12:19 大衛從前與非利士人同去、要與掃羅爭戰.證明大衛的確是准備與非利士人一同對戰以色列了。所以,大衛並非在愚弄亞吉,他真的是打算那麼做的——與自己的同胞對戰,因為自己的同胞(以色列人)厭棄他。

所以,當掃羅在巫婆那裡的時候,大衛在亞吉那裡。亞吉對大衛說“我將使你成為將軍,你在我所有的一切中都是傑出的管理者,你將得到擁戴。” 於是,一場“軍演”——類似於運動會前的入場儀式——開始了,所有的將軍擺列,所有的陣列在他們面前列隊而過,所有人的斧頭都磨得銳利、劍都鋒利,所有人都鬥志昂揚,都精神抖擻。最大的總是走在最後,免得走在後面的人顯得渺小。而大衛及其跟隨者走在最後的最後。

於是那些非利士人大跌眼鏡,叫來亞吉說:“這些希伯來人在這裡做什麼?他們很可能在戰場上轉而襲擊我們。所以,你必須把他們趕走。我們不能冒這個險。而且,到了站場上,我們打殺的時候,很可能把他們這些希伯來人混同其他希伯來人一同殺死。所以,你告訴他們在日出之前離開,不然他們麻煩大了。”

於是,亞吉只好轉臉對大衛說:“大衛,對不起,你不能參戰。而且,你和你的人,必須趕緊打包離開,在日出之前離開。” 大衛倍感挫敗——撒上29:8大衛對亞吉說、我作了什麼呢.自從僕人到你面前、直到今日、你查出我有什麼過錯、使我不去攻擊主我王的仇敵呢。“今天早晨你剛對我說你是多麼器重我,傍晚就叫我們趕緊離開?”所以大衛的感受是:“連我的仇敵也不讓我與他們一同出戰。每個人都已棄絕了我,再也找不到更多的人來棄絕我了。” 你可以想像大衛的跟隨者們心想:“等等,我們以為我們要出戰了啊?這本是我們奪得國權的好機會——我們只要先打敗以色列,之後不久打敗非利士人,我們就可以做王了呀!大衛做王,那恰恰就是我們一直以來所期待的,自從出離亞杜蘭洞以來,我們一直期盼著這一刻——眼看就要實現,而現在卻……不能了?” 你幾乎可以聽到他們說:“或許這孩子(指大衛)終究並不會做王吧。” 於是,他們把所有的帳篷和物品打包,騎上馬,回到了洗革拉。

那個早晨,當他們前往洗革拉的時候,那同一個早晨,掃羅正在行軍向耶斯列,去和非利士人打仗。大衛在去往洗革拉的路上時,掃羅被爭戰困住,並如撒母耳所說,在當天就死了,他的兒子們也死了。以色列就這樣被交付非利士人之手。

撒上30:1-4 第三日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到了洗革拉.亞瑪力人已經侵奪南地、攻破洗革拉、用火焚燒.擄了城內的婦女、和其中的大小人口.卻沒有殺一個、都帶著走了。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到了那城、不料、城已燒毀.他們的妻子兒女、都被擄去了。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就放聲大哭、直哭得沒有氣力。 跟隨大衛的人們說:“我們跟隨這孩子這麼久,什麼好事也沒有發生,壞事連連。我們冒著生命危險一直逃亡,現在還失去了妻子兒女,財物貨物——我們曾為之奮鬥的一切都失去了。”

大衛甚是焦急。因眾人為自己的兒女苦惱、說、要用石頭打死他。曾經在亞杜蘭洞附近冒死經過敵營為大衛取水的勇士,現在要用石頭打死他。大衛不單為自己的家庭的失去而悲痛,而且在背負六百家庭的悲痛,而且在面對所有這些人的憤怒和威脅。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 神、心裡堅固。(David strengthend himself in the Lord his God大衛在祂的神耶和華裡堅固自己。)隨後,大衛才求問神。請注意,大衛是在堅固自己之後才求問神。這意味著,大衛意識到,自己處於信心的低谷。他意識到,“當我來到神面前的時候,我必須相信祂會為我行動。但現在,處於信心的低谷,我並不相信祂會為我爭戰,所以,我得先進入對神的信心,之後才可以求問神。” ——這與我們似乎相反。若我們發現自己將要被解雇了,我們第一反應就是“哦,天!神啊,他們要解雇我了,我要被辭退了,我身無分文,毫無積蓄,手頭僅剩的只夠存活六天左右,我該怎麼辦呢?”(笑)在還沒有充滿信心之前,我們就立刻開始求問神了。事實上,這種情況下,我們是毫無信心地來到神面前,卻期待祂會為我們行事。大衛卻懂得一個原則,這原則就是:永不要在你沒有信心的情況下,求神做什麼;總要先在主裡堅固你自己,然後才去求問祂。

大衛做了什麼,以激發祂的信心、堅固自己?回顧那時,他寫道:

《詩篇》77:10 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 大衛紀念主的年代(詩篇71:17a 神阿、自我年幼時、你就教訓我.換句話說,當我與獅子、與熊搏鬥的時候,你曾與我同在,自我年幼,你就教導我),紀念神的作為(你幫助我殺了獅子和熊,你幫助我殺了歌利亞,我感謝你,詩篇75:1 神阿、我們稱謝你、我們稱謝你。因為你的名相近、人都述說你奇妙的作為。)大衛知道,當他出去爭戰的時候,神的名與他相近,神與祂的名並不是分開的—— 耶和華拉法,祂是醫治,不是曾經醫治,而是當下醫治;在祂的名裡面,有著祂的所是。祂不是一個行動與名不相符合的神。祂的名與祂的作為,是不能分開的——你無法帶走某一個方面——祂是公義的神——耶和華mishpat——祂不是不行公平的神,祂不是不行自己的名的神。這就是為何我寫了那本書《365 Names, Characteristics and Attributes of God 神的365個名字、特征、特質》因其令我回想:神為我、為你、為每個信賴祂的人做了什麼。

《申命記》7:19 你親眼所看見的大試驗、神跡、奇事、和大能的手、並伸出來的膀臂、都是耶和華你 神領你出來所用的.耶和華你的 神必照樣待你所懼怕的一切人民。

別再害怕,因為神必以符合其名的行動來得榮耀。因為神只會因為無人能行的事得榮耀。如果是人能做的事,就不能給祂帶來榮耀。只有 惟有祂能做的事,才給祂帶來榮耀。

於是大衛回想神的作為,“我曾被教導關乎祂名的事,He will be everything His name is 祂必是祂的名所是(祂必照祂的名而行),祂必為我而行,祂的名與我相近,ok,那麼祂的名字有哪些?”


幾乎可以聽見大衛思想中的清單

  • 耶和華Tsidkneu——主我的義,行動純淨、道德完美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Mishpat——主我的公平,毫不偏袒、不偏待人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Checed – 憐憫的、良善的、看顧的、恩惠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M’Kaddesh – 耶和華是聖的,潔淨的、純而無暇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Magen – 耶和華我的盾牌,那隱藏我、蔭蔽我的保護者與我同在
  • 耶和華Shalom – 賜平安的神與我同在且必來拯救、爭戰、預備
  • 耶和華Shammah – 與我同在的主耐心引導並啟示祂的相近
  • 耶和華Rapha – 醫治、創造、義的、恢復(所失落的)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Jireh – 供應的、了解的、看見的、給予的神與我同在
  • 耶和華Nissi – 主我們得勝的旌旗 勇往直前的那一位與我們同在
  • 耶和華Nagad – 全知的主、預告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Ahavah – 愛、忍耐、良善、顧惜、憐恤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Elohim – 配得敬拜、榮耀的、無可比擬的、全能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Qanna – 忌邪的、愛至嫉妒的、為我嫉恨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Elyon – 主、至高的神、一切存在的(受造物的)解救者、占有者與我同在
  • 耶和華Olam – 主是永恆的,非因的、自創的、自存的(the uncaused, self-creating, self-existing One)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Hayah – the Lord is self-sufficient, great I AM, self-sustaining, self-creating One is with me 自給自足的、偉大的“我是”、自能創造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Kadesh – 主是聖潔的、純潔的、不受玷污的、不妥協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Elshaddai – 大能的、有能的、無限的全能者與我同在
  • 耶和華Owr – 主是光,大黑暗中發光的、榮耀的、光輝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 耶和華Kabod – 榮耀厚重的、豐富、燦爛、奇妙的那一位,與我同在

這才是與我同在的那一位!

而祂必不會在為我所行的事上失敗。

因我將自己持守在祂面前,祂對我的生命有計劃。

祂曾幫我殺了熊和獅子,曾幫我殺了歌利亞,曾幫我躲避掃羅的追殺——什麼都不能阻止祂將我放在這裡的目的和命定。大衛記起了撒母耳曾預言的:他將成為偉大的君王,以及他將贏得勝利,勝過一切仇敵。他記起了,神在他還沒有出生前就揀選了他,詩篇139:16 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或作我被造的肢體尚未有其一〕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

大衛知道,神的偉大必勝。

他知道,只要他弄清楚 神的計劃,就必奏效。

這樣一來,大衛充滿了信心,這時候,他准備好求問神了。

隨即,當他問神的時候,神說:“去把他們奪回來。”

“恰好”,就在大衛准備出發的時候,在沙漠中竟遇到這個埃及奴隸,沙漠有千萬平方英裡,偏偏他們撞見了這個埃及奴隸。偏偏,這奴隸原本屬於洗革拉的劫掠者。偏偏,他餓了。偏偏,大衛有吃的。偏偏,大衛善待他,給他吃的。偏偏,他就告訴大衛他們去哪了。偏偏,他們聽了他的話,找到了那幫人,而且偏偏,他們前一晚整晚宴飲,無力爭戰。於是,大衛的人馬能把他們全都殺了,只逃脫了幾個而已。“偏偏”——這一切都在求問神之後接連發生。

但這還不是故事的全部。

倘若大衛參與非利士人對掃羅的爭戰……當弓箭手圍攻掃羅的時候,非利士人必對大衛說:“大衛,來證明你的忠心,你說過要與我們並肩作戰,來吧,殺了掃羅。”在那種情況下,大衛會被迫去殺他原本不願意殺的人。

倘若大衛在那場爭戰中參與了,他就不可能及時地回到家,發現洗革拉被劫掠,也不可能及時遇見那個埃及奴隸,因那奴隸會已經死在沙漠了,那麼大衛就永不能再找到他的家人,而且他必失去一切——如果他參與了那場爭戰的話。

偏偏,倘若大衛沒有及時趕回洗革拉,就不能收回洗革拉被劫掠而去的所有親友和財物——是大衛在過去幾年間擄掠來的——而且,他也就不能在收回這些親友和財物的同時,收獲亞瑪力人從周邊地區擄掠來的財物,如此之多,以致大衛說:“我們得在十二個支派之間劃分擄物。以便把擄物分送出去。”

那一天,大衛從亞瑪力人奪取的財物,為他接下來七年的國權,奠定了基礎。因為要不然的話,所有人都會為誰來作王而爭論不休。是神奠定了大衛國度的基礎。而大衛若與掃羅爭戰的話,必然錯失國度,必然錯失一切。

大衛若與掃羅爭戰的話,或許在跟隨者中贏得聲望,因為他終於反擊掃羅了,但他會失去一切。

所以,我們發現,神(在那一天)為大衛做了六件事

祂保護大衛免於被迫去殺掃羅,於是大衛不必因為殺神的受膏者而遭受神的震怒;祂借著大衛從亞瑪力人奪取的擄物而為大衛供應並奠定了國度的基礎;祂借著使大衛退回洗革拉來面臨人生中最嚴重的危機,而預備大衛承受命定,由此他贏得跟隨者的加倍尊重;神提升了大衛,借著他在危機時刻的領袖表現;神使大衛受到眾人的愛戴,並宣告他作王。

當事情沒有按照你的計劃來進展的時候,神在做什麼?祂在預備你進入命定。而我們如此地忙於抱怨,以致錯失了命定。我們很多人都錯失了命定,因著忙於抱怨。

我們若懂得了神之道,就懂得:仇敵所行,恰恰不自覺地協助神的計劃。

仇敵曾擄走了大衛的一切,很可能有1500人之多,包括婦女兒童奴隸等。

神在使用每一個危機來預備你,為你的未來。如果你能認知這一點,你的命定就近多了,你的使命就快完成了。

很多時候,我們給了仇敵太多的“榮耀”——我們太關注仇敵所做的,而不是專注於解決方案。我們關注那能力小的,卻不關注那能力大的、無限的、全能的、全知的、全在的。

當你說“仇敵在攪擾我!”——魔鬼喜不自禁:“哦是的!”

“哦神啊,他給我帶來許多痛苦” ——仇敵說:“說對了!”

“哦主啊,仇敵傷害了我,我病了”——仇敵說:“啊哈,沒錯!”

每一次你說仇敵向你做了什麼的時候,相當於是給仇敵加分。

倒不如,“神啊,我是你的;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都在你掌控之中。我隨你使用。你可以提升我,也可以降低我,我任憑你來使用。我在此,是作為你國度的一個見證人。倘若將我像約瑟一樣放在監牢裡,使我成為一個更好的見證人,那麼,就這麼辦吧;如果把我扔進獅子坑,使我能做個更好的見證人,見證你的國度,那麼,就這樣吧。倘若被踐踏能使我為你的國度進行更好的見證,那麼,就使我被踐踏吧。你是神,你將我放在地球上有你的目的。我願達成那目的,我將行在尊貴品格中、行在信心中,並且我必不懷疑,你對我生命的旨意必然實現,而且這世界因我的存在而更好。”

世界應當因為你的存在而更好。每一個你去過的地方,住過的地方,都該因你變得更好;每一個你相遇過的人,都該因你而變得更好。

你以為你無足輕重,但是,你的意義重大。

在世界被造之前,神已經計劃了你。你在祂的國度擴展中,發揮一份作用。

但仇敵想讓你相信你是無足輕重的。仇敵想讓你i以為 神對你並沒有計劃。仇敵想讓你認為:也許你身上曾經有神的計劃,但你已經搞砸了。但這不是真的。

神赦免的能力是巨大的。當我們祈求赦免的時候,神原諒、赦免的權能是巨大的,並使我們人生的意義、目的,從頭更新。

當事情不像你所計劃的那樣進展的時候,神在做什麼?

祂在試驗你,看是否能提升你。

從沒有一個不帶來提升的試驗——從沒有一個不帶來提升的折磨、疾病或痛苦——如果你通過了那試驗的話,不論那是獅子坑,還是火爐,或是監獄——總有一個提升,伴著試驗而來,只要你合宜地應對。

關鍵是合宜地應對:但以理合宜地應對了,約瑟合宜地應對了,沙德拉 米煞 亞伯尼歌 合宜地應對了。

神在做什麼?祂要你合宜地應對你的試驗。如果你合宜地應對了,神會得榮耀,神的國度會擴展,你會感到滿足,在祂裡面——並且每一個你遇見的人,都會被改變,不論你是否察覺。

我發現,無需觸摸人們,就可以觸動人們,籍著神在我裡面的同在。當我走過人們身邊的時候,他們就被觸動,是因為我裡面的神的同在。不是因為John Paul Jackson,而是因為我裡面神的同在。那創造世界的,在我裡面。我不是祂,但祂在我內。

那曾運行在混沌之地以上的,在我裡面。我不是祂,但祂在我內。

祂的同在在我裡面,而且從我裡面彌漫散發出去,而且我越是破碎,祂的同在越是散發出去。就好像,破碎 容許 祂的靈 從所有(破碎的)的裂縫中彌漫出去。

並且因此我可以無需按手就能祝福人們。 “金銀我都沒有,但我所有的,我就給你”,彼得和約翰走過街,人們觸到他們的“影子”就得醫治。

你可以有同樣的經驗,這需要了解、需要信心,憑著信心而不憑著眼見。

“不可倚賴自己的聰明。但將你所做的都交托祂,祂必引導你的路。”

這些都要在你裡面,而且須形成一個思想習慣,是迥異於你的同僚、同學的。你能做到的。我被帶到這裡,只為釋放一個信息:“你能做到的。”

你不會失敗的。你能做到的。

天父,求你幫助我們。我們相信,但請幫助我們的不信。願我們對你的信賴,超過了我的智力所能了解。願我們即便在不理解的時候,依然信賴你。願你的目的得滿足,願你在創世之前對我們的計劃得以合法執行,並願每一個我們經過的人,都被改變,因著你的同在。奉耶穌基督的名我們祈求,阿們!

文章擷取自:https://mp.weixin.qq.com/s/_bvCDYlfxHAIEn8EhX8KZw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