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经歷神迹:一位犹太弥赛亚信徒的Aliyah回归见证

原标题:《我的阿利亚故事——在以色列经歷上帝的神迹》

曾经,我一直以为加拿大是我的家——我在那里的一个正统犹太家庭中长大,并度过了人生中的前三十年。

但后来这一切都改变了。在一次高危的怀孕期间,我经歷了一个惊人的神迹。此后,我开始相信弥赛亚Yeshua(耶稣),并开始阅读圣经。

我读到,作为犹太人,我们是如何因着自己罪的缘故被流放到地的四角的。但上帝答应我们,有一天会带我们回家。

每当我读到有关以色列的流散者回归的预言时,我的心就在我里面激荡,我想成为上帝这激动人心的末日行动的一部分。

当时,我是一个单身母亲,有三个孩子。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该如何移民回归以色列(Aliyah),但是在神,凡事都能。

不久,我在加拿大的弥赛亚教会遇到了我的丈夫,他出生于波兰。他也有着同样的强烈愿望,想要阿利亚回归。

于是,尽管刚刚新婚,我们还是收拾好了行囊,像亚伯拉罕一样满怀信心地离开了我们的土地、家园和家庭——父母、兄弟姐妹——只为去到那个祂会带我们去的地方。

当以航的飞机落地本·古里安机场时,我们第一次听到乘客们集体鼓掌和放声高歌。

下了飞机后,我们的脚掌踏在了以色列的土地上,那种感觉真是不可思议!

看到棕榈树在微风中摇曳,感受到阳光照在我们的脸庞,听到人们在我们周围说希伯来语——这感觉就像是一场梦,我们心中充满了喜悦。

(阿利亚之诗)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我们好像做梦的人。我们满口喜笑,满舌欢唿的时候,外邦中就有人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诗篇126:1-2

我们当时其实不知道要去哪里,就叫了辆出租车,先把我们和行李送到特拉维夫的一家旅馆。

在车上,出租车司机问我们去哪里。当我告诉他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时,他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At Yehudiyah(你是犹太人吗)?

当我回答“是的”时,他开始大声喊道:“如果这是你在以色列的第一个安息日,你不会想在特拉维夫度过的!你必须去耶路撒冷!

令我极其震惊的是,他随后打开手机,致电取消了我们在特拉维夫预订的旅馆。他转向我,然后问到:“所以……现在去哪里?”

这是我在以色列第一次感受到文化冲击。作为一个“友好、礼貌的加拿大人”,这种行为是不可想像的;但在以色列,我们的事就是大家每个人的事——我很快就发现这一点了。

当我的孩子在以色列出生时,人们总是对我的孩子们应该如何穿衣服、如何喂养或如何抚养有着许多看法(他们经常大声地表达出来)。

有时,整辆公共汽车都会因为我的孩子穿得太热还是太冷而争论不休。还有一次,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告诉我,我真的应该给孩子剪剪指甲了。

我开始明白,在以色列,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的孩子就是每个人的孩子,我们的事也是他们的事。

在喜乐的时刻,我们一起欢声笑语;在悲伤的时刻,我们一起哭泣。

在阵亡士兵纪念日,我们同心站立,一起唱以色列的国歌《希望》,为所有在战争中牺牲的士兵们悼念哭泣;在独立日,为着以色列国奇迹般地重生,我们也一同喜悦欢唿。

是的,和大多数家庭一样,我们有时也会争吵或意见相左;但我们也知道,如果需要的话,任何人都会用生命来保卫我们。渐渐地,这成了我对这个特殊的民族既喜爱又珍惜的地方。

当我们到达以色列时,其实仍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我想起了在耶路撒冷附近的弥赛亚村庄Yad Hashmona那里,有一个Be’ad Chaim的聚会,所以我们告诉出租车司机带我们去那里。

我们下车后,把行李扔在大厅,去到服务台登记,结果却发现房间已经订满了,旅馆里已经没有房间可以给我们这些疲倦的旅客了。

我们在附近的一家旅馆找到一个房间,参加了会议。

用希伯来语唱敬拜和属灵战争的歌曲(Kuma Adonai)真是太棒了,而且我们还见到了一些创作这些歌曲的弥赛亚信徒先锋音乐家们!

Ted Walker邀请了我分享我的见证。能向我的民族分享见证,并听到它被翻译成希伯来语,我感到非常高兴和喜乐。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精疲力尽,而且不知道该待在哪里,才不会快速耗尽我们有限的资金(这是一位来自巴巴多斯的宝贵主内姐妹奇迹般地奉献的)。

我俯伏在一块古老的石头上,向主哭泣恳求。突然间,一位漂亮的美国姐妹出现了,她问我们有没有地方住。当我承认我们没有任何线索时,她提出将她在内塔亚海边公寓免费给我们住宿整整三个月,直到我们能安顿下来,找到一个长期居住的地方。

哇!这是我们在那里的第一个神迹,但它只是许多神迹中的开头第一个。我们知道神喜悦我们的信心,当我们怀着信心从悬崖上跳下来的时候,祂就会俯冲进去,用祂永远的膀臂抓住我们,扶持我们。

像这样进行阿利亚回归,真的很疯狂(meshugah)。

我以前只作为游客去过一次以色列,那是在一次犹太会堂组织的青年之旅中。但从那时起,我便爱上了这个国家。

那是第一次,我感觉自己回到了真正的“家”。即使在那时我仍是一个世俗的犹太人,以世界上的方式生活,我却有在耶路撒冷的西墙有过一次令人惊奇的与神相遇的经歷。

我感受到了祂那充满爱的同在,祂是我的“阿爸父”,欢迎着我,祂的孩子,一位锡安的女儿,回家。

我向自己承诺,也向以色列百姓和上帝许诺,有一天我要回归。我花了20多年的时间来完成了这个诺言。

当然,阿利亚回归并实际面对以色列的每日生活,与仅仅来旅游是非常不同的——后来我很快就发现了!

住在5星级酒店里,享受着以色列美味的自助餐,坐着有空调的大巴车,与兴奋的年轻人以及帅气的以色列导游一起旅行,并没有正确地装备我去面对正式阿利亚回归的挑战

我们很快发现,这片土地上有巨人。除了文化冲击、经济考验和语言障碍(我的希伯来语只有小学水平,不太流利),我们还需要面对一个特别强大的巨人,叫做米斯拉德·哈普尼姆(Misrad Hapnim)——以色列内政部

显然,我的正统犹太教家庭有人告知了当局,我们是“信耶稣的犹太人”;因此,我们受到了调查。根据回归法,我们被剥夺了合法的公民身份。但其实,回归法明明规定着任何犹太人都有权进行阿利亚回归。

于是,我们开始了一场在属灵上和自然上,与以色列的官僚机构漫长而激烈的战斗。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感觉被“围困”了——我们无法去工作养家煳口。我们的孩子不能接受医疗保健或任何教育。我还流产过几次,我们的信心已经到达了极限。

但在这一切事上,上帝始终引导着我们,供应着我们,支持我们,直到最后,孩子们和我奇迹般地获得了我们的以色列公民身份。

内政部的一名职员(他知道我们是弥赛亚信徒)曾经说,只有我们“踩在她的尸体上”,才能拿到以色列公民身份。但上帝是有能力的。即使那些在人身上不可能的事,在神那里也是可能的。

不幸的是,我的丈夫从来都没有获得作为犹太移民配偶应享有的公民身份;最后,他甚至连工作签证都被拒绝,无法养家煳口。

这时,我们又在以色列生了两个孩子,但我丈夫在法律上是不允许工作的。我们发现自己无家可归,无助又绝望。

我最后一个孩子阿维·阿德的出生使我的健康受到了影响——本来我们计划在内盖夫沙漠的家中分娩,结果我却出现了生命危险。我和孩子被紧急送上了ICU救护车,去往别是巴进行抢救。

最后,在2003年,我最小的孩子只有6个月大时,我的丈夫被驱逐出以色列,他们只给他14天的时间离开这个国家。我丈夫一直在以色列全国各地传福音,而以色列当局要赶他出去!

在完全的破碎之中,我们已经筋疲力尽,没有资源可以继续打那美好的仗了。

当我们回加拿大时,我们都很伤心。它意味着我们希望和梦想的破灭,最终也导致我们婚姻的破裂。

但几年后,在2009年12月,上帝开了一条新路,让我和我的孩子们回到犹大山区中,我们曾经重建家园的一个小村庄(moshav)。

我虽然(或作必)播散他们在列国中,他们必在远方记念我。他们与儿女都必存活,且得归回。 撒迦利亚书10:9

我的大女儿(最初回归时她16岁)找到了她的“王子”,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敬拜主领、作曲家和视频制作人。现在,他们和五个漂亮的孩子(我的孙子)与我在同一个村子里安家。

看到上帝在这片土地上所做的一切——兴起新一代的弥赛亚犹太信徒——敬拜者、祷告战士和教会领袖,来牧养不断增长的羊群,这真是令人惊奇。

尽管面临着挑战,生活在以色列的土地仍然令人惊奇的!我们能亲眼目睹这片土地奇迹般的恢復——沙漠里盛开着美丽的花朵,城市里住满了人!这片荒芜了两千年的土地,现在正在以累累果实来祝福世界。我们真的可以从字面上“尝到并看到上帝是美善的”。

但我们必须记住,以色列国是在痛苦、悲剧与失去中诞生的。上帝从大屠杀的灰烬中,创造了美丽。

在我看来,以色列是上帝向列国和全世界人民表示怜悯的标志。

即使我们一生经歷了许多试炼和磨难,它们使我们荒芜凄凉,但上帝也能化灰烬为美丽,赐给我们喜乐的膏油代替悲伤,将我们沉重的灵脱去,为我们穿上贊美衣。

上帝为以色列所做的,祂也可以为我们每一个人做。他能够使我们的哀哭变为跳舞,使我们成为公义的树苗,好叫祂得荣耀。

——- 关于作者 ——–

作者哈拿姐妹是“以色列之声”事工的创始人,关于她的更多见证,可以在她的网站上找到:

https://www.voiceforisrael.net/

 

* Source: Kehila News
* Author:Hannah Nesher

文章撷取自https://mp.weixin.qq.com/s/lr4qosohaoK6DEnpKbV8aw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