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依靠神进行自我医治服事? (下)

名(末后事工·无名氏)

刚才我们只谈到了灵魂体什么状况会出问题,我们今天是讲我们怎样来医治我们自己,我们首先要知道,医治我们自己通常第一个大点是要检视你生命的果子。我们人透过果子来看待我们自己有问,刚才已经讲了,你透过你的家庭的这个关系里面所结的果子,你就能够看到你的家庭关系是否出了问题。透过这个孩子有什么状况发生,原来要医治我们的这个家庭关系,而不是把他的脚给补好了、手补好了,没有用,因为那个问题真正的根源和症结还在,没有解决,没有解决的话灾祸就会重复出现。

第一要检视生命的果子有何表现

所以第一个检视是要检视生命的果子。好树结好果这是圣经里讲的,神把我们比喻成一棵树,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那他要栽种在溪水旁,这是在诗篇第一篇里面提到的经文,神把我们比喻成一棵树。既然他有这个比喻,我们就知道我们这个人,树根,树干,树枝都是什么呢?我们看到树根,神是用预表的,我们就知道原来我们的树根,有很多范围,都是一些看不见的,却密切发生在我们周围的。

第一个就是文化,文化是我们生存的一个环境,你是华人的文化,你是西人的文化,你是非洲人的文化,不同的文化就造就不同的人。还有生活经验,比如我的生活经验的过程是痛苦的,我长大了以后我就会很苦毒,这个就是生活经验影响你。比如说我在我人生的过程中,我突然有一个挫折、车祸,一下子失去了家里面最重要的人物,这个也是生活经验。我这个人就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很多的压伤,很多的不公平,这就是生活经验带给我们的。

亲密关系,就是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长兄,谁是我亲近的人,这些对我是有影响的,那他的行为模式,他们的生活状态都影响了我。还有权柄人物,我的父母,我的哥哥姐姐,我的老师,我的长辈,他们也会给我浇灌不同的理念和认知,还有我的家族世代,我的家族也会对我有影响,因为家里面有一整套家族文化。我生活在什么样的家族里面,我活出来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样子。

父母很重要,因为他们是代表神在地上,本来是来保护和安慰我们的,但是活出来就不一定,活出来如果不合神心意的时候,那这个所结的果子就可能是不好的。所以你们看到这么多的环境围绕我这个人,就把我养大了,不管你现在是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也好,目前你的品格表现出来是什么样子,你就是结什么果。

如果我看到你这个人很小气很吝啬的,我就知道他结了一个吝啬的果。那看到这个人很贪婪,就知道他结贪婪的果。这个人很温柔,原来他有温柔的好果子。现在知道圣经里面讲到好树结好果是什么意思了,所以神就讲说坏树结坏果,意思就是说你如果活不出这个神的形像来,活不出我们神的DNA来的时候,你就结不属神的果子了。所以我们看到,原来我们人这一生好可怜,因为太多的环境围绕我们都不合神心意的时候,我们很麻烦。

所以首先检视你自己生命的果子,你要看看别人对你的评价是什么,也要看看你自己对你的评价是什么。如果你觉得你自己常有羞耻感,或者我很害怕跟人说话,或者我害怕跟权柄打交道,那我就知道我里面有惧怕,或者是这种果子在里面了,那我就要对付了。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拿十页纸,写出你生命的果子来。你一条一条列,你就一条一条来对付,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功课。

第一个就是检视生命的果子,检视生命的果子就是第一个你要找到你有什么错误的认同,错误的认知。这个是检视生命果子的一个方法,第二个方法是你有什么防御机制,什么是防御机制,我看见权柄我就逃跑,这个就是防御机制了。我看见叫我上来发言,我赶快躲到厕所里,这也是防御机制。这些都是面具,需要对付的虚假,这个就是检视生命的果子。

第二需要检视身份认同并找到根源

第二个检视身份认同和一些核心的信念,就是说我有一些行为模式,我要看一看我这个行为模式,到底我为什么会做这个奇怪的举动出来。比如说有一些人的行为模式,我看到有一个女孩子的行为模式就是啃指甲,啃得很凶,啃到自己痛为止,这个行为模式是奇怪的,不合正常的一个表现。

还有很多行为模式,比如说我就是有这种行为模式,吃饭的时候就会起来就打孩子一顿。有这种家长的,想起来就打他一顿,回去再吃,这是奇怪的行为模式。有这种情况你要去想一想为什么有这种,很奇怪。还有一种就是过度保护的行为模式,特别是妈妈对孩子,看到妈妈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妈妈就好紧张。本来孩子跟这几个人玩,她就会每隔三分钟望一眼,妈妈没有安全感,这就是一个行为模式,就知道说她里面没有安全感,你要看一下自己的行为模式有没有问题。

检视身份认同里面还有第二个,就是你对自己有没有错误的看法。什么叫错误的看法?就是你的自我信念是什么?核心身份认同是什么?我们的自我信念都是什么?很多人的自我信念都是我就是很差的,我就是像我父母讲我的一样,我就是不成才的,这种都叫错误的自我认同。我们想想看,其实我们真的有很多,我就是烂泥扶上扶不上墙,我怎么老是对计算机做不了,我老是搞不定它,都是对自己有错误的看法,就形成一个自我信念。这个是对自己的错误看法,你要看一下你有没有这种,像我以前我就觉得不够漂亮,怎么都觉得自己不好看,为什么总是别人好看?这个就是一个错误的看法。所以这个都是跟核心身份有关系的。

从这几个根源里面,我们这样目前列出六个根源,每一个真的都有很多可以来对付的。在这六个根源里我们先来看第一是文化根源。你可以看到你在这部分需不需要医治。第一,在我的文化里,有没有羞耻文化在里面,有没有对男人女人不公平的看法的文化在里面,就是说我必须要生男孩子,我们家男孩子就是最好的,女的就不行,这种就是一个文化羞耻。

还有就是各种文化历史事件对我的影响力,还有就是有没有不合神心意的家庭传统和信念,我相信这个部分都能够找到很多。像我先生的家,他比较典型是潮州文化,就是长子是最厉害,长子是接管所有一切的产业,连次子都不可以的。长子要接管所有的产业,那么父母一定要跟长子住在一起,不能跟次子住在一起。然后女人是没有地位的,女人只能在厨房工作,不能去到客厅见客人,这个就是传统文化,是个文化不合神心意的。

还有一些是教育文化,教育我们就多了,中国华人教育的文化影响是成功,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个就是不合神心意的教育文化和礼仪。数一数好多,我最记得韩国人的工作文化就是一个很大的诟病。韩国人的工作文化是拼命的工作,跟日本很相似,这个就是不合神心意的文化。原来文化我有这么多需要对付的,这是其中一个层面而已。

第二,世代祖先,你要检视世代祖先的遗传。我们很多生命的缺失,包括我们的福分的缺失是来源于祖先咒诅,竟然祖先这一块可以领受咒诅,就说明我们还可以领受祝福。在前两年的医治课程我有讲这个部分,就是世代先祖如何领受先祖的祝福,好让那个福分能够经过你再流传到下一代去。如果我们不懂得领受的时候,这个是没有的,完全在你这一代就没有了。那这个是世代祖先。

我们看到雅各的长子犯错以后,他就失去了长子的恩膏和祝福。为了一碗红豆汤,搞得后来现在基督徒都不敢喝红豆汤。有人问了一个问题,我们祖先都不信主,也有祝福吗?有祝福。可是祝福在哪?祝福是在的,你要懂得怎样辨认那个属灵的福气。就像我上次举过一个例子,就像我的家族一样,我的父亲虽然出身很贫寒,他是在农村长大的,可是在他身上有一个先祖的福分,就是从我父系这里支派出来的,全部是官员,这个就是一个福分,所以你要懂得去承接,你才会领受那个福分,不然你就会这一代你就没有了,这是一种神透过祖先所带给我们。

检视祖先遗传,除了你要检视祖先的福分你可以承接以外,你要对付的就是检视祖先的咒诅。祖先的咒诅就是会看是否你家族里有家族性疾病,有一些家族是有好几个人都有癌症的,这个属于咒诅的一种;还有一些是你发现家族里面有几个人都有情绪病,这个也是咒诅;还有你发现我们几个大家族里面,因为家族很多,我们有六十四位先祖,三到四代,神说的,咒诅到三到四代。所以我们往上去,我父亲母亲再加上父亲母亲的这些亲戚,一共就是六十四位,连你婚姻的这个也要算上去,这个也是可以的,也可以承接祝福和承接咒诅。

看他们的家族性疾病你就知道,这个部分我要对付了。不然那个灵界的律就会临到你和你的三四代。因为我们六十四位先祖中肯定有人得罪神,肯定有人犯罪,但是如果你作为基督徒在这一代,你不站在你的地位上来断开这一个咒诅的时候,这个咒诅就从你这儿流下去。第一个是家族性疾病你要查看的,第二个是行为模式,行为模式奇怪的循环,家族性行为模式的循环有哪一些?

我刚才举了一个例子,如果家里面有人外遇的,你会发现先祖的外遇,你会看到他后代也会有相同的情况。那在他的家族里面有离婚的,那你会看到这一个不好的影响力就会影响到家族的其他人。所以说一个人常行羞耻的事,他的后代子孙也会受羞辱。神是说慈爱你以慈爱待他,完全你以完全的爱他,圣洁以圣洁待他,邪恶你以弯曲待他,这是圣经的话。这个是检视祖先遗传,是家族四代那个部分。在家族四代里,还要检视整个家族的宗教信仰、信念系统、文化系统,是否参与过邪术等等。

第三父母,影响我们其实是很深刻的,因为他离我们的关系最近,他又是神派在地上的一个代表。所以父母本是应该起到保护和祝福我们的作用,但是我们很多父母不信主,所以没有合神心意的信念系统,他教出来的孩子是按照祖宗遗传教出来的,或者按照文化背景所接受的文化教育的体系教出来的下一代,所以都有扭曲的部分。父母教养,这一块我们可以看得到的是父母对我们性别是肯定还是否定,这个就是有问题了。第二个,我跟父母的关系好还是不好,我特别亲我爸爸,还是特别亲我妈妈,为什么害怕我爸爸,为什么害怕我妈妈,这些都是有问题的地方。还有我们的关系是敞开的还是保护式的?还有他们惩戒和处罚我们的方法是否引起我们急剧的背叛,还有情绪的表达方法。

第四是亲密关系,就是性关系。还有我是否曾经被亲密的人拒绝过,背叛过,比如说合伙人做生意,我是否有背叛过, 这是属于亲密关系一种。还有我的朋友是否拒绝过我,背叛过我,是否我亲近的人曾经掌控过我,支配过我,他们是否总是对我有一种不合神心意的期待,期待我成为什么样子的人,但是这个期待是不合神心意的。我在这些关系里面是否总是属于不透明的?总是没有得着沟通的,这个就是问题。

第五是权柄人物,跟亲密关系的查考的方面差不多。我是否在那觉得安全,我是否觉得被肯定,我是否觉得接纳,我是否觉得有价值,这些如果一旦出问题就是需要来处理。第六是生活经验,就多了,车祸、创伤、虐待,虐待就包括言语的、精神的、肉体的、情绪的、性的关系的,我是不是在分娩中有极大的创伤,我在受孕过程中我有极大的创伤,还有我是否被虐待过,这些都是生活经验。比如说单亲母亲养大的孩子或者是在性侵之后生下的孩子,这些都是生活经验导致的创伤。

找到根源后如何进行自我医治?

这六个根源,你要找到,你要来看。所以我们一看,我们每个人都有,都不用问,每个人都有问题。那我们要来解决。怎么来做自我医治呢?某一个事件发生在你的生活当中,一旦造成一个创伤,那你就要来正视这个创伤,然后你要把这个创伤带到神的面前去祷告,求神来光照,我们到底在什么部分出了问题。我来讲一个例子,抛砖引玉,我有一个问题当时,你们现在看到我站在讲台上都不害羞,也很勇敢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实际上如果二十年前你认识我,你会发现我根本不敢讲话。

第一个我在课堂上,我就属于那种老师只要看我,我就赶快低头,躲避他的眼光,好让他不提问我。如果是小组分组讨论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是所有人都说你去,我绝对是那个我不去,怎么拖我都不会去的。如果一旦真的逼得我去,我赶快躲到厕所里不出来,我属于这种。那更不要提说要站在讲台上来发言,所以站在讲台发言对于我来讲是一个浑身,腿都会抖的一种举动。其实这也是我们文化造成的一个压力,华人文化都是我在下面很能干,但是我站在上面说不了话的那种。

这个是我生命的一个问题,那我是怎么解决的呢?没有人帮助我做任何服事,是我自己来到神的面前。那个时候我到神到面前,就问主说怎么办,因为我知道我自己的未来,那时候圣灵开启一个未来给我,我就觉得说我怎么可能会站在讲台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就到神面前寻求自我医治。到他面前我就求神,我就跟神说,主啊,我的问题在这儿,我自己也知道问题就在这儿, 那我怎么才能勇敢,我怎么才能站在讲台上腿不抖,我怎么才能说话不经大脑,可以侃侃而谈,我就在想这是很困难的,因为以前我们是背书的,就是拿著书,背了才敢站起来发言的。

这时候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很简单,就是要寻求根源,我为什么有这个问题?我的根源在哪里?当我祷告的时候,刚开始都挺困难的,因为你不知道怎么开始,所以你可能说了很多,结果你没有听到声音,你就沮丧了。你千万不要沮丧,第一次不行再到神面前第二次,第二次不行,再到神面前第三次。因为神怜悯我们,扣门就给我们开门。所以总有一天他要开你这条路,我就到神面前,然后圣灵就突然让我想到了一件事。那件事情很奇怪,突然想起我两三件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可是那个事情我完全忘记了,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我记得第一件事情他让我先想起的好像是,我三岁不到的时候,你想三岁怎么有记忆力呢?可是神很奇妙,竟然能够让我想到,我还没有到三岁,当时我还抱在妈妈怀里,但是我已经会跌跌撞撞走路了,我就想起了那个图画。我那个时候就去到一个人的家里面,然后我拿了人家的小玩具,塞在我自己的衣服里面,就把它偷回家了,就想起了这件事情。我说这件事情我不可能有什么记忆力,后来果然我妈妈给我证实了,我确实在我小时候我有过这样一件事情。

就是那时候我妈妈在山里面,他们是医生就被发配到山里面,所以他们有一次就带着我,她抱着我就去一个城市里面,去会见一个人。那个人是在一个生活条件很好的家庭,家庭就有很多玩具。那时候有玩具是很了不得的,有很多小的漂亮玩具,据说是从国外弄过来的。然后我就看见了一个玩具,我也没跟任何人说,我就把它塞到里面,其实就把它偷出来,但是我妈是把我抱回来的,然后抱回来以后就发现我身上鼓了,一摸怎么有这个东西,那时候我已经记不得了,是我妈妈告诉我说她就大声的呵斥了我,但是我也不是很有反应,我就问她我哭了没有,她说你好像哭了,然后他们就把那个玩具还回去给人家。

但是这么小一件事情,竟然是影响我,因为她呵斥过我,所以虽然我听不懂她呵斥什么,但是那个伤害进来了。进来以后我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愿意跟人讲话,就不愿意去跟人家交流了。所以你看这样子一件事情就影响了我这样一个行为,就是往后的一个行为,一直到我被神得着以后,然后我才敢于在台上来分享,否则我就是一个防御机制很强的人,非常强。这个就是羞耻感进来了,然后这个保护就兴起来了,甚至这个事情都在我自己还没有一个完全很强记忆力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后来神又提醒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是我不到四岁还是五岁,还没上小学,然后我就跑到我们那时候住的那个大院的后面,那边有葡萄藤架,每一家都有一个葡萄藤架。其中有一家人的葡萄早熟,结果了,很漂亮,然后我就作为一个孩子就摘了他的葡萄,就藏在了口袋里。他的葡萄在外,这件事情就被主人的邻居看到了,那个邻居就多管闲事,就出来追我,我就跑回家,然后还是被追上了,父母就责骂了一通。这是第二件事情,这件事情我有记忆,但是我真的就忘记了。

如果那天圣灵没有开启我,我早就把它忘光光了。但是开启我了,原来就是这样子两件事情,原来我小时候有这么多的毛病,然后我就开始到神面前来,对人和事我开始来悔改、认罪,求神饶恕赦免。尽管那时候很小,我还是要求神来饶恕和赦免,我就开始做这样的一个祷告,开始祝福那些人。以后这个部分就好了,是一下子好的,好到一个程度连我自己都吃惊。那天我突然发现我敢在讨论小组里面发言了,而且还讲了很多,我说我这个胆子从哪里来的呢?原来就是突破了,压制走了,人就开始改变了,之后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成熟在这个方面。 这个就是一个自我医治的例子,所以自我医治并不难,只是你要去明白,去求圣灵开启我根源在什么地方。

关于自我医治的一些重要建议

有时候神很幽默的,有时你祷告的时候你什么都领受不到,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在夜间给你一个梦,然后就把这件事情揭露出来了,你才恍然大悟。这个就是自我医治,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我只是给你们一些劝勉,就是对你开始行走在医治中的弟兄姐妹,给你们一些建议。第一条,让神在你生命的每个部分掌权。如果你们以前学过主掌权的这一个医治课程的话,我们就知道什么部分都要神掌权。第二个部分是读神的话,让神的话服事你。第三个警醒, 抵挡仇敌的反击。第四个认罪、悔改、寻求帮助。第五个圣灵在你的生命中结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第六,悔改、认罪和饶恕,而且要快快的来,尽快悔改。

因为圣经讲到说,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就当饶恕他,好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然后还要常常赞美神,因为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还要谨慎选择你的同伴,因为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这个虽然是说既用在婚姻里面,也可以用在交朋友里面。

那如果你是婚姻里面确实就不幸了,因为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那你就需要付双倍的代价,为了能够让那一半不天天搅扰你,你就要比别人多付代价了。因为我们很多人是第一代信主,不像西方的很多弟兄姐妹,他们是几代信耶稣,他们已经有这个概念,可是我们没有,所以我们常常在这个部分我们就吃亏了,没办法,你就要多付代价。

还有你必须要加入一个团体,能够鼓励、造就、劝勉你的,千万不要去那种团体一说到医治就说你还是去找医生好一点,或者是一讲到这个就来批评你、论断你的,那你千万不要去,那就会让你的信心起不来,你没有信如何行呢。还要时时穿戴全副军装,我们知道我们每个军装每一个部分都是一个真理,这些真理你是否都已经理解和明白,吃到肚子里了,这都很重要。

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有需要自己对付的部分。那我有个提醒,做自我医治服事的时候,不要一上来就把最难的拿出来做,那你会挫折感很强的。就说你的生命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难题突破不了,不要把那个拿出来做。因为那个你多年突破不了的,因为你不了解他背后到底那个权势的位阶在哪里。那常常你触碰的时候,你有可能是权柄的问题,也有可能是你生命本身已经跟他融为一体了,你很难剥离开。

所以你要做的时候从小一点的东西入手。不要一上来,我这个我现在有白血病,我即刻现在来搞这个个人医治,不行的,明白吗?不行的,从简单的入手。什么叫简单呢?就像我刚才那样,我就是没办法站在讲台上,我就要解决它。或许就是这个行为模式,我就是很有保护欲,我就看到谁我都想保护,这个也是有问题的。从这种比较轻的入手,因为我们生命的问题是几十年形成的,不可能在一天之内把它解决掉。

那除非神要这样子做,但实际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剥掉的,所以剥洋葱一定是从外做起。所以一个人要想动手术,一样的,你是不是先调整他的身体健康好了一点,才送他上手术台。不会说我一上来就你这个白血球也低,又在发高烧,手还流着血,我就不管了,直接把你扔上来,然后即刻开刀,不行的。先把一些简单的弄好了,发烧先退烧,流血赶快绷带上,骨折好好的调整好一段时间,最后才来开心脏。这个是医治的注意的部分,特别是个人医治。

个人医治有些时候我知道弟兄姐妹有一些人一上来,就是我来搞我家族背后的问题,我看着就不顺眼,我家里面很多精神病人,我要搞他,你自己还没弄,就开始被他攻击了。因为你不晓得那个你整个家族背后有什么东西,你搞不清楚,因为你几十年你活在那个环境里面,你的家族,长辈都没搞定过他,难道你上来你就搞定了?不会的。这个是我们真的是要注意的部分。

所以先从简单的,自我医治一定要从最简单的做起。当你碰到一些困难,你发现走不下去了,我没办法走下去了,退出来,再换另外一个做,把它放弃掉,换另外一个做。先做容易的,那你就知道我这个难。我们还有一种服事叫P M A, 英文叫Personal Ministry Apartment, 就是还有一种是两三个成熟的服事者可以帮助你个人的服事,这种目的是帮助那些自己无法突破的问题,才需要这样子的服事,就是外力帮助他突破。这种服事是另外一个层面,但是从自我医治开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