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圣议会: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服事(Ⅱ)

王权治li是天上的jun队和地下的jun队联合的征zhan配合。我们先来看出埃及记和列王记下。

(出埃及记15:1-15)讲到,Ye和华Shen作为jun队的统帅,作为战士,是在出埃及记第一次被揭示出来的。从这个经wen能看到,摩西对Ye和华Shen的这个身份的其中的一个揭露。Ye和华Shen作为战士和jun队的统帅,第一次他的身份被揭示。

(王下6:16-17)「Shen人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17以利沙dao告说:“Ye和华啊,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Ye和华开他的眼目,他就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

Shen的这个身份被再度揭露。以利沙的仆人亲眼看见了Shen的天使天军如何环绕那个地方来保护他们。很多的经wen里我们能看到,Shen在表明祂的身份之一:他拥有王权,拥有治li权、拥有统zhi权,拥有统帅权。

在出埃及记也好,约书亚记也好,迦南地的统zhi者看见Ye和华的选民以色列人的时候,他们会大大战兢。可是,我们的高层议会zhen权,国家执zheng掌quan者看到今天的jiao会会战兢而发抖吗?

我们今天的基Du徒,就算是全体一起dao告,也没能看到像当年Ye和华的选民们那样,能使当时执zheng掌quan的jun队都战兢发抖。

如果Ye和华Shen是我们的统帅,为什么我们达不到这样的果效?

我们的代dao,我们基Du的肢体们,没有构成一个情形或威胁,是因为我们妥协,我们屈服于世界。

我们对待仇敌的方式,一直是一种防御的姿态,而且是永久防御的姿态,我们甚至要屈服于不同层面的。现在很多人会讲,zheng治正确性。不同层面的,我们都在屈服、妥协。透过经wen查找,我们看到Shen国度的治li,能够使地上的国家都为之战兢而颤抖。

所以,当时迦南人听到约书亚带领jun队进入他们区域的时候,他们的态度是:我们的心都消化了,我们害怕。

现在,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团体都在兴起巨大的dao告,却没有听到有仇敌战兢发抖的事情。很少,真的很少。我们自己团队遇到过仇敌战兢发抖的事情,是在我们打胜仗的时候。

我们也盼望看到其他基Du的肢体也能像当年的约书亚jun队一样,当他们出发的时候,当他们ji 体dao告的时候,能让仇敌战兢发抖。

很多经wen里我们看到,有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方式反映了Shen圣议会的作用。透过以色列战争的历史,能看到整个议会中心是如何指挥和参与有关Shen拯救的工作、Shen的审判的工作。圣经在前十五卷书里,不停描述战士、勇士、jun队。Shen儿子们的角色、职分和位分。

重要的是,基Du是万王之王,Ye和华Shen雅威是统帅。Shen的征zhan行动,是跟祂的王权密切相关的。

(诗24:8-10)「荣耀的王是谁呢?就是有力有能的Ye和华,在zhan场上有能的Ye和华。9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把头抬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10荣耀的王是谁呢?万军之Ye和华,他是荣耀的王。」Shen在这个季节里提醒和唤醒我们在永恒里的这些身份,Shen儿子的身份,做王掌quan的身份,Shen国祭司的身份。

祭司的职责是向Shen的受造物揭示Shen的心,献祭也叫代求。在关系上为百姓赎罪和代求,这是原来祭司的职责。

王的职责是夺取疆土,执行公义审判,治li属Shen的领域,包括圣经里讲的治liShen国,统管万有,所以王冠和权杖是王权统zhi的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君王就是圣约定下的领xiu,或者叫掌quan者、统zhi者。这是做王掌quan的王权治li所涉及到的部分。

王的职能就是夺取疆土。治li区域,执行公义和审判,祭司的目的就是揭开Shen的心,修补关系,献上代求,赎罪祭等等。

旧约的时候,Shen子民在地上,祂透过会幕的方式在旷野治li以色列民。Shen透过会幕,大祭司进去领受Shen的旨意,出来交到以色列各支派手里,进行会幕状态的治li,这是在地面的一个样本。地上的统zhi是透过会幕在旷野治li以色列人。

天上是『Shen圣议会』治li万有,旧约很多经wen能够看到。

到了新约,Shen透过什么治li地上?

大家会说,Shen透过jiao会,其实Shen是透过『Ekklesia or Ecclesia』,这是一个希腊词,有两种拼法,不同的文献使用不同的拼法。

这个『Ekklesia or Ecclesia』被称为ju会,或者称为议会ju集,有一些人称天国议会。他们是用这种方式来治liShen国Shen的儿女,这才是新约圣经里,用希腊文来表述的真实含义。这个部分,事工还没有特别去讲。

希腊文『Ekklesia or Ecclesia』本身的含义是一个ji会、一个议会,一个管制系统,有一些文献,把它翻译成天国议会,但它绝对不是church(jiao会)。这就让我们看见Shen在新约时代所揭示的,这要透过蛮多的查经,在经wen里面基本上没有church这个单词。只有两个地方用了church,剩下的全部用这个希腊文『Ekklesia or Ecclesia』来表示Shen在地上是这样治li祂儿女。

包括在使徒行传。看完这些资料以后,我们才恍然大悟,由于翻译的错误或者疏忽,或者就是仇敌的诡计,这两千多年来,我们被误导了使命,甚至对身份有了错误的认知。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是jiao会,是以人的需求为导向的一个ju集。

原来jiao会church这个原文,其实是以人的需求为导向的一个ju集。主要是小组ju集,上jiao会做礼bai,广传fu音。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原来Shen的心意,在新约里面早就已经以希腊文的形式让我们明白,他要的是『Ekklesia or Ecclesia』这样的一个议会ju集的方法,是以Shen掌quan为导向的,就是以『Shen圣天国议会』的ju集。

要的是成全圣徒,而且要圣徒上zhan场,进入区域性属灵征zhan,转化国家和社会,使我们成为天国的zheng府在地上的代表。这个使命的误导,会让我们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而且,我们的目标和方向出了状况。

如果身份错误,你就让治li只能停留在家庭和自我的人际关系中。因为jiao会这个导向只能让你的目光就是在小组,上jiao会做礼bai,你好我好这样小群体范围内的人际关系里。

我们就活不出Shen说的『Shen儿子们君王的身份』,更不用谈还要活出『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君王』、『Shen儿子』的身份。这些错误的身份,让我们的治li停留在狭隘的关系和层面。

使命的误导导致我们的方向(目的地)错了,整个队伍就走不到得地为业的使命里。若jiao会的功能并非是新约圣经里Shen的需求的话,本来Shen在新约里希望看见Shen国的儿女们都应该进入『Ekklesia or Ecclesia』的治li,应该是一个皇家的海军陆战队的队伍

可是,我们活出来却变成了这支队伍每天表演,就像一个舞蹈团的功能,我们每天的练习就是要表演给别人看,娱乐众人而已,这跟你真正培训成为皇家的jun队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因为你的目标和使命不一样。目标和使命是抢夺土地、人心,对kang黑暗的势力

我们不清楚和了解Shen对祂儿女们的使命和身份的时候,我们jiao会的生活是活不出那个目的和使命的。因为那个目的和使命是要训练对kang仇敌的精兵和勇士,抢夺地盘,赶逐黑暗势力的jun队,很多jiao会现在却变成了俱乐部。

原谅我讲这样的话,但是,从圣经的原文里,我们看到Shen的心意。这对很多弟兄姐妹来讲,是一个新的挑战,大家对这个领域还不是很熟悉。我们事工基本上也比较少讲,因为这会挑战很多人原有的观念。我们就看见仇敌在Shen的国度里,让很多的儿女被蒙蔽,不知道我们自己的身份和位份。

我们回到旧约,Shen透过向摩西彰显会幕的方式,使得会幕治li,在旷野中、在以色列人当中能够执行。『会幕治li』就是将『天上的Shen圣议会』的模板搬下来,天上统管万有的中心地带还是『Shen圣议会』(Divine Council)。

进入新约时代,Shen将『Ekklesia or Ecclesia』这样ju集的方式,启示给使徒行传的这些门tu们,原来Shen的心意是要使Shen国去震动这个物质界的国度。拥有这个权柄是为了使这地以Shen掌quan为导向。

在使徒行传里面,我们能看见这样的治li,是渗透进入了国度、社会和群体的转化里面,才有这么多的Shen迹奇事,或者有这么多震动国家、社会的事件发生。这就是『Ekklesia or Ecclesia』所带下的Shen国子民的治li模式在地上。

当你把整本圣经的这个部分能够如会贯通融合在一起,我们开始明白,原来Shen从头到尾,从旧约到新约,到启示录,到未来的新天新地,它都有一个连贯性的国度性的心意在里面,在我们的生命当中。

我们来看(约书亚记5:13-15)

「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约书亚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14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做Ye和华jun队的元帅。”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15Ye和华jun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约书亚就照着行了。」

这是讲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手里有拔出来的刀,面对以色列jun队的首领说:“我来是要做Ye和华jun队的元帅!”好狂妄!然后,还命令约书亚脱鞋。这个举动,让约书亚立刻认出这个人的身份,说明约书亚灵性很好,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而且约书亚就照做,脱了鞋,因为他说‘你现在站的地方是圣地’。明明是一个jun队,在旷野或者一个小土坡上,怎么说这一块是圣地呢?我们知道,灵界和物质界一旦重叠,都是以灵界所发生的为主导。

今天,我在做这篇分享提到圣地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要脱鞋?圣灵就突然让我看到一件事,很多地方,祂去到圣殿、殿堂的时候,他们认为是与灵界交往的地方,他们是脱鞋的。清zhen寺里面的人洗完脚、洗完手,他们脱鞋才能进去。

在旧约时代,摩西在荆棘里面他也脱鞋(出3:5),因为那是Ye和华ShenShen圣的地方。

记得我们到新耶路撒冷的时候,也脱鞋,因为那是圣地。脱鞋就表明,他进入一个Shen圣的环境(ZOOM)里,是灵界Shen圣的领域展现在约书亚的面前。所以约书亚就立刻认出这个人的身份。我们看见,这是Shen掌quan的地方,所以是圣洁的地方,人需要鞋。

虽然在文字上,它可能缺失了某些文字,没有表达出天国议会、Shen掌quan的领域,但我们能够从经wen和这个行为里看到,这个地方绝对不简单,是朝见Shen的地方。

Ye和华天上jun队的元首降临,来到地面,跟Ye和华选民地上的jun队并肩作战,这里没有描述Shen是否打开约书亚的灵眼,让他看见天上的jun队是随同这位下来的。

但他向约书亚表明一件事情:这场zhan斗不只是地面的对kang,而是对迦南地Shen圣的天上的zhan斗,和地面的zhan斗,是天上的jun队和地面jun队的一个结盟。

(约书亚记10:10-12)「Ye和华使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溃乱。约书亚在基遍大大地杀败他们,追赶他们在伯和仑的上坡路,击杀他们直到亚西加和玛基大。11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正在伯和仑下坡的时候,Ye和华从天上降大冰雹在他们身上(“冰雹”原文作“石头”),直降到亚西加,打死他们。被冰雹打死的,比以色列人用刀杀死的还多。12当Ye和华将亚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约书亚就dao告Ye和华,在以色列人眼前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

这个结盟使很多战争里的Shen迹奇事出现了。让Shen迹出现是Ye和华驱动天使或者差遣天使,击打灵界的黑暗势力,才导致物质界有一些事情发生。

(约书亚记10:10-12)我们看见,Ye和华使敌人在以色列人面前溃乱,约书亚在基甸就大大杀败他们,追赶他们,在伯和仑的上坡路击杀他们直到亚西加和玛基大。这个战争的情节一直11节「Ye和华从天上降大冰雹在他们身上」,12节「Ye和华将亚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

看来看去,都没提约书亚做了什么,约书亚都是跟着Ye和华的策略往前推进。我们看见,整个zhan役的主导是Ye和华。我相信,出现在约书亚面前的这一位统帅、这位将领,虽然只有他一个显现,但是,让约书亚有足够的勇气知道天军跟他们同在,与他们并肩作战。

我们再看底波拉唱的这首歌,在(士师记5:23)「Ye和华的使者说:‘应当咒诅米罗斯,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因为他们不来帮助Ye和华,不来帮助Ye和华攻击勇士。’」英文NIV中『Ye和华的使者』用的是『angel of the LORD』,希伯来文用的是另外一个单词。

为什么歌词里说米罗斯的居民要受咒诅?

因为他们没有在zhan斗中帮助Shen攻击这些人。

这些经wen主要是让我们了解一件事,在以色列这些zhan役里,Ye和华Shen差派祂的使者,在祂的主导下,让祂的使者,就是天上的某一位将军来到地上,或者是在天上配合以色列人jun队协同作战。这都涉及天上和地下的zhan役和jun队。

我们来看

(列王纪下6:15-19)「Shen人的仆人清早起来出去,看见车马军兵围困了城。仆人对Shen人说:“哀哉!我主啊,我们怎样行才好呢?”16Shen人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17以利沙dao告说:“Ye和华啊,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Ye和华开他的眼目,他就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18敌人下到以利沙那里,以利沙dao告Ye和华说:“求你使这些人的眼目昏迷。”Ye和华就照以利沙的话,使他们的眼目昏迷。19以利沙对他们说:“这不是那道,也不是那城,你们跟我去,我必领你们到所寻找的人那里。”于是,领他们到了撒玛利亚。」

这里讲以利沙和他的仆人清早出去的时候,被车马军兵围困了。仆人很怕,说:“我主啊,我们怎么样行才好呢?”Shen人就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以利沙就dao告,求Shen打开这个仆人的眼目,灵眼能够看见,果然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看到,Shen的jun队也参与了解困以利沙被围困的这件事。

(列王纪下7:6)「因为主使亚兰人的jun队听见车马的声音,是大军的声音。他们就彼此说:“这必是以色列王赎买赫人的诸王和埃及人的诸王来攻击我们。”」

我们看讲基甸的故事。

(士师记6:11)「Ye和华的使者到了俄弗拉,坐在亚比以谢族人约阿施的橡树下。约阿施的儿子基甸正在酒榨那里打麦子,为要防备米甸人。」 『Ye和华的使者』英文NIV是『the angle of the LORD』,(士师记6:12)「Ye和华的使者向基甸显现,对他说:“大能的勇士啊,Ye和华与你同在!”」

在(士师记6:11-25)这段经wen里,交错出现不同的描述,11、12节说『Ye和华的使者』;13节却说『Ye和华』;14节也说『Ye和华观看基甸』;20、21节又变成『Shen的使者』NIV:the angel of God;25节又变成『Ye和华吩咐基甸』。一会说是『使者』,一会说『Ye和华』,难道这使者跟Ye和华是同样的意思吗?

查考希伯来原文,就能看到(士师记6:11)「the angle of the LORD」的希伯来原文是mal’ak,意思是『使者/ messenger』,就是传信息的人、大使、显现的天使。

mal’ak是这个位阶的使者,是一个显现的天使。mal’ak这个希伯来原文,其实在圣经里出现过很多次,比如:罗得在所多玛的城门口遇到的那两位,就是用这个字根;巴兰骑着驴子遇到的拔刀使者,也是这样的使者;以利亚在罗腾树下遇到的使者,也是这样的使者。

所以,他并不是指Ye和华Shen本人,指的是这种位阶的使者。这种位阶的使者带领了当时的天军,来到以色列jun队里面,说,“我是Ye和华jun队的元帅”。

(士师记6:14)「Ye和华观看基甸,说:“你靠着你这能力去从米甸人手里拯救以色列人,不是我差遣你去的吗?」

这里『Ye和华』原文的意思就是『Jehovah』,是独一真Shen,独一的一位,原文真的指的就是『Ye和华Shen』,就是『最大的那一位』。从这些经wen里,我们能看见一件事,就是Ye和华Shen在祂的议会里面,祂有王权能够差遣jun队。

而且,祂的jun队可能是某个位阶的天使来带兵打仗,也有可能不是天使,可能是使者。因为这个翻译里还预表着『使者』。从圣经的原文里,我们能看见,是有区别的。有时候,会都翻译成天使,或翻译成使者,或翻译成同一个单词,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是要让我们理解。

我们到最后一个部分(列王记上22:19-23)。我分享这些是为让大家明白一件事情:君王的治li、王权的治li,是有权柄差派天上的天使、天军。当天使、天军被差遣出来的时候,有统帅来临,这是圣经里提到的。

这位统帅是天上的某一位,不知道是谁亲自带兵。在约书亚记,我们看见是mal’ak这样位阶的天使带军出来,当时的元帅是这样一位使者。

以前,我听过有一些解释,说这位就是Ye和华本人,但不是,从原文就能看到是不一样的。但主权还是Ye和华,因为Ye和华告诉基甸,接下来你要怎么做。策略是从Ye和华Shen那里提供出来的。

(列王记上22:19-23)讲到米该雅先知的故事。当时米该雅在以色列王和犹大王面前,描述以色列王亚哈王会阵亡。他是怎么阵亡的呢?米该雅把自己在天上Shen圣议会里看到的Ye和华Shen的决策描述出来,让王能够知道,以色列王亚哈是如何在拉末阵亡的。

我们要了解一件事,人类的先知在参与和看到天上Shen圣议会发生事情时,跟他的身份和功能是有一定关系的。当他的身份不同,他看到的景象就不一样。

就像约书亚是以色列人统帅的身份,天上Ye和华jun队的元帅显出来给他看,他(约书亚)的角度是不同于米该雅先知所看见的角度。同样,基甸也是如此,基甸所看见的角度,从(士师记第6:11-22),我们今天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回顾基甸跟Shen的使者的互动及跟Ye和华Shen的互动。

这些角色在里面不停的换,一会儿是使者告诉基甸:你要做什么,一会儿是Ye和华Shen亲自跟他讲:你要做什么,Shen的策略是什么。基甸作为以色列人的统帅,他的身份和角度看见的策略、方法、指挥权,跟米该雅作为先知的身份和功能所看到在当时发生的角度和事情是不一样的,这个是我们需要知道和了解的。

(列王纪上22)很明显,米该雅是进入异像里,看见当时在议会中心里发生的事。很明显,米该雅先知被许可参与了这个场景。很多人会联想到,他有可能有圣职的身份,因为从经wen里能够看到,Shen告诉他:你应该接下来应该要做些什么,也给了他一个任务,差派他。

在这个分享里,因为米该雅先知这样的异象,使得他在众人和众先知当中显出他是真先知的身份来,因为他有从Shen来的真实的话语。他是透过他的职分来告诉王当时在天上发生的过程、背景和情况。

(列王记上22:19-23)「米该雅说:“你要听Ye和华的话。我看见Ye和华坐在宝座上,天上的万军侍立在他左右。20Ye和华说:‘谁去引诱亚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阵亡呢?’这个就这样说,那个就那样说。21随后有一个Shen灵出来,站在Ye和华面前,说:‘我去引诱他。’22Ye和华问他说:‘你用何法呢?’他说:‘我去要在他众先知口中做谎言的灵’Ye和华说:‘这样,你必能引诱他,你去如此行吧!’23现在Ye和华使谎言的灵入了你这些先知的口,并且Ye和华已经命定降祸与你。”」

这个故事我们大概都清楚,就是,Ye和华先说:“谁让亚哈到拉末去阵亡?谁去引诱他?”一上来,Shen的旨意就出来了,在这句话里我们能看见,Ye和华Shen决定要亚哈阵亡,这是Shen的旨意。Shen的旨意讲得很清楚,但是他要用引诱的方式。当时,天上的万军侍立在祂左右,祂让天上的万军有份参与的来讨论。

结果,就有一个Shen灵出来,这个『Shen灵』的希伯来原文很特别,是一个阳性的单数,很多出现这个希伯来文的时候应该是阴性的,但是这个是阳性,而且它的翻译是可以用小写的spirit,也可以用大写的SPIRIT,这才是它原文真实的意思。

如果是大写的SPIRIT,就一定是Ye和华Shen的灵,是圣灵;这里很明显应该是小写的spirit,或者叫『风』等等。就是说,有一个灵跑出来说:“我去”。这个希伯来的原文,其实在旧约很多章节里都有相同的经节。

策略是:我去在他众先知口中做谎言的灵,然后,Ye和华说:“你这样肯定可以。”就宣告这个事情必然成就。

这个就是米该亚在(列王记上22:19-23)看见的异象,或者是,他进入了这个活动的异象,就将当时在议会里面发生的关于亚哈的这个事情,我们能够看到这里有一个步骤,或者叫一个程序,它是透过Shen的旨意先下来。

Ye和华Shen提了一个计划,说:“亚哈得死,而且要阵亡,要用什么引诱的方法。”接下来大家开始讨论怎么引诱他,有一个灵就出来提供一个策略,然后,Ye和华就说:“我宣布这个策略是很成功的,你去做吧。”于是,这事就成了。

这就是『策略的制定』和『讨论互动』的一个过程,直到这个法令被执行。我们就知道,这一位灵(spirit)是Ye和华这个旨意的一个代理人,而先知米该亚作了一个传话的使者,传达这个议会里面讨论的使命。整个场景万军在当中侍立,提出了解决所有问题的一个地方。

我们就看见有一件事,王权的治li因着职分,方式有一些不同,特别在旧约里就很明显的表露出了不同。

像基甸作为以色列人jun队的首领,约书亚作为以色列人的首领,他们所看见的、所听到的是根据他的身份和职分,能看见和听到不同的角度。米该亚先知作为地上王的一个先知的身份和功能,他所看到的角度又不一样,方式又不一样。

从这些对比里面,我们能够发现,原来Shen圣议会的治li,包括王权治li,是因着Shen给这个人的职分和身份还是有不同的,王权的治li有一些不同。但是,很清楚地了解到,Ye和华Shen是jun队的统帅,也是行使这个王权的。祂首先揭示祂的身份,包括基Du第二次回来,他向我们揭示的是一个统帅的身份。到时候,他会带领天上的万军,包括他的圣徒一起回到耶路撒冷。

这个是我们今天主要要分享的内容。我们从这些比较枯燥的文字和查考里能够明白『治li』的这个部分和『我们的身份』,『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和『做君王治li』不同的方式。

我想起一个见证,曾经有一次,我看到四、五位地上的先知来到天上时,有一场会议召开,我记得当时我好像还没有开展事工。他们有一个大的会议桌,在讨论国家的事情。因为我当时还没有事工,也没有参与到国度型的服侍里。

所以,当他们走进房间的时候,我记得我已经在房间里。他们进来的时候,好像我们的感受是彼此都知道是谁,他们在讨论国家的事情的时候,当然Shen也在,我还记得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你为什么不参与讨论呢?”我说:“跟我没关系啊,我看着你们讨论就好”。

当时是很启蒙的一个开启,让我能够明白,知道天上有一种议会的形式,是来讨论国度的事情,或者叫国家的未来、国家的前途、国家的策略和方向的制定。这也让我们在以后了解这些议会制度的时候,或者叫Shen圣议会的方式,有个很直观的认知。

这是我很早以前有过的一个经历,当然后面也有不同的经历,只是说那是最开始的一个启蒙。所以,我在第一次接触Shen圣议会的时候,我对这方面能够理解。这是个人性的一个经历,我知道这几个人都还活着,就是说,他们不是死了的圣徒。

我只是对一个事情很奇怪,我觉得为什么要让地上的他们来参与地上国家的讨论?但是现在进入这样领域的服侍里,我开始越来越明白Shen国的开启,Shen国度有许多的奥秘要在末后开启,好让我们真知道Shen的心意是什么,感谢主!

我们今天分享大概就到这里。透过Shen圣议会的目的,了解Shen国如何管理物质界;透过我们身份的不同,明白各种身份对Shen国的治li应该要怎样合宜的行使你的权柄和能力。首先,有一点是清晰的,地上的国家、城市、人民的各种事件的发生与天上的决策有关系,以至于,属灵界的方向决定了属物质界到底要往什么样的方向和进程前进。这是我们今天这一场培训的内容。

其实,我们只讲了两件重要的事:

第一个是麦基洗德等次祭司的治li,你需要有这个身份;

第二个是王权的治li,君王的身份的王权的治li。

(未完待续。。。)

原标题:Shen圣议会培训(二)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王权的治li

采编:警dao


Email: services@omegaministryorg.com
Tel: 647.800.7881
The meeting location of our fellowship and Bible study:
158 Limestone Cres.,
North York ON M3J 2S4, Canada

© 末后事工 Omega Ministry Service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 website design : cheeride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